为何如今我们再没有生产出另外一种咖啡,茶,酒之类的影响整个人类的饮品?

SunnyLau
2017-10-05 15:22:38
为何如今(一、二战后)我们再没有生产出另外一种咖啡,茶,酒之类的影响整个人类的饮品?

先分析为什么咖啡,茶,酒等会流行而且影响了整个人类?我总结出资源和认知两个方面。从资源上讲,咖啡,茶,酒具有独特性,制作原料虽然简单,却不易被发现。当封闭的世界被连在一起,一旦这种独特性的产品被带到了一个陌生大陆,味蕾被洗了牌,精神得到了愉悦,不同文明的碰撞产生了认知的爆炸。正是这种认知的改变让他们主动去传播和改进。单纯的味蕾改变和饮食习惯只是最基本的影响,随之产生的咖啡,茶,酒文化影响更是巨大,烟酒贸易,艺术文化,生活娱乐等等。假设咖啡,茶,酒不包含某些独特性的刺激性成分(咖啡因,酒精),还能像如今一样深刻地影响人类吗?

你会说可口可乐之类的饮品不是风靡世界吗?如果只是风靡全世界,可口可乐绝对算得上,但是历史却非常悠久(起源于19世纪末不包括在如今这个范围内)。从影响上,可口可乐并没有像咖啡,茶和酒那样影响深刻。你绝对看到过某个城市某条街道开满了酒吧咖啡厅,但你却从未听说过某个城市某条街道开满了可口可乐之类饮品店(可能会有,但不足以影响整个人类)。

那没有出现这样的流行的饮品,我能否





...
显示全文
为何如今(一、二战后)我们再没有生产出另外一种咖啡,茶,酒之类的影响整个人类的饮品?

先分析为什么咖啡,茶,酒等会流行而且影响了整个人类?我总结出资源和认知两个方面。从资源上讲,咖啡,茶,酒具有独特性,制作原料虽然简单,却不易被发现。当封闭的世界被连在一起,一旦这种独特性的产品被带到了一个陌生大陆,味蕾被洗了牌,精神得到了愉悦,不同文明的碰撞产生了认知的爆炸。正是这种认知的改变让他们主动去传播和改进。单纯的味蕾改变和饮食习惯只是最基本的影响,随之产生的咖啡,茶,酒文化影响更是巨大,烟酒贸易,艺术文化,生活娱乐等等。假设咖啡,茶,酒不包含某些独特性的刺激性成分(咖啡因,酒精),还能像如今一样深刻地影响人类吗?

你会说可口可乐之类的饮品不是风靡世界吗?如果只是风靡全世界,可口可乐绝对算得上,但是历史却非常悠久(起源于19世纪末不包括在如今这个范围内)。从影响上,可口可乐并没有像咖啡,茶和酒那样影响深刻。你绝对看到过某个城市某条街道开满了酒吧咖啡厅,但你却从未听说过某个城市某条街道开满了可口可乐之类饮品店(可能会有,但不足以影响整个人类)。

那没有出现这样的流行的饮品,我能否归纳成资源贫瘠和认知贫瘠呢?那到底是资源贫瘠还是认知贫瘠呢?

从先前世界的封闭,我们可以得知之所以流行是因为传播。那我们可以这样说:先前人类我们认知贫瘠,传播改变了我们的认知,从封闭到开放,快速流行从而风靡世界,认知也提高了。

现在人类我们认知深刻(相比以前),传播速度超尘逐电,任何一种新鲜事物都有可能造成轰动全球的效果。相比以前的封闭世界就如同一个大容器,处于混合状态,味同嚼蜡一般,平淡无奇。那可以说之所以没有类似的流行是因为资源的贫瘠吗?因为认知深刻,我们尝试过各种可能的方法,努力过各种新奇的招式(比如将葡萄酒和可乐混合起来喝之类),却依然没有发现类似流行的饮品。那不是资源贫瘠还是什么呢?这里所说的资源贫瘠指的是各种组合创造的可能,并不是所谓的原料贫瘠。比如中国的白酒是各种粮谷(高粱,小麦,水)发酵而成,虽然这里的原料资源(高粱,小麦,水)是无限的,但能生产出白酒的原料是有限的(并不是任意原料组合而成)。

或者是因为传播过程出了问题?可能你会质疑,你刚刚不是说了我们是开放状态吗?怎么可能会有传播的问题?任何一种新鲜事物都有可能造成轰动全球的效果,这里只是说可能。我们不能理解成某条新闻的散布,某部影片的流行。传播渠道和速度固然重要,但是大众的可接受程度更重要。就算现在流行的咖啡,茶,酒,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从得知到接受再到流行再到主动传播,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互动过程。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断了,也就不能传播出去也不能流行起来。

很多因素比如时空环境、心理因素、文化背景等都会影响传播,所有的这些因素最终都会影响传播。如果要破除这些因素对其影响,那些想称霸全球的统治者都会想出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暴力。比如战争,殖民活动。葡萄酒是希腊通过殖民拓展了葡萄种植区域的,再比如书中说咖啡之所以流行应归功于欧洲的殖民,又假设如果没有欧洲在全球的殖民,那咖啡会像如今这样流行全球吗?这里的主导因素是战争殖民等全球活动吗?如果再邪恶地提出一个问题:是不是那些最初的传播者的蓄谋为之?

问题来了,我们如何能生产出另外一种咖啡,茶,酒之类的影响整个人类的饮品?

按照之前的推理,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发现“”,到目前为止这些资源已经被发现殆尽。意思是我们人类的先祖已经帮我们尝试了各种可能,其他组合不可能了,我们不用去白费力气了。我们应该在目前的认知下去“发明”资源,或者在目前的资源状态下去提高认知,再或者使用暴力传播。想一想,那些频繁出现在社交媒体上的赤裸裸地广告,他们暴力植入我们的眼球,不是在刻意地去刷新我们的认知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瘾五百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瘾五百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