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 江城 9.0分

再读江城

戴偉偉

去年十二月去了一趟重庆,那时候朝天门广场正在修缮,朋友陪我走过长江沿岸的时候我说这真是一个比我想象中破旧很多的城市,我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锈迹斑斑的告示牌上写着:“江水无情。”

和何伟笔下的重庆不同的是,如今的涪陵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闭塞,可能正和它说的那样,在上个世纪的、那个脏乱不堪的小城镇已经被江水携着泥沙冲进了历史。但是很多共性依然是存在的,我忍不住想象如今的长江师范学院门口会不会有一个小饭馆在操着同样的口音卖抄手,我相信一定会有的。在何伟离开江城的这些年里,涪陵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甚至人也已经换了不止一茬,江水相比于这些变化是永恒的,而现在长江上的雾霭也不似那些年里的污染严重,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好的重庆。

何伟在《江城》里不止一次提到他对政治进入文学作品的厌恶,我持相反的观点。事实上我认为文学作品在一定意义上为政治服务是无可厚非的,在我大专时期的中国古代文学鉴赏课上我就和老师发生了类似的争论:文学作品有阶级性吗?我说文学作品怎么会没有阶级性呢?如果我们认可了文学作品是作者对于社会的主观认知和主观描述,那么这些认知当然会受作者所在的阶级影响——这难道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显示全文

去年十二月去了一趟重庆,那时候朝天门广场正在修缮,朋友陪我走过长江沿岸的时候我说这真是一个比我想象中破旧很多的城市,我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锈迹斑斑的告示牌上写着:“江水无情。”

和何伟笔下的重庆不同的是,如今的涪陵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闭塞,可能正和它说的那样,在上个世纪的、那个脏乱不堪的小城镇已经被江水携着泥沙冲进了历史。但是很多共性依然是存在的,我忍不住想象如今的长江师范学院门口会不会有一个小饭馆在操着同样的口音卖抄手,我相信一定会有的。在何伟离开江城的这些年里,涪陵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甚至人也已经换了不止一茬,江水相比于这些变化是永恒的,而现在长江上的雾霭也不似那些年里的污染严重,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好的重庆。

何伟在《江城》里不止一次提到他对政治进入文学作品的厌恶,我持相反的观点。事实上我认为文学作品在一定意义上为政治服务是无可厚非的,在我大专时期的中国古代文学鉴赏课上我就和老师发生了类似的争论:文学作品有阶级性吗?我说文学作品怎么会没有阶级性呢?如果我们认可了文学作品是作者对于社会的主观认知和主观描述,那么这些认知当然会受作者所在的阶级影响——这难道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何伟说他对政治对文学的侵袭感到抵触和无力,这是每一个人都会感受到的,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政治不应该进入文学作品”的论据。当年、以及现在,官员对于政治的敏感在于我们没有“自由而香甜的空气”之外,还以为我们在过去的政治斗争里变得敏感和脆弱,官员也在斗争里变得谨小慎微,处于他们的位置每个人都会谨小慎微的,这不是他们的错误——问题在于,党内原本应该是有不同声音的,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声音很重要,但是就是听不到这样的声音。

在全文中我敬佩的人除了作者外,就是那位摄影师,他的坦诚和思考感染了我,作者笔下的很多学生都有着坦诚和思考,但是与这位摄影师不一样的是,他们至少都受过高等教育。

谢谢作者的观察、偏见和记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