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试,再试,一试,再试,最后死去。

了了老麦
“ 我对 我 丈夫 说, 等我 死了, 他可 以为 我 刻上 这样 的 墓志铭: 她 一 试, 再试, 一 试, 再试, 最后 死去。”( 苏 姗, 62 岁)

为了赢得母亲的爱和赞誉, 女儿 一直 艰难 地 寻找“ 正确” 的 方式 去 回应 母亲。 女儿 意识 不到 她 取悦 母亲 的 行为 完全 是 任意 的, 仅仅 取决于 母亲 自己的 想法。 最糟 的 是, 自恋 的 母亲 永远 不会 因为 女儿 按 自己的 意愿 行事 而 称赞 她, 而这 恰恰 是 女儿 成长 为 一个 自信 的 女性 所 必需 的。

在 自恋 者 的 家庭中, 成员 间 没有 情感 联系。 家庭 关系 外表 看来 很 稳定, 但 真正 的 交流 和 沟通 很少 发生, 因为 这种 家庭 中的 父母 都把 注意力 放在 自己 身上。 他们 希望 孩子 对 自己的 需要 做出 反应, 而 不是 像 健康 的 家庭 那样, 父母 对 孩子 的 需要 做出 反应。 在这 一 功能 失调 的 系统 中, 成年人 并不 处理 情感 问题, 因而 也就 无法 满足 孩子 的 情感 需要。

在 自恋 者 的 家庭中, 成员 间 没有 情感 联系。 家庭 关系 外表 看来 很 稳定, 但 真正 的 交流 和 沟通 很少 发生, 因为 这种 家庭 中的 父母 都把 注意力 放在 自己 身上。 ...
显示全文
“ 我对 我 丈夫 说, 等我 死了, 他可 以为 我 刻上 这样 的 墓志铭: 她 一 试, 再试, 一 试, 再试, 最后 死去。”( 苏 姗, 62 岁)

为了赢得母亲的爱和赞誉, 女儿 一直 艰难 地 寻找“ 正确” 的 方式 去 回应 母亲。 女儿 意识 不到 她 取悦 母亲 的 行为 完全 是 任意 的, 仅仅 取决于 母亲 自己的 想法。 最糟 的 是, 自恋 的 母亲 永远 不会 因为 女儿 按 自己的 意愿 行事 而 称赞 她, 而这 恰恰 是 女儿 成长 为 一个 自信 的 女性 所 必需 的。

在 自恋 者 的 家庭中, 成员 间 没有 情感 联系。 家庭 关系 外表 看来 很 稳定, 但 真正 的 交流 和 沟通 很少 发生, 因为 这种 家庭 中的 父母 都把 注意力 放在 自己 身上。 他们 希望 孩子 对 自己的 需要 做出 反应, 而 不是 像 健康 的 家庭 那样, 父母 对 孩子 的 需要 做出 反应。 在这 一 功能 失调 的 系统 中, 成年人 并不 处理 情感 问题, 因而 也就 无法 满足 孩子 的 情感 需要。

在 自恋 者 的 家庭中, 成员 间 没有 情感 联系。 家庭 关系 外表 看来 很 稳定, 但 真正 的 交流 和 沟通 很少 发生, 因为 这种 家庭 中的 父母 都把 注意力 放在 自己 身上。 他们 希望 孩子 对 自己的 需要 做出 反应, 而 不是 像 健康 的 家庭 那样, 父母 对 孩子 的 需要 做出 反应。 在这 一 功能 失调 的 系统 中, 成年人 并不 处理 情感 问题, 因而 也就 无法 满足 孩子 的 情感 需要。 在 一个 健康 的 家庭 里, 父母 间 存在 情感 上 的 联系, 乐于 和 对方 相处, 共同 掌 控 家庭 事务, 且 处在 家中 等级 的 最 顶端。 他们的 任务 是 照顾 孩子, 孩子 则 向 他们 寻求 支持 和 保护。 孩子 沐浴 在 父 母的 爱 中, 父母 尽力 满足 孩子 的 身体、情感、 智力 和 精神 需求。

有自 恋 母亲的家庭这幅图显示了妈妈的自我沉溺, 以及 爸爸 照顾 她的 默契。 这类 家庭 的 潜 规则 是 不要 讨论这种 关系, 这 于是 成了 一个 家庭 秘密。 为了 维护 稳定, 孩子们 必须 保持 缄默, 不能 破坏 现状。 他们 害怕 被 遗弃, 所以 掩饰 自己的 真实 情感, 假装 一切 都很 好—— 这是 一种 生存 机制。 这样做 的 过程中, 他们 丧失了 表达 自己 感受 的 能力, 甚至 不再 知道 自己的 感受, 进 而将 在 今后 的 生活 中 遇到 许多 人际 障碍。

为了 在生活中 照顾 好 自己, 女孩 需要 相互 之间 以及 和他 人之 间 建立 起 牢固 界限, 还得 表达 自己 在 人际关系 中的 需要。 自恋 母亲 的 女儿 做不到 这一点, 尤其 当 这些 需要 和 妈妈 想要 的 东西 相 冲突 时。 这 导致 女儿 压抑 自己的 情感 和 需要, 否定 自我, 学会 伪装。 没有 健康 的 人际 界限, 所有 的 关系 都会 以 某种 方式 被 扭曲。

建立 健康 的 界限 需要 直言不讳 和 清晰 的 沟通。自恋 家庭 通常 有 一种 扭曲、 无效 的 沟通 方式, 被 称作“ 三角 模式”。 在 这样 的 家庭 里, 妈妈 不和 女儿 直接 沟通, 而是 把 她的 想法 和 感受( 通常 是 负面 的、 批评 性的) 告诉 另一 位 家庭 成员, 指望 他 去 告诉 女儿。 然后 妈妈 就能 否认 她说 过 这些 话, 尽管 信息 已经 以 某种 方式 得到 传递。 沟通 中的 这种 三角 模式 是一 种 消极 攻击, 它 表达 的 态度 是:“ 我会 报复 你的, 但不 会 和你 正面 交手。” 不幸 的 是, 许多 家庭 都是 用 这种 功能 失调 的 方式 来 沟通 的, 但 自恋 家庭 尤为 明显。

在 康复 过程中, 你将 学会 直言不讳, 抛 除 伪装、 假象, 和 不真实 的 自我 表征。

“ 一切 为了 妈妈” 和“ 一切 为了 形象” 是 他们的 座右铭。

自恋 母亲 的 女儿 会 从 空洞 的 语言 或 母亲 的 例子 中 得到 这样 的 观念:“ 外在 比 内在 和 感受 都 重要。” 这种“ 形象 观念” 对人 格 健康 毫无 帮助; 它来 自 自恋 母亲 内在 的 不安全 感和 脆弱 的 自我。 自恋 的 人 总 喜欢 作秀, 让 别人 觉得 自己 很有 个性, 甚至 让 自己 也 相信 这一点。 但在 心里, 他们 有一个 迷失 的、 发育不良 的 自我 知觉, 它 渺小、 残缺、 不健全。

·完成 妈妈 的 期待 有时 需要 放弃 自己的 选择。 查 莉 告诉 我:“ 我 妈妈 在 我们 姐妹 的 打扮 上 特别 费心。 我们 的 蝴蝶 结、 着装 配色、 鞋子 和 全套 衣服 总是 经过 完美 的 搭配。 印象 中, 要到 14 岁 我才 开始 选择 自己 穿 的 衣服。”

要想 摆脱 这种 空虚 感和 外貌 导向 的 人生观, 自恋 母亲 的 女儿 首先 要 学会 协调 作为 一个 独立 个体 的 自我意识。 她 要 先 找出 那些 让 自己 变得 美丽、 独特 的 事物, 从 对人 和 环境 的 不真实 的、 自动 的 反应 方式 中 分离 出来, 而这 种 反应 方式 对她 曾经 是 习以为常 的。

我们 就 该 像 孩子 一样, 充分 释放 自己的 光亮。 我们 活在 世间, 就是 为了 展现 自己 身上 的 上帝 荣耀。 这种 荣耀 不仅 在 我们 身上, 也在 每一 个人 身上。 我们 让 自己 发光 时, 无意识 中 也 同意 了 别人 这样做。 当 我们 从 自己的 恐惧 中 解放 出来 时, 我们 的 存在 就 自动 地 解放 了 他人。

我 努力 解决 了 童年 时期 留下 的 自恋 创伤, 所以 现在 和 自己、 儿子、 丈夫、 亲人 都 相处 得 更加 幸福。 我 已经 放弃 了 以前 那种 想要 得到 母亲 的 爱的 愿望。 相反, 我自己 心中 充满着 爱, 这种 爱 比我 所能 想象 的 更加 强大。”

你有 权 获得 那种 母爱 的 生命 阶段 已经 过去了。 你会 为 这种 失落 而 悲伤, 但也 十分 清楚, 你 没法 回到 过去 重获 母爱, 也不能 让 现在 的 某 个人 来 帮你 实现。 记住, 作为 一个 成年人, 你 现在 已经 没有 权利 得到 这些 了。 你要 对 自己 负责, 要 负担 起 自己的 需要, 找到 满足 它们 的 方法。

要 充分 体验 这些 情绪, 充分 体验 痛苦。 要 学会 掌 控 随之而来 的 焦虑 和 抑郁, 这样 你就 能克服 它们 了。 千万 别 让 自己 回避。 你 周围 的 人 可能 会 劝 你 这么 做, 没有人 想 看到 你 受伤 的 样子, 而 你 爱的 人也 许 并不 了解 这有 多重 要, 所以 别 听 他们的。 让 自己 充分 地 体验! 如果 原来 的 否定 和 掩饰 又要 复发, 如果 内心 批评 的 声音 又 开始 唠叨, 就把 它们 赶走。

你会 成为 一个 既能 待在 母亲 身边, 又能 跟 她 保持 距离 的 人, 而在 这 两种 情况下, 你都 能 保持 自身 的 独立性。 有了 这种 能力, 你 就能 和 某人 既 亲近 又 独立, 同时 保持 着 一种 完整 的 自我意识。

如果 你的 情感 自我 受到了 阻碍, 它 就不 会 跟你 的 生理 自我、 智力 自我、 灵性 自我 保持 同样 的 发展 步伐。 想要 变得 完整, 必须 解决 这个 问题。

从母 亲和 童年 那里 独立 出来 的 一方面, 是 让 自己 从 消极 的 自我 暗示 中 摆脱 出来, 比如:“ 我 做得 不够 好。”“ 我不 值得 被爱。”“ 我没 法 信任 自己。” 由于 这些 观点 被 你 内 化 了, 它们 现在 对 你 产生 的 作用, 就 像 以前 妈妈 在 你 耳边 唠叨 一样。 你 应该 下决心 不要 让 这些 观点 浮现, 把 它们 挡住, 克服 它们。

玛 丽 安妮 想 和 自己的 家人 更 亲密 些, 但 仍需 要 维持 来之不易 的 自我意识:“ 一 开始, 在建在建立自我意识 方面, 我 似乎 做得 挺好, 但当 我 再次 靠近 妈妈 和 整个 家 的 时候, 就好 像 又被 塞进 了 以前 扮演 的 那个 角色 里。 待在 他们 身边 时, 我 尤其 想要 成为 一个 独立 的 我。”

三个步骤: 第一, 弄 明白 母亲 是 怎样 把 自己的 感情 投 射到 你 身上 的; 第二, 理解 并解 决 妈妈 和 其他 人的 嫉妒; 第三, 消除 内 化 的 负面 观念。

为了 让 自己 从 困惑 中 解脱 出来, 客观 地 认清 嫉妒, 你 必须 先 发现 自己的 善意 和 力量。 不要 因 丑恶 而 苦恼, 也不 要 以牙还牙。 你 所 遭受 的 这些 嫉妒 并不 属于 你, 用不着 当真。 你 可以 面对 事实, 体验 伤害 和 悲痛, 但是 不要 反击、 不要 报复, 要 坚守 住 内心 的 善良。

我总 是对 我的 来访者 说, 要 像 对待 一个 两岁 的 小孩 那样 对待 自己, 要 温柔、 慈爱、 体贴、 善解人意。 你 值得 这样 的 对待。 当你 不知所措 的 时候, 问问 自己, 你的 母性 自我 会 怎样

怎样 对待 一个 有着 同样 情绪 或 矛盾 的 小孩, 然后 照着 做。 当 我想 到 两岁 的 小孩 时, 我 想到 的 是把 他们 抱起 来, 给他 们 大量 的 爱 和 关注。 你的 母性 本能 肯定 也是 一样 的。

自恋母亲的女儿必须努力从过去中解脱出来。当你了解到,任何突发的“精神崩溃”,都是你受到过去的刺激产生的正常反应,也许你就会感觉好些,不那么抓狂了。

·42 岁 的 梅 勒 迪 说:“ 我 非常 讨厌 别 人说 我过于 敏感!只要 我一 表现 出 某种 情绪, 妈妈 就会 这样 说 我。 我 知道 这是 因为 她 没有 能力 安抚 我的 情绪, 所以 干脆 不允许 它们 出现。

女儿 一直 应 自恋 母亲 和 自恋 家庭 系统 的 需要, 被迫 扮演 支持者 的 角色, 所以 她们 经常 会说 并不 知道 自己 是个 什么样 的 人, 也不 知道 自己 喜欢 什么。 她们 已经 习惯了 为他 人做 嫁 衣, 而 不会 以 一种 健康 的 方式 来 关注 自己。

在 踏上 发现 自我 之旅 以前, 要 先知 道 自己 喜欢 什么, 相信 什么。

我 永远 不知道 她 接下来 会说 什么, 我的 意思是, 这个 女人 连 路边 长的 树 都要 挑毛病! 她 总是 那么 消极。”

你 妈妈 拥有 的 自恋 特质 越多, 对她 进行 成功 治疗 的 可能性 就 越小。 这 意味着 你 没法 搞 定 她, 不用 去 尝试。 既然 她不 会 改变, 你就 应该 问问 自己, 是不是 还要 继续 和她 相处, 尤其是 当她 的 行为 会 给你 带来 极大 的 情感 痛苦。

必须承认,一个自恋母亲可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很大伤害,以至于很难跟她相处。许多情况下,女儿不得不选择完全和母亲断绝往来,否则自己的情感就会受到极大伤害。也许周围的人无法理解这种决定,但这是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不得不做出的决定。雪妮丝说:“我了解到她童年时受过的伤害,学会 了同情她,但现在,我还是选择不要跟她走得太近。”

“在 妈妈 生命 的 最后 10 年 里, 我没 和她 说过 话,” 60 岁 的 安 托 瓦 妮 特 说,“ 我 就是 没法 跟 她说 话。 我 花了 很多 年 时间 想要 赢得 她的 爱, 努力 做好 每一 件事。 太 让人 难过 了。 她 去世 的 消息, 我是 从 司法 人员 那里 知道 的。 我们 去 她 家里 收拾 东西, 在 公告 板 上 发现 了 一张 便条, 上面 说 虽然 我们 对她 很不 好, 但她 已经 原谅 我们了。 他们 把 她的 骨灰 交给 我, 我 放在 车里。 我甚 至 没法 把 它 拿到 家里 来。 后来 我 卖了 那 辆车, 还 忘了 把 骨灰 拿出来。 打电话 给 买家, 叫 他们 把 我 留在 车里 的 骨灰 扔掉, 这 让人 家 觉得 很 奇怪。 别人 知道 我 没法 跟 她 好好 相处 经常 会 觉得 很 惊讶, 但他 们 真的 不知道 她 是个 什么样 的 人!”

这种 极端 的、 让人 悲伤 的 例子 比 你 想象 得 更 普遍。 我 认识 的 很多 女儿, 当 自己的 自恋 母亲 离开 人世 时, 都 感到 十分 宽慰。 她们 觉得 终卸下 了 一个 巨大 的 负担, 但却 羞 于 承认 这一点。

划定 牢固 的 底线 会 让你 觉得 很 舒服, 尤其 当你 和 一个 争强好胜 的 母亲 在一起 时。 这 需要 一定 的 练习 和 克制, 但不 要用 有敌意 的 方式 对 你 母亲 的 回应 做出 反馈。

不过 在 我 接受 治疗 期间, 会 和她 谈论 这件事。 她 简直 无 药 可救! 她 什么 也不 承认。 我 只是 想听 她 说句 对不起, 她却 只会 哭, 然后 说 自己 怎么 养 了 个 这么 可怕 的 女儿。 她说 自己 是 受害者, 说 我 没有 同情心。 我 再也 不会 问她 能不能 跟我 一起 去做 治疗 了。”

你 还可 以在 声明 底线 之前 加上 这样 一些 话:“ 我很 在乎 你 和你 的 感受,” 或者“ 妈妈, 我爱 你, 但是……” 如果 妈妈 表现 出 受到 伤害 或者 发火 的 样子, 那么 处理 她的 情绪 是她 自己的 事, 不是 你的 事。 你要 从中 抽身, 让 这 成为 她的 问题—— 本来 也是 她的 问题。

建立 底线 不是 一种 自私 的 行为, 而是 照顾 好 你自己 的 健康 方式。 我们 女儿 通常 是 知道 这一点 的, 但 妈妈 非常 善于 让我 们 感到 内疚, 所以 有时 做到 这一点 并不 容易。

原谅 是 那些 不善 于 爱的 人相 互 之间 实践 爱的 方式。 事情 的 残酷 之处 在于, 我们 每个人 都不 善于 爱。 我们 每一 天、 每一 小时, 都要 不停 地 原谅 别人, 同时 也 被 别人 原谅。 这就 是在 软弱 的 人类 大 家庭中, 爱的 伟大 力量。

没有人 是 绝对 的 好人 或 绝对 的 坏人, 记住 这一点 非常 重要。 不管 你 妈妈 是有 自恋 人格 障碍, 还是 只有 一些 自恋 特质, 她 都有 她的 优点。

你 真正 了解 自己, 怀着 一种 爱的 感觉 看待 自己; 你摆脱 了 童年 的 焦虑 不安, 取而代之 的 是, 你 为 来到 这 世上、 为 经历 了 这些 事 而 充满 感激; 你 明白 自己的 人生 道路 上 充满 宝贵 的 教训, 过去 这样, 现在 也是; 你 意识到 自己 拥有 一种 可以 和 孩子们、 你 爱的 人, 以及 全世界 一同 分享 的 智慧; 你 明白 妈妈 给了 你 一些 特别 的 礼物, 它们 藏在 你的 心灵 创伤 中, 现在 你会 心怀 感激。

你 能对 自己的 人生 负责; 你 依靠 自己的 力量 解决 自己的 情绪 问题; 你是 一个 拥有 稳定 的 自我意识 的 成年人; 你 认真 地 看待 自己, 不再妄自菲薄; 你 已经 从 充满 焦虑 的 童年 阴影 中 走了 出来, 来到 了 自信、 自强 的 阳光 下。

但如 果 对方 的 确 野心勃勃、 嫉妒 心 强—— 也就是 自恋, 那 要 尽可能 躲开 这种 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母爱的羁绊的更多书评

推荐母爱的羁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