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十八,母校舞会,坐着如喽啰。

鱼河

给浮夸的你与我的化身方枪枪:

他们都说你与众不同,都说你爱表现,爱把自己搞的鹤立鸡群,爱独自一个人去探索世界,然后撞破了头流了血结了痂又回来和大家一起,可你回来的时候,陈南燕不理你,陈北燕不理你,连汪若海和张宁生都不理你,还有那个糖包老师,还有可怕的李老师,她把你关在了小黑屋,让你紧闭,然后三省你的身,你在里面想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最后你那大段的王朔风格的叙述让我惊了,可我只是觉得文字漂亮,并没有什么心灵上的共鸣,也自然没有什么文人式的酸臭感慨。

“我突然醒了,周围是一片安静之极的黑暗视线只能达到自己的眼眶。只知道从一个噩梦逃出来全忘了噩梦的情节。只是害怕感到危险还潜藏在四周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凶险和吞噬越发显得比比皆是:阳台上晾在衣架上的衣服竹竿的影子小钟表的滴答声和厚厚的四堵墙的墙壁之内...都像是鬼魅曾来过的蛛丝马迹和将要再次出现的先兆。”

可不是吗?就算是一个大人,晚上稀里糊涂就醒了,醒了又辗转反侧思前想后地睡不着,怕也是要有这样的恐惧:暗无天日,魑魅魍魉。

我就循着这最后一段去重新理解你,方枪枪。

你的名字是那么大气,带有阶级斗争和反阶级斗争的...

显示全文

给浮夸的你与我的化身方枪枪:

他们都说你与众不同,都说你爱表现,爱把自己搞的鹤立鸡群,爱独自一个人去探索世界,然后撞破了头流了血结了痂又回来和大家一起,可你回来的时候,陈南燕不理你,陈北燕不理你,连汪若海和张宁生都不理你,还有那个糖包老师,还有可怕的李老师,她把你关在了小黑屋,让你紧闭,然后三省你的身,你在里面想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最后你那大段的王朔风格的叙述让我惊了,可我只是觉得文字漂亮,并没有什么心灵上的共鸣,也自然没有什么文人式的酸臭感慨。

“我突然醒了,周围是一片安静之极的黑暗视线只能达到自己的眼眶。只知道从一个噩梦逃出来全忘了噩梦的情节。只是害怕感到危险还潜藏在四周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凶险和吞噬越发显得比比皆是:阳台上晾在衣架上的衣服竹竿的影子小钟表的滴答声和厚厚的四堵墙的墙壁之内...都像是鬼魅曾来过的蛛丝马迹和将要再次出现的先兆。”

可不是吗?就算是一个大人,晚上稀里糊涂就醒了,醒了又辗转反侧思前想后地睡不着,怕也是要有这样的恐惧:暗无天日,魑魅魍魉。

我就循着这最后一段去重新理解你,方枪枪。

你的名字是那么大气,带有阶级斗争和反阶级斗争的力量感,也有生活的意味与战争的艺术感,还有一种动词感。首先,方,不是圆,你是方的,那你得碰多少壁挂多少伤。然后枪,刚强的代表,愣头青的表征,你就像一只枪,刚刚来到人间,刚刚接触到你能够接触到的世界,然后四面射击,然后都被弹回来射了你自己,你这个笨小孩。

尊重、钦佩、认可、爱慕,你天生的对这些东西有好感,你想得到他们,你想尽快地得到他们。于是你变得多么浮夸啊,方枪枪,关于这点,我必须批评你。你看看你做的那些好事:

你被爸爸提着大米一样提到了幼儿园,你哭你闹,你像个小姑娘一样把泪水流遍了脸庞,光流泪还不够,你还要屋里哇啦地喊,好像爸爸不要你了一样。保育园的阿姨笑你,连小朋友们都笑你,你挂着一脸的委屈看向端坐一整屋子的小朋友,突然不哭了,这个时候开始,你开始真正地自己去探索这个世界。

你小子还没进幼儿园多久,就有了一段不错的姻缘。陈北燕,陈南燕姐妹,经常和你一起玩,还教你怎么穿衣服,怎么上厕所。你慢慢开始熟悉幼儿园的集体生活,集体的吃喝拉撒睡,集体地对李老师的规制言听计从,然后你甚至天真地喜欢上了陈南燕,但可悲地被她拒绝了。你又将注意力转移到陈北燕的身上,更可悲的是,你被他们俩一起拒绝了,你很气馁,你开始单独玩耍。你开始寻求他们的尊重和理解,你希望摆脱孤单的身影,可你在多次尝试仍然未能融入集体时,有一次放弃了,你开始玩起了自由主义,你半夜一个人偷偷溜出来在雪地里撒尿,那个时候的你,映衬着大雪的磅礴,真的是看起来很美。

让你始料未及的幸福就在一瞬间发生,在一次音乐课上,你和陈南燕偶然地溜出了幼儿园,你们在皇城根下跑啊跳啊,快乐的仿佛两只鸟儿,还仿佛是两个音符在月光下起舞,你放弃了你高高在上的自由主义,你终于知道,那不过是你的逃避,是你追求理解受挫之后拙劣的掩饰罢了。现在你春风得意了,你在不经意间得到了别人的理解与包容,你们甚至能一起玩了,毫无芥蒂地。这个时候你多么兴奋啊,你兴奋到忘乎所以了,你甚至吻了南燕,南燕也很开心地笑了,小孩子的交往无关爱情,关乎本能,吻不过是一个互相理解与尊重的象征意义。

接着你希望获得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你希望融入到集体中。于是你做了一件大事儿,你悄悄传给所有人一个秘密:李老师是怪兽,会吃人的。你让所有的人都人心惶惶,结果自然是被李老师狠狠训斥,你非但没有得到别人的理解,还重新被孤立了。

之后的你,在于汪若海的打架中,认识到暴力的美学。发现暴力能让别人听信你,于是你和其他两个小朋友组成了混世魔王三人组,整日惹是生非,你推倒小朋友刚刚打好的积木,你追打正在玩老鹰捉小鸡的小朋友,被唐老师批评你是坏人的狗头军师,激起了你内心的波澜,你发现这条路也行不通。

当你被关禁闭的时候,你从门缝看到别的小朋友的满满的大红花,你失望地睡着了...

对你的大字报般的罪名罗列就到这里,其实,虽然比你大很多,我感到我和你或者所有人和你又没有什么不同,都在追求别人的尊重、理解、包容、认可、赞扬、钦佩,谁能说不是呢?

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是最出彩的那一个,最棒的那一个,背课文最快,唱歌最好听,妈妈最漂亮,爸爸最能干,所有的小朋友都是围绕着自己转。把自由主义发挥到极致,慢慢慢慢才知道,自由来自与他人的不断交流中。

世界上没有一个完整的心灵,我的心中有你,你的心中有我,心不属于自己,属于周边环境,也属于交往的人群。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完美的心灵,心灵总是欠缺的,寻求心灵完美的追求,是和他人的交流,这是一种互相补充,互相接纳。就像你和陈南燕那一次溜出教室外的浪漫约会一样,才是你最幸福的时光。

因此,任何意义的独处,不过是逃避,受了伤就自己封闭,似乎独享天下之乐,熟不知古人早就说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你的曾经的一个人的独自玩耍,实则是逃避,逃避与人心的互相交融,畏惧面对自己内心的真实声音罢了。简而言之:作茧自缚。

三个阶段,是我从你的生活中看出来的。

一是你可以办成一个陌生人,与他人并不交流,不认识任何人,也不想与任何人交流,独自玩耍。这是不愿意敞开心扉的人。

二是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人认识你,独自生活。这是逃犯式的方法。

三是,改变自己,让自己在既定的规则下,获得心灵的解放。这是安迪在肖申克监狱里的方法,我们看到他的怡然自得,也是心灵的自由使然。

而你,方枪枪,我并不懂你在最后为什么要说那句“我觉得...我觉得咱们都活不长了。”

按理说,你应该更自在才对嘛。当然这是我的理解,片面不可期。

——————

后记:

文人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软弱,拈花喝酒,对月吟诗,风花雪月,对什么都要有自己的看法,对什么都要剖析出一点什么,所以文人不受待见,让人烦恼,很多人说,你别跟我说那么多的道理,我只知道快乐与悲伤,快乐的时候就尽情享受,悲伤地时候就等着快乐的来临。

文人自怨自艾,容易沉浸在自己的风景中无法自拔。常常把一件小事儿弄大,大事儿变巨,庸人自扰,杞人忧天,不过是生活的幼稚小学生罢了。

如果说对于文学有一种地域的偏爱,我选择北京文学。老舍对我影响很大,那种淡淡的如北京烤鸭一片片地切下来,放在那里冷着,不着急吃,等着它的酥皮慢慢冷却,焦皮慢慢变硬,然后卷上大葱酱料,一口吃下一个,滋味无穷。那种幽默感,似乎是这个城市千年流传下来的从容与优雅,不疾不徐,不卑不抗。

我读书不多,看的北京作家最多的,无非是老舍,王小波,王朔。环境能对人产生多大的影响,看看他们的书就知道了。北京人有一种天生的乐观,凡事都看的淡淡的,把苦难当做乐儿去写。像王小波写知青岁月的那只猪,还有王朔写看起来很美的文革。这种态度,是文人的酷劲儿。

我觉得,这就是我喜欢王朔的原因。他摆脱了文人的那种酸劲儿,硬生生地把老陈醋,变成了红辣椒,还是北方的刚出油锅,热腾腾瞒着热气儿的辣椒油,让你倍儿爽。

文人就该是这样吧,像跑步的村上,王朔,海明威,卡佛,文人该比常人有更宽广的心胸,和更有趣的生活方式,还有更开阔的视野,而不是相反。

文人也该低调,如那年十八,母校舞会,坐着如喽啰。

做个喽啰没什么不好,浮夸过头了却惹人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上去很美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上去很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