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生灵 故事生灵 9.2分

如果贾平凹玩摇滚,那他一定叫谢天笑

猫靴
2017-10-04 10:38:18
和许多绅士一样,最初接触贾平凹,是从《废都》开始的。

那时还是高中,久仰这本传说中的禁书,隔三差五就往王府井书店跑,问“您这儿有《废都》吗?”“《废都》来了没有?”几次下来,服务员阿姨终于义正辞严的回复说:“我们这儿就从来没卖过《废都》!”当时的我只闻其名,慕名而来,对于内容完全没概念,直到多年以后,收到了这书,读罢方才理解服务员阿姨那刚正的态度和隽永的眼神。唉,这里省略三百五十七字。

从《废都》开始,我便对贾平凹有了不太正经的认识。那时花是花,树是树,读书伤身体。

多年以后,再读他的作品,便有不同的韵味出来,这味道铺面是一股黄土高坡扑面而来的土腥味。更确切点说,是一种对男女天渊之别的态度。于是我说,《动物生灵》这本书是有态度的一本书,这书很土却很纯,贾平凹的爱憎分明已经模糊一团,善恶到头报应循环这种事儿在书里一点儿没有。有的,只是真实的生活和造化弄人的命运。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作为一本短篇小说集,全书就是东家长李家短,印象最深的,便是瘪家沟这块神奇的土地,都说荒山野岭出刁民,可瘪家沟里却盛产奇葩。

一个个故事光怪陆离却摇滚味实足,可最让人记住的却是









...
显示全文
和许多绅士一样,最初接触贾平凹,是从《废都》开始的。

那时还是高中,久仰这本传说中的禁书,隔三差五就往王府井书店跑,问“您这儿有《废都》吗?”“《废都》来了没有?”几次下来,服务员阿姨终于义正辞严的回复说:“我们这儿就从来没卖过《废都》!”当时的我只闻其名,慕名而来,对于内容完全没概念,直到多年以后,收到了这书,读罢方才理解服务员阿姨那刚正的态度和隽永的眼神。唉,这里省略三百五十七字。

从《废都》开始,我便对贾平凹有了不太正经的认识。那时花是花,树是树,读书伤身体。

多年以后,再读他的作品,便有不同的韵味出来,这味道铺面是一股黄土高坡扑面而来的土腥味。更确切点说,是一种对男女天渊之别的态度。于是我说,《动物生灵》这本书是有态度的一本书,这书很土却很纯,贾平凹的爱憎分明已经模糊一团,善恶到头报应循环这种事儿在书里一点儿没有。有的,只是真实的生活和造化弄人的命运。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作为一本短篇小说集,全书就是东家长李家短,印象最深的,便是瘪家沟这块神奇的土地,都说荒山野岭出刁民,可瘪家沟里却盛产奇葩。

一个个故事光怪陆离却摇滚味实足,可最让人记住的却是那些关于女人们的故事。不得不说,贾平凹写女人是有一套的,他的女性崇拜主义,从书中插图来看就跟其他讲男人们的故事不是一个画风。讲男人们的多用豺狼虎豹做插图,讲女人的呢,则多是很传统而又唯美的。从故事内容来讲,像瘪家沟还是沙地这种线性平铺推进的作品,更具戏剧性和故事性,强调跌宕的故事发展,大起大落最终食尽鸟归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女性的篇幅则不是,人物性格更饱满。贾平凹写女人这件事,一向做得很好,在他的作品中,也正是那些女性形象,给人留下的印象最深,不论是《远山野情》中的香香,《废都》中的阿灿、牛月清,《浮躁》中的小水,《小月前本》中的小月,《高老庄》中的西夏,等等皆是如此。他笔下的女人是糅合了真善美的,不论所处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文化背景中,这点始终不变,如他所说,“男人们的观念里,女人到世上来就是贡献美的”。本书中,《土炕》中代表母性伟大的大娘,《文物》中不食人间烟火的马氏,《远山野情》中处淤泥而不染的香香等等。
这些故事,是本书最大的亮点。这些女人,不论身处什么样的乱世,过什么样的生活,心中最本真柔软的部分始终不变,不论生活将她们打压得多么心力交瘁,依然勇敢面对,她们就像草,默默无闻平凡无奇,却总是春风吹又生,倔强的按着自己的方式与这世道抗争。
在这本土得掉渣的书里,女人们朴素的情怀显得与现世格格不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撼摇着读者心中那堵戒备的壁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故事生灵的更多书评

推荐故事生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