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伤害,和那些爱

Cheeno

“你最近看上去心情很不好啊,脸色很差。” 拿着这本书进办公室的时候,坐我旁边的同事对我说。

确实,最近处于很低谷很低谷的状态。我跟这本书里女主们有着相似的平庸——再过几年就要三十岁,在一线城市里拿着微薄的工资,没房子,没户口,但却也没有女主们所拥有或者拥有过的爱情。生活的重创早在几年前就发生了,一直持续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良好的改善和解决,就这样一直挺着过来,我没有重振的勇气和干劲,这些年里,觉得自己只是活着,仅此而已。为什么是最近又分外的低落呢,我也说不清楚。情绪这种东西是循环往复的,感觉自己一直一直有一团灰色的悲哀堵在心尖,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就这样一直躺在那里,跟身体一起相同节奏地呼吸和生存。这时候如果再有一点失意,都能触发那团悲哀,然后郁结被放大,我陷入其中,很难走出来。

“每天都想去死。”

我好朋友看到我发给她的这句话后过了一会儿很认真地回复道:

“你不能真心这么想

你可以这么说发泄下

但你不能 想 这事”

已经哭了好几天了。每次都是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想着想着开始哭。拿纸巾擦眼泪的时候又告...

显示全文

“你最近看上去心情很不好啊,脸色很差。” 拿着这本书进办公室的时候,坐我旁边的同事对我说。

确实,最近处于很低谷很低谷的状态。我跟这本书里女主们有着相似的平庸——再过几年就要三十岁,在一线城市里拿着微薄的工资,没房子,没户口,但却也没有女主们所拥有或者拥有过的爱情。生活的重创早在几年前就发生了,一直持续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良好的改善和解决,就这样一直挺着过来,我没有重振的勇气和干劲,这些年里,觉得自己只是活着,仅此而已。为什么是最近又分外的低落呢,我也说不清楚。情绪这种东西是循环往复的,感觉自己一直一直有一团灰色的悲哀堵在心尖,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就这样一直躺在那里,跟身体一起相同节奏地呼吸和生存。这时候如果再有一点失意,都能触发那团悲哀,然后郁结被放大,我陷入其中,很难走出来。

“每天都想去死。”

我好朋友看到我发给她的这句话后过了一会儿很认真地回复道:

“你不能真心这么想

你可以这么说发泄下

但你不能 想 这事”

已经哭了好几天了。每次都是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想着想着开始哭。拿纸巾擦眼泪的时候又告诉自己:“不要哭,眼霜很贵的。”

就是在这种状态下,我读的《与情敌同居》。

“我认为,在涉及到情感问题的时候,首先要考虑能不能维护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好意思告诉她:我还是站在你这一边。”郑华娟对周晓的这种维护,触动了我。

大概是两年前吧,最要好的朋友H在美国,感情和友情上遇到了很严重的双重夹击,我当时的状况也十分糟糕,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尽管无数次回头看,当时的自己实在是被逼得迫不得已,而且就算时光倒流也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但是愧疚和忏悔还是淹没了我。在我生日那天,她发来祝福,问我今天过得怎么样,我说很不好,然后开始埋怨自己,她很快地回复我:“那不是你的错啊!”我回想起她告诉我她的事的时候,我也是很坚定地站在她那一边,写了一段自以为有理有力的话给她,想让她看开一些。友情太重要了,就像老友记里菲比说的:“男女朋友来来去去,但是朋友是一辈子的。”在你觉得自己糟透了的时候,在你自我怀疑到无以复加的时候,“我站在你这边。”这句话简直像双大手把你从自我厌恶的悬崖边拎了回来。

人遇到重创时会激发两种机能,一个是“应激障碍”,还有一个是怀抱模糊的希望。

郑华娟最初听到爆炸性的消息时,很平静地接受,和何洋“只剩下一些事务性的联系”。这种为了自我保护而对大事的迟钝、嘴上冷漠地说着“我不在乎”的状态,却会因为一些小事而骤然挥发,转而产生一种强烈的刺激反应。她还是哭了,在一个很奇妙的点上。我很喜欢这种后知后觉,因为我自己也会这样。想到和自己一个好朋友的分别。一次是去成都找她玩,最后一天差点赶不上回去的火车,好不容易在发车前30秒登上了火车的阶梯,颤颤颠颠地过了走廊找到自己的铺位时候,她发来短信:坐上车了吗?我现在已经在回去的公交上了,刚看到自己裤裆拉链没拉,旁边有大妈很嫌弃地看我,觉得自己好猥琐嘻嘻。我看到后大笑,然后突然哭了,哭了一会儿又笑笑,接着又开始哭,像一场断断续续的阵雨。再后来她又去了国外,有次她回国在我这儿住了几天,等她坐上回英国的飞机的时候,我在家里的沙发上发现她落下的胸罩。一个肉色的,大大的胸罩。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好好笑,可是眼泪却忍不住涌了出来。诚然和好友的分别只算是伤感,并不算什么重创,但是就像悄悄说的,“不管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们似乎一个也没有成熟到对生活游刃有余的程度。”当时自己才十几、二十岁,对于分别也还并没有形成一套成熟的应对体系,悲伤很容易占领自己的情绪高地,并很自动地对这种情绪加以重度保护。

后来说到郑华娟坚持留那个房子并同意那对母子住进去,是因为她心底还抱着一丝希翼,希望何洋会回头再找她。“然而,我不可能永远留在梦里。”可我觉得,这种模模糊糊的一丝希望,正因为稀薄,才弥足珍贵。她知道既定的事实不会扭转,但这并不阻碍她对未来还抱有一丝幻想。这种天真的临时的幻想是对自己受到伤害时一种急需的体贴和安慰,是对接下来要面对的痛苦的一种缓冲。虽然它会使人坚持徒劳地等待,等待一个不会出现的结果,但是既然不会实现,才更需要幻想。用它来弥补缺憾,用它来舔舐伤口,等到时间过去,我们自然会接受那个冰冷的现实。所以我反而觉得这种天真很可爱,它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像自己对自己的溺爱,盲目,愚蠢,但纯粹,有机。

后面的谁人最爱、阿蓝和三代的故事我也都很喜欢。只是一开始我不太理解这些女主角受到很多伤害后为什么会那么迅速地又收到很多的爱:她们对外部世界明明抱着麻木或者说毫不在意、没精打采的态度,却有条件不错的男生,或是甚至只见过几次面的男生迅速地爱上她们,爱到看不到周围那些喜欢他们的精致女孩,眼里只有女主,而女主看上去都是忙于应付生活,然后顺水推舟般,就遇到了那些告白。这种情节在我这种丧气的人眼里简直是眼中钉(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但后来翻悄悄写的自序我才恍然大悟: “ 要获得幸福啊!这样一种呐喊。 ” 不是“会获得幸福”,而是“要获得幸福”,相比起故事本身,反而是作者的这种呐喊撼动了我。我明白了前松后拢的目的,明白了这种情节的编排。爱,是一种本能,一种获取生机的能力,或者说它就是生机本身。它可能会变,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有时很轻像一阵春日里的微风,有时很厚像一叠冬日里的被子,它还会不断变更对象,但每一次都是真诚的。那些有伤的年轻人,只有这种滚烫的热切的爱,才能冲掉那些现实里顽固的油污啊!

合上书,我决定去试着和自己的悲哀和解,我护着你,你也别太疼到我,我们一起去平静地面对这让我伤了很多脑筋的生活和时常让我愤怒的人生,虽然困境依然束缚着我,对于未来也还是没有抱什么明朗的希望,但是我开始认真上班,做好每一件该做的事,“生活,在那一秒钟真真切切地开始了。”书里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印象最深刻。又正如悄悄的赠言:“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 请无忧无虑地,唱心底最想唱的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与情敌同居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情敌同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