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项权利,平白无故而来

草蒙茸
2017-10-04 21:35:40
自10月2日起,2017年诺贝尔奖开始逐渐揭晓。

至今为止,包括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等奖项均已公布,这些获奖的科学家们,无一不是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智者。当然,他们年岁都已不轻。

相比之下,2014年,年仅17岁的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的获奖,就成为了极为特殊的一个。

马拉拉,全名马拉拉·优素福·扎伊,1997年生,因致力于争取妇女儿童的权益、尤其是女孩的受教育权而闻名。2012年,马拉拉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幸而不死。2014年,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后出版自传体小说《我是马拉拉》。

马拉拉获奖,当然与这次恐怖袭击有关——它大大宣扬了她的坚定勇敢,但最根本的原因,我想是因为她心中有大爱。

在这个世界上,有工作的人很多、有事业的人很少。工作是谋生、事业是奋斗,工作与利益永远相关、事业却常常需要自己去倒贴时间与金钱。但为了全人类的福祉,有大爱的人,会无视自己的利益去努力,哪怕这努力在另一部分人眼中,是天真幼稚、或是别有用心。

而马拉拉,就是这样一个为终身事业而奋斗的人,她的眼中见不平、心中有大爱。

1、
马拉拉出生之时,巴基斯坦尽管男女严重不平等,物质资














...
显示全文
自10月2日起,2017年诺贝尔奖开始逐渐揭晓。

至今为止,包括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等奖项均已公布,这些获奖的科学家们,无一不是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智者。当然,他们年岁都已不轻。

相比之下,2014年,年仅17岁的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的获奖,就成为了极为特殊的一个。

马拉拉,全名马拉拉·优素福·扎伊,1997年生,因致力于争取妇女儿童的权益、尤其是女孩的受教育权而闻名。2012年,马拉拉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幸而不死。2014年,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后出版自传体小说《我是马拉拉》。

马拉拉获奖,当然与这次恐怖袭击有关——它大大宣扬了她的坚定勇敢,但最根本的原因,我想是因为她心中有大爱。

在这个世界上,有工作的人很多、有事业的人很少。工作是谋生、事业是奋斗,工作与利益永远相关、事业却常常需要自己去倒贴时间与金钱。但为了全人类的福祉,有大爱的人,会无视自己的利益去努力,哪怕这努力在另一部分人眼中,是天真幼稚、或是别有用心。

而马拉拉,就是这样一个为终身事业而奋斗的人,她的眼中见不平、心中有大爱。

1、
马拉拉出生之时,巴基斯坦尽管男女严重不平等,物质资源也很匮乏,但女孩们至少还是可以上学、可以逛街的。天气好时,男孩女孩们也可以一起郊游。他们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过着自由、快乐的生活。

但这样快乐的日子,随着塔利班的举起,渐渐消失了:女孩们开始被禁止上学、禁止出门、出门必须蒙面纱、必须有男性亲友陪同……

女孩子们当然不愿意。但对方以武力胁迫,于是许多人退缩了、许多人也习以为常了……正像《使女的故事》中那句著名的台词:你们现在觉得不适应,是因为你们是过度的一代,你们明确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等到你们的下一代,接受起来就容易多了,他们会觉得正常——而正常,就是习以为常的东西。

在其他人逐渐习以为常的时候,马拉拉和他的父亲,牢记自己曾失去了什么,不懈为女孩的受教育权利而呼吁,他们的与众不同,必然引人侧目,也就必然引起恐怖分子的注意。

2、
一些愚蠢而怯懦的人,一些愚蠢的男人,因女性永远在社会压迫的底层、不会破坏自己的利益、自己反而可以沾光而沾沾自喜。比如那种:某男犯了错,就把他家最漂亮的女孩交给对方轮奸作为惩罚这种措施,于他们当然无碍。

但他们却不曾想到,压迫是不会停止的,总有一天,会落到自己头上。

马拉拉也曾念过这几句名言: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塔利班采取的措施,如果以管理学眼光来看,其实是相当有水平的:大棒加甜枣、同时紧锣密鼓地洗脑,当水变得越来越热、青蛙们觉得无法忍受时,他们已经无能抵抗。

每一个人,最终都会成为被压迫的对象,能获利的,永远只是顶层的个别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最终泥干水尽。

当然女性会是最最底层的那一部分:底层男性还可以靠压迫底层女性来发泄,女性就更没有活路了。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拉拉的反抗,其实不仅仅是为了女性的权益,她也在间接地抵抗整个压迫链。

3
马拉拉所处的那个社会,挺可怕的。可是并不少见。在所有国家,都或多或少地有那么一点。

比如这几天网络上疯狂刷的那条消息:沙特妇女终于可以开车了。挺可笑的,可要知道,沙特妇女开车,曾经是可以入狱的。曾有四名沙特妇女拿到国际驾照,把自己开车的图片放到网上之后,引来了无穷无尽的谩骂。

比如伊朗妇女,从穿得比我们现在还时髦,到黑袍加身,也不过只有二十年的光景——她们曾经抗议过的。但是在屠杀之后、又经过几十年的洗脑,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再比如今天我看到的一个故事(来源:微博用户@食血肉者老白薯):一个女孩儿,该上高中了。父母说:你去上技校吧!早点挣钱,帮着养弟弟。这女孩儿把刀架在弟弟脖子上,换得了自己高中的学费。后来她高考全县第一名,父母又说:你去上班吧,帮着养弟弟。这一次学聪明了,把弟弟提前藏了起来。女孩抱了一堆柴在屋子里,准备点火:那就一起死吧!于是换得了自己大学第一年的学费。

后来,有传言说这女孩一边读书、一边工作赚自己后几年的学费、生活费。同时还要供两个妹妹读书,因为父母只肯让弟弟读书。

并不是赞同这女孩的暴力行为。只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一个女孩只要想自己掌握人生,就没有不做泼妇的资格。

4、
再次回到马拉拉,她的诉求:女孩也能正常地受教育、出门不用裹面纱、可以大声唱歌等。这要求多么正常。但在她们的社会里,她这想法却是偏激的、大逆不道的、该死的。

正像前面说的,习以为常的就是正常的,哪怕在正常人看来,这有多么荒谬。

她希望巴基斯坦的女孩都能读书。我们的女孩比那里强些,是可以读书的。但也只有一百多年,至今在偏远地区,女孩的辍学率也远高于男孩。而女性拥有选举权,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都不太长。

太久太久,无论在何处,女性都无法获得与男性平等的权力与权利。读书、自由地出门、不用裹脚、跑马拉松、有选举权……这些生而为人就都该有的权利,只要放在女性身上,都曾是不可接受的。可经过女权主义的争取,都渐渐地变成了正常的诉求,为人可接受。

而一些愚蠢的人,在目前大环境还有许多待纠正之处时,已经在担心矫枉过正了。可就算矫枉过正,又有什么关系?毕竟你想开一扇窗,就非得拿拆掉屋顶来威胁不可——何况女性只是希望能获得平等的权利,有些人就已经惊慌失措了。

他们都不知道,女权主义者的根本诉求,并不是霸权、只是想要平等的机会罢了。他们当然也不知道,女性被压迫之后,紧接着受压迫的就是像他们一样的普通男性——还记得《使女的故事》吗?当女性的价值仅仅是一个行走的子宫时,她们是作为珍贵资源、专供上层男性的。底层男性只有在表现良好时,才会有“配种”的资格。

但马拉拉已经看到了。她在她的自传中,详细描述了塔利班一步步的控制过程,她不愿让自己成为“过度的一代”,她希望能够恢复曾经拥有的权利、并且更进一步。

这当然会引发愤恨,但如果人人都能这样,像马拉拉一样见到不平就疾呼、而非任由它从不正常变得正常,我想这社会会一天天变得更加美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是马拉拉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是马拉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