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8.9分

拿什么断定他人的灵魂

蝕時
看完以后,马上又不断地翻回前面,不断得重复书中描写的场景。脱离本书导读,冲击到我的全然不是加缪对于整个司法的控诉。我注意到了一点,我反复在思考,最大的感触在于,每一个人都有自我的灵魂与生活,永远不要以自我的眼光去审视别人的生活与灵魂。人,其实连自我的灵魂的认知的都是有限的,又以什么谈了解、深知别人的灵魂与生活?
令人发笑的不单单是人们以"我”没有在母亲的葬礼上流泪而判定“我”是多么的冷酷无情,更让我感觉可怕的是“我”在餐厅遇到的那个机械的小女人,她同样站在了证人席。加缪没有给予这个女人证人说辞的描写,但她站在那里,作为社会的一个审视点,站在那里。他仅仅是坐在“我”的对面吃了一顿饭,她以什么来断定“我”的灵魂?
同样,沙拉马诺与他的狗,这是他们的生活,旁人所看到的永远只是片段,拿什么去评判是否悲哀?想起了余华在《活着》里讲过,“生活乃是自我感受,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
当生活等同绝望,死亡即是解脱,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你、我、他,有什么重要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区别,每一种生活状态并没有什么差别。“我”不爱母亲吗?"我"不愿意活着吗?“我”不喜爱生活吗?“我”...
显示全文
看完以后,马上又不断地翻回前面,不断得重复书中描写的场景。脱离本书导读,冲击到我的全然不是加缪对于整个司法的控诉。我注意到了一点,我反复在思考,最大的感触在于,每一个人都有自我的灵魂与生活,永远不要以自我的眼光去审视别人的生活与灵魂。人,其实连自我的灵魂的认知的都是有限的,又以什么谈了解、深知别人的灵魂与生活?
令人发笑的不单单是人们以"我”没有在母亲的葬礼上流泪而判定“我”是多么的冷酷无情,更让我感觉可怕的是“我”在餐厅遇到的那个机械的小女人,她同样站在了证人席。加缪没有给予这个女人证人说辞的描写,但她站在那里,作为社会的一个审视点,站在那里。他仅仅是坐在“我”的对面吃了一顿饭,她以什么来断定“我”的灵魂?
同样,沙拉马诺与他的狗,这是他们的生活,旁人所看到的永远只是片段,拿什么去评判是否悲哀?想起了余华在《活着》里讲过,“生活乃是自我感受,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
当生活等同绝望,死亡即是解脱,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你、我、他,有什么重要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区别,每一种生活状态并没有什么差别。“我”不爱母亲吗?"我"不愿意活着吗?“我”不喜爱生活吗?“我”没有情感吗?是在审判中掠夺了一切。
任何的了解都是在细微的交叉中获得的,请停止狂妄的断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