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8.9分

关于《鼠疫》、《局外人》

米花居士
2017-10-04 02:03:03

个人的生命或许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旅程,在老天面前,没有人可以赢得长时间的胜利,但这并不代表人类的反抗便失去了意义。疏离和痛苦是人类的宿命,情感和希望是人类的天赋,而人类在健忘中又得以保留整体的天真与生命力……加缪的态度大抵就是,即便人类有多么了不起的地方,但夸赞其为英雄或圣人,是一种愚蠢的自作聪明;即便人生的本质是令人失望的,但为此而决定什么也不做,是另一种愚蠢的自作聪明。简单来说就是,反抗,事实上只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知为何,相比《鼠疫》,我反而更喜欢《局外人》。当然,《鼠疫》的格局更大,能说明的问题也更多,但《局外人》里那份“冷酷”的心理独白真的比较可爱。事实上,或许“冷酷”的人,恰恰是和这个世界贴得最近的人。这世上有一种最博大的同情,它来自对人世冷漠本质的理解,来自对荒诞与伟大并存的默认。

《鼠疫》里说,死亡是生存的姿态,好人也不得不去杀人,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选择在精神上永远站在受害者一边,但却也必须清楚谁都摆脱不了“罪恶”的这个事实。那些高尚的品质,只和意志有关,但却并非说明了人世就该如此。谁都没有必要去花费时间故作姿态为圣人,那些自以为的“圣人”或许只是

...
显示全文

个人的生命或许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旅程,在老天面前,没有人可以赢得长时间的胜利,但这并不代表人类的反抗便失去了意义。疏离和痛苦是人类的宿命,情感和希望是人类的天赋,而人类在健忘中又得以保留整体的天真与生命力……加缪的态度大抵就是,即便人类有多么了不起的地方,但夸赞其为英雄或圣人,是一种愚蠢的自作聪明;即便人生的本质是令人失望的,但为此而决定什么也不做,是另一种愚蠢的自作聪明。简单来说就是,反抗,事实上只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知为何,相比《鼠疫》,我反而更喜欢《局外人》。当然,《鼠疫》的格局更大,能说明的问题也更多,但《局外人》里那份“冷酷”的心理独白真的比较可爱。事实上,或许“冷酷”的人,恰恰是和这个世界贴得最近的人。这世上有一种最博大的同情,它来自对人世冷漠本质的理解,来自对荒诞与伟大并存的默认。

《鼠疫》里说,死亡是生存的姿态,好人也不得不去杀人,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选择在精神上永远站在受害者一边,但却也必须清楚谁都摆脱不了“罪恶”的这个事实。那些高尚的品质,只和意志有关,但却并非说明了人世就该如此。谁都没有必要去花费时间故作姿态为圣人,那些自以为的“圣人”或许只是在以某种崇高的名义自以为地去洗脱罪名,但实际却背负了更大的罪名。最接近“圣人”的人,大抵是那些离“圣人”最远的人。

热血与英雄主义很有可能是政治家的刻意煽动,政策与法律其实很多时候强调的是一种修辞技巧。当然,人世还是需要英雄主义,还是需要制度,至少它能适当让人愉悦并产生希望,从而让人类暂时忘却掉人世的本质,在精神上获得一种自以为的解脱。然依旧需要说明的是,面对这些后天建立起来的逻辑,正确的态度仍旧是,即便在现实中你或许不得不接受它,但你依旧可以在精神上选择信它或者不信它,它们本身从来都不是毋庸置疑的东西,毕竟世界的本质并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