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的预言家

情难自控

即使过了近二十年之久—这个时间在迅猛发展的信息时代几乎像两个世纪那么长—《黑客与画家》依然像刚出炉的面包一样散发着思想的馨香。时间并没能在这本书上打上“历史”的烙印,而只是让它更显的生机勃发。

我想,在本书出版的时代,它当然也是很优秀的,但与同时代其他书籍相比,其前瞻性与远见性并不突出,而一直到了现在,当苹果公司已经开始预售iphone X的时候,当python早已支持lambda写法的时候,当微信小程序变得来势汹汹的时候,再翻开本书,读到那些在二十年前就写下的预言时,那种惊讶与景仰是难以言喻的。

做预言家难,在当下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做预言家就更难了。十多年前余世维在讲座中掷地有声地喊道“诺基亚会倒吗?不会!摩托罗拉会倒吗?不会!倒下的一定会是那些国产的品牌”,一转眼诺基亚摩托罗拉就没影了,而华为简直甚嚣尘上如日中天。举这个例子倒不是为了拿出当年视频来打余大师的脸。只是谁能想到苹果会不按常理推出手机,而谷歌也会拿安卓出来搅浑水呢?不过话说回来,倘若未来的确难以预测,你余大师在讲座上喊的斩钉截铁,是不是也有些误人子弟的嫌疑呢?

言归正传,既然信息时代瞬息...

显示全文

即使过了近二十年之久—这个时间在迅猛发展的信息时代几乎像两个世纪那么长—《黑客与画家》依然像刚出炉的面包一样散发着思想的馨香。时间并没能在这本书上打上“历史”的烙印,而只是让它更显的生机勃发。

我想,在本书出版的时代,它当然也是很优秀的,但与同时代其他书籍相比,其前瞻性与远见性并不突出,而一直到了现在,当苹果公司已经开始预售iphone X的时候,当python早已支持lambda写法的时候,当微信小程序变得来势汹汹的时候,再翻开本书,读到那些在二十年前就写下的预言时,那种惊讶与景仰是难以言喻的。

做预言家难,在当下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做预言家就更难了。十多年前余世维在讲座中掷地有声地喊道“诺基亚会倒吗?不会!摩托罗拉会倒吗?不会!倒下的一定会是那些国产的品牌”,一转眼诺基亚摩托罗拉就没影了,而华为简直甚嚣尘上如日中天。举这个例子倒不是为了拿出当年视频来打余大师的脸。只是谁能想到苹果会不按常理推出手机,而谷歌也会拿安卓出来搅浑水呢?不过话说回来,倘若未来的确难以预测,你余大师在讲座上喊的斩钉截铁,是不是也有些误人子弟的嫌疑呢?

言归正传,既然信息时代瞬息万变,本书的作者又如何能准确把握趋势,从而做出预测呢?从书中的描述,我感觉主要可以归纳为三方面:第一当然是作者自身对于技术的把握与思考,第二得益于作者使用的LISP语言,这与他的思维方式有着相得益彰的作用,第三是作者从事的技术恰好代表了时代的方向,这既是偶然选择,当然也是作者睿智的决策。

当然,除了对技术趋势的准确预言—其中一些预言与判断仍然未能完全实现,这也意味着我们眼下的时代仍未完全赶上作者的思想。在具体的技能与决策方面,作者也有一些可操作的深刻的见地。比如说,按照《人月神话》的理论,随着组织结构的增大,由于沟通壁垒的增加,团队效率会急剧下降,那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作者采用的是反其道而行之,即采用10人以下的团队工作,用于提高效率。那么怎样保证团队的战斗力呢,这又回到作者的LISP语言上,在作者的实践中,LISP语言的效率足矣让黑客(程序员)以一当十,这样可以抵消人数的劣势。

大的组织由于结构性原因,在激励、创新性以及自由度方面,往往不如小的组织。大组织会为了降低风险而采取稳定的低效率的措施,这是小的组织不能也不应该模仿的,小型组织更应该利用自己的灵活性优势,选择合适大工具与组织结构,从而取得竞争优势 。

从这个意义上,结合本书的理论以及当下的现状,我想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在可见的未来,低效的大型组织,要么被高效的小型组织取代,要么分解成为小型组织的集合。在这样的小型趋势下,小型组织要更多地发挥自身优势,提高效率,才能与虽然日渐没落但仍体量巨大的巨无霸们相抗衡。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变更到LISP呢。至少要革新到Pyhthon吧,我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客与画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客与画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