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的光明

拿破仑传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顾城如是说;当老鼠“突变”为思考着的会说话的生命,他们便不懈地寻找自己的乌托邦。人类一直标榜自己是万物之灵长,但是特里.普拉切特的文字一直客观而真实地绘制着人类的的不堪。书中的老鼠虽小,但是从“格”的角度上来说,人类衣服里的“小”显而易见。很多时候我觉得特里就像是英国的当代鲁迅,会从经典的文化中进行看似荒诞的创作,同时在其中以笔作那锋利的刀,由内而外地剖出人的丑恶。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也是这样,魔幻的风格,刺痛的文字,深入解剖太阳光辉下的人是怎样的黑暗,戳穿面具展露赤裸的面孔咱们着重看老鼠们吧。思想超前的毒豆子,宝刀渐老的火腿,渐入佳境的黑皮,讨人喜爱的桃子,花里胡哨的沙丁鱼......就像莫里斯说的会说话的东西是不能吃的,老鼠们的“突变”赋予了他们智慧与灵性,这是他们与“吱吱”最本质的区别。万物有灵,灵者长生,故而万物长生。老鼠们团结、 勇敢、忠诚,用智慧求生存,追逐和平。反观书中的人,市政厅的官员,荒野的强盗,丑恶的捕鼠人.....在表现人类的“小”这方面,我给他们满分。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布林兹的糟糕本质是人的咎由自取。难怪莫里斯感慨...

显示全文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顾城如是说;当老鼠“突变”为思考着的会说话的生命,他们便不懈地寻找自己的乌托邦。人类一直标榜自己是万物之灵长,但是特里.普拉切特的文字一直客观而真实地绘制着人类的的不堪。书中的老鼠虽小,但是从“格”的角度上来说,人类衣服里的“小”显而易见。很多时候我觉得特里就像是英国的当代鲁迅,会从经典的文化中进行看似荒诞的创作,同时在其中以笔作那锋利的刀,由内而外地剖出人的丑恶。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也是这样,魔幻的风格,刺痛的文字,深入解剖太阳光辉下的人是怎样的黑暗,戳穿面具展露赤裸的面孔咱们着重看老鼠们吧。思想超前的毒豆子,宝刀渐老的火腿,渐入佳境的黑皮,讨人喜爱的桃子,花里胡哨的沙丁鱼......就像莫里斯说的会说话的东西是不能吃的,老鼠们的“突变”赋予了他们智慧与灵性,这是他们与“吱吱”最本质的区别。万物有灵,灵者长生,故而万物长生。老鼠们团结、 勇敢、忠诚,用智慧求生存,追逐和平。反观书中的人,市政厅的官员,荒野的强盗,丑恶的捕鼠人.....在表现人类的“小”这方面,我给他们满分。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布林兹的糟糕本质是人的咎由自取。难怪莫里斯感慨:“人类,呃?还以为他们自己是造物主呢。不像我们猫。我们知道我们是谁。”特里·普拉切特不仅仅想讲一个奇幻的故事,他还想通过这个故事,来为我们提供一个看世界、看人生的角度,别再自以为是了,当老鼠会思考,人类并不见得有多伟岸。布林兹的捕鼠人,血馒头的抢夺者;市政厅的肥大官员,衙门的讹人的小吏......吃人的嘴脸总是惊人的相似,不管国内还是国外。太阳下的人却不总是和太阳一样光明。然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最后的布林兹还是容下了老鼠们,就像夏瑜坟头的花环。光明是会有的,只要我们灵性尚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