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4分

有关记忆

三人行

读完这本书蛮久了,初读的时候总是怀疑:人们要如何去忘记过去的人和事?年月久些的东西印象模糊了尚能理解。但昨日还在身边的人,今日便消失了,这类记忆也是可以依靠外力强制改变的吗?

早两日坐大巴车,凌晨时分,与同伴候在偌大一个广场上。广场格外安静,但凡有车辆经过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但到了点,车却未到,过了五分钟,十分钟,车仍然未到。也未收到任何晚点信息。到了三十分钟,心里头已经充满了疑虑和不安,拿出手机看这一站的经停信息,已经看不见那辆车的消息了。

但没其他办法,只能将信将疑地继续等,终于在预计时间一个小时后等到那班车,然后上了车。

如若换个情境,我们等车时是白天,车流来来往往频繁,同样是经历了一个小时的等待,且我们同样确定自己没有漏过任何一辆车。这时若突然有人告诉我们:那辆车已经走了,而且很准时。我想,尽管抱着重重疑虑,尽管我会觉得这件事情非常奇怪,但我会接受这个事实,而且会认定这是唯一的真实。至于那辆车到底来了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史铁生先生记叙童年有散文取题为《记忆与印象》,我很喜欢这个题目:某些往事因为年岁久远,记忆不深,故而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只能用“印象”二...

显示全文

读完这本书蛮久了,初读的时候总是怀疑:人们要如何去忘记过去的人和事?年月久些的东西印象模糊了尚能理解。但昨日还在身边的人,今日便消失了,这类记忆也是可以依靠外力强制改变的吗?

早两日坐大巴车,凌晨时分,与同伴候在偌大一个广场上。广场格外安静,但凡有车辆经过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但到了点,车却未到,过了五分钟,十分钟,车仍然未到。也未收到任何晚点信息。到了三十分钟,心里头已经充满了疑虑和不安,拿出手机看这一站的经停信息,已经看不见那辆车的消息了。

但没其他办法,只能将信将疑地继续等,终于在预计时间一个小时后等到那班车,然后上了车。

如若换个情境,我们等车时是白天,车流来来往往频繁,同样是经历了一个小时的等待,且我们同样确定自己没有漏过任何一辆车。这时若突然有人告诉我们:那辆车已经走了,而且很准时。我想,尽管抱着重重疑虑,尽管我会觉得这件事情非常奇怪,但我会接受这个事实,而且会认定这是唯一的真实。至于那辆车到底来了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史铁生先生记叙童年有散文取题为《记忆与印象》,我很喜欢这个题目:某些往事因为年岁久远,记忆不深,故而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只能用“印象”二字来形容。人的记忆,并不总是精确的,一秒钟前尚在思考的东西,一分神,可能就再也续不上了。

何况,我所认为的记忆精确,真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吗?我真正经历一件事,是以我的眼,我的耳在感受周遭一切,但每当我回忆时,却好像是以一个上帝的角度,能看到我的身体,能看到我的行动,那这细节处,与当时的真实情景又有多少偏差?赫拉利的“体验自我”和“叙事自我”的概念值得深思,也许我不知不觉中就美化了记忆中的体验?我记忆中的,实际上是经过我情感加工的一段故事?

虽如此,记忆仍是我们得依靠的东西,技能,经验,智慧等等,除开记忆,别无它法可以掌握,国家,民族,乃至人类的历史,也是最初经由记忆,再凭借其他工具与媒介传下来——无论真实与否。一个人,一个团体的真正灭亡,不在于这个人的逝去或是这个团体的解散,而在最后一个能记住他们的人或物也消失了。

因而若要对抗《1984》的老大哥,作为一个没有办法撼动组织根基的个人时,最好的办法是记忆,是也许不那么精准,但顽固的记忆。唯有记住他们希望人们遗忘的东西,或才不至于被完全同化,才有可能于泥沼中寻得一线光明,一线生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