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评价人数不足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学研究》:群体心理的经验描述

苏德正寒

在这本书的作者自序上写到“决心证实某种现象的科学家,不会考虑自己证实的结果会触动到谁的利益”,这句话体现出了作者做科学研究的纯粹性和科学家应该有的高尚品格。

就像作者预测的,他的证实结果有可能触动谁的利益。就在我读写本书的时候,敝人就觉着侮辱了某些群体的光辉形象。我觉着这些群体光辉,是因为我跟这些群里保持着安全距离,无法避免的接受了这些群里通过媒体对自己形象的包装、设计和宣传。

作者在自序中说到:“我竭力通过完全科学的方法来考察群体所带来的难题,这种科学的方法不受各种观点、理论和教条的影响,而是在方法上下功夫。我相信这是发现真理的唯一方法……”我通过这句话明白了作者认为的完全科学的方法不受各种观点、理论和教条的影响,但是这种发现真理的唯一方法是什么,我却莫名其妙。也许有机灵的读者会说是“科学方法”,但是“科学算命”是不是一种科学方法呢?

在本书第十三页,作者写到:“……我将采取自然科学家的研究方式:一般先描述一个种的全体成员的共同特点,然后再研究其中各科相区别的独有特征。”所谓自然科学家的方法,我想应该是古典生物分类学的分类方法,...

显示全文

在这本书的作者自序上写到“决心证实某种现象的科学家,不会考虑自己证实的结果会触动到谁的利益”,这句话体现出了作者做科学研究的纯粹性和科学家应该有的高尚品格。

就像作者预测的,他的证实结果有可能触动谁的利益。就在我读写本书的时候,敝人就觉着侮辱了某些群体的光辉形象。我觉着这些群体光辉,是因为我跟这些群里保持着安全距离,无法避免的接受了这些群里通过媒体对自己形象的包装、设计和宣传。

作者在自序中说到:“我竭力通过完全科学的方法来考察群体所带来的难题,这种科学的方法不受各种观点、理论和教条的影响,而是在方法上下功夫。我相信这是发现真理的唯一方法……”我通过这句话明白了作者认为的完全科学的方法不受各种观点、理论和教条的影响,但是这种发现真理的唯一方法是什么,我却莫名其妙。也许有机灵的读者会说是“科学方法”,但是“科学算命”是不是一种科学方法呢?

在本书第十三页,作者写到:“……我将采取自然科学家的研究方式:一般先描述一个种的全体成员的共同特点,然后再研究其中各科相区别的独有特征。”所谓自然科学家的方法,我想应该是古典生物分类学的分类方法,符合先描述一个种的共同特点然后在做更细致的区别的方法特点。这种描述、分类,基本是基于经验上的观察和分析。

于是作者在《导言:群体的时代》的结尾谦虚地说:“我对群体特征的研究,仅仅是调查结果的一种简单概括和总结,除提出一些启示性的看法外,不要对这项研究抱过多期望,自会有人为它打下更为牢固的基础。今天我们只是对一片没有开垦的处女地表层进行挖掘而已。”

于是,在我读完本书后发现,作者是通过时事和历史论证自己的观点的。这些论证虽然没有实验研究有说服力,不过还是给了我许多值得反思的教益。

作为一部心理学专著,在《导言:群体的时代》里,作者没有界定群体的概念,《乌合之众》的副标题是“大众心理学研究”,“大众”这个概念,我们好理解,大多数普通的人。但是“大众”和“群体”,明显有不同之处,“群体”是大众之中的一部分。是怎样的一部分呢?

本书第12页写到“……这群人的观念与想法渐趋于一致,他们自觉的个性逐渐消失,形成了一种群体心理。……”“一个群体向组织化群体转变的首要条件是:自觉个性的消失以及感情和观点的明确转变。……”比较客观的“群体”概念还没有界定好,就冒出了“群体心理”这么一个比较主观的概念。之后好像是产生的“群体心理”是一个“一般的”群体向“组织化的群体”转化的原因。

由于作者准备写的是“大众心理学研究”这篇文章,为了更切题,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了第一卷“群体心理”这个概念上,第一章的“群体的基本特征”作者为没有找几个合适的词语概括。或者作者可能这么认为,群体心理的有无是区别群体与非群体标准。这样才能把对群体的描述转移到对群体心理的描述上来。

作者在一百年前写这部著作,思维上的不成熟,在今天的我们看来是明显的。

在第一卷第二章“群体的情感和道德观”中作者明确列举的群体心理的主要有研究价值的特征:1.冲动、善变和急躁;2.易受暗示和轻;3.情绪夸张而简单;4.行为偏执、专横和保守……这些群体特征,在现代“民众突发集体事件”中比较突出。也可以这么说,民众突发集体事件,有公共政治性目的,而作者如此描述这类“群体”的特征,明显是站在统治阶级的立场的,影射着“群体”有无穷的危害。

在读“群体的易受暗示和轻信”一节,我想到一个电影《十二公民》,先是媒体渲染了一个“富二代弑父事件”,然后媒体又采访到证人。证人一是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住在案发现场的楼下,老人说,当时我听到他们父子吵架就躺在床上没有睡,注意听,听到“我要杀了你”的声音之后我就起来想楼道口走去,大约三十秒之后我看到穿那身衣裳的小伙子从楼道跑下去……证人二是一个近视的女性在最后一班回家的地铁上,听到“啊”的一声就看到三十米外的窗户内那个男孩拿刀扎向他的父亲……后来这个案件让十二个临时找来的公民讨论,这个“富二代有没有罪”。经过细致的分析后,发现证人的言词语气那么肯定的情节,可是根本就不现实。比如,听到“地铁三十米在的一声〔啊〕”,就是不可能的。这一切都是被“富二代弑父”的新闻渲染的。就像作者在而31/32页举的例子“……关于滑铁卢战役中最重要的事件上仍然存在十分严重的错误,尽管这些事件的真相已经由数百明目击者所证实。”

在本书72页,作者说到“统计学家……告诉我们,教育的普及导致了犯罪率的增加……现在受过教育的罪犯与文盲罪犯之间的比率是三比一”。这个“三比一”并必能成为教育导致犯罪率增加的证据,只有受教育者中的犯罪率大于文盲犯罪率时,作为教育使犯罪率增加的证据才有一定的说服里。第73页,“……为了千年的成长,法国早已用免费的义务教育替代了学费制教育”,这个事实明显导致受教育的样本比文盲样本大的多。而且现代犯罪心理学研究的结果是,七成以上的犯罪分子的学历都是初中以下。高学历者拥有更多社会机会避免走上犯罪道路。

第二卷第三章论及“群体领袖”,现在我问知道领袖和领导的区别,领袖有精神号召力,领导有基本的职位权力。而在作者所谓的“组织化了的群体”中,组织化意味者有分工(这一点作者都没有说明白),有分工,就需要领导的指挥,而自发形成的领导都具有一定的领袖性质。

本书第103页,“……不管是号召人们起来捍卫某项政治事业的政治家,还是利用广告推销产品的商人,都熟谙断言的作用。断言要想真正发挥作用,务必尽可能以相同的说辞不断进行重复……”想到当年希特勒的宣传部长的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还真不由得令人寒颤。

……

本书最后的结语《民族的循环过程》最后说到“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从野蛮状态发展到文明状态,然后,在理想破灭后走向衰败和死亡,这就是一个民族生命的循环。”可是这很大众心理有什么关系?

就像作者在导言《群体的时代》里说的,(今天(他那时)我们只是对一片几乎没有开垦的处女地表层进行挖掘。是为了寻找矿产还是为了耕种,他也没有说清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