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凯歌 少年凯歌 9.0分

何以拍得出的《霸王别姬》?

看,有飞碟

看《少年凯歌》。 闲话,也算记录。 说来小的时候对国产片一直存在着相类似于对国足的偏见,不是觉得不好,而是老觉得不够好。现在想想这其实大体出于一种无知,以及衍生出来的狂妄,也有点自惭形秽的意味,窥得一片世界老以为这就是全貌。根本来说,这种无知造成的偏见弥补了未知所带来的不安全感。 想起之前看过一个公号写的关于第五代导演以及他们的开创性创造思路,并批评现在的青年导演在创作思路上的局限与受制于西方电影的表现手法等等,只能记得这么多。其实大体也看不太懂,我既不知道第五代导演他们是怎么创作,怎么讲故事,怎么表现主题,也不甚明白现在的导演们都在干嘛。 但是,一方往上捧,一方往下批,这种论断有点让人不适和怀疑,何况是不带大量客观分析的闲文,而且最后附带一嘴陈凯歌的新片《妖猫传》,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文的体质。 不过文中着重介绍陈凯歌的《霸王别姬》的创作与他个人生平的联系倒是吸引了我的兴趣,里面介绍了一本《少年凯歌》的自传小书。 小书以回忆体的方式截取了陈凯歌导演的十三岁以后的经历。十三岁是一个男孩意识觉醒的年纪,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一九六五年,我十三岁了。我开始在人前饶舌,又在饶舌者面前假装沉...

显示全文

看《少年凯歌》。 闲话,也算记录。 说来小的时候对国产片一直存在着相类似于对国足的偏见,不是觉得不好,而是老觉得不够好。现在想想这其实大体出于一种无知,以及衍生出来的狂妄,也有点自惭形秽的意味,窥得一片世界老以为这就是全貌。根本来说,这种无知造成的偏见弥补了未知所带来的不安全感。 想起之前看过一个公号写的关于第五代导演以及他们的开创性创造思路,并批评现在的青年导演在创作思路上的局限与受制于西方电影的表现手法等等,只能记得这么多。其实大体也看不太懂,我既不知道第五代导演他们是怎么创作,怎么讲故事,怎么表现主题,也不甚明白现在的导演们都在干嘛。 但是,一方往上捧,一方往下批,这种论断有点让人不适和怀疑,何况是不带大量客观分析的闲文,而且最后附带一嘴陈凯歌的新片《妖猫传》,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文的体质。 不过文中着重介绍陈凯歌的《霸王别姬》的创作与他个人生平的联系倒是吸引了我的兴趣,里面介绍了一本《少年凯歌》的自传小书。 小书以回忆体的方式截取了陈凯歌导演的十三岁以后的经历。十三岁是一个男孩意识觉醒的年纪,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一九六五年,我十三岁了。我开始在人前饶舌,又在饶舌者面前假装沉默。人到十三岁,自以为对这个世界已相当重要,而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原谅在过去,不是这个理由。因为你确实已经十三岁了。十三岁时发生的事情永远也忘不了。 初读这句话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检视自己莫大的诚恳,但是,一个十三岁少年茫然而仓促的意识建立却同一个新生古国最彻底的破坏撞到了一起,接着就是一场惨烈的撕裂和无尽的反思。 其实对陈凯歌也有一个偏见,这个偏见来自王小波,这个狂人也写那场灾难,他写《黄金时代》,他笔下的陈清扬是别人骂她破鞋,她要不坐实这个破鞋反倒觉得亏,所以她找王二,以荒诞对抗荒诞,这大概是他最大的反骨,狂妄里是打不死抹不灭对人性的希望和浪漫。 所以他看到《霸王别姬》《活着》等片子时,就难受的说这些片子带血带的很别扭,苦哈哈的。 当时觉得也对,死亡和血好像道具一般,撒出来的感官刺激大于反思本身,于时代来说,这些内容充裕而显得廉价,好像痛苦就一定要嘶吼出来一样,显得偷懒而不高明。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只有一种话语方式。没有谁都是王小波,也没有谁都是陈凯歌。有些人喜欢笑,有些人喜欢哭,有些人喜欢笑的狰狞和荒诞,有些人喜欢哭的特别大声。 最后我想,所谓成长大概就是再有没有一种价值和道德能让你偏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年凯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凯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