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者

周扒斤

读《碟形世界》的时候正好在看美剧《我是僵尸》。在书封上《新京报书评周刊》有言:“其实我真心喜欢罗琳的小说,但是她和普拉切特实在差得太远。”读书之前,我嗤之以鼻的想这样的称颂是否过誉,读完之后,感觉罗琳的作品和《我是僵尸》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种欧美想象故事的传统产物——总体而言是平凡人突然拥有不平凡身份的打怪升级之路。当然,这样的故事套路经过不同皮囊的包装吸引了我数年,相信也会在未来的很多年里继续吸引着我。普爷的这本《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可以说少数跳脱套路之外的作品了,作为一本稍显“暗黑”的童话,个人觉得还是比较适合14岁以上者食用,年龄越大可能越能体会作品中含沙射影的批判与讽刺成分,也能产生更多的关于人性和社会层级现实的考虑。龟背上的平板,承载着一个碟形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现实社会的毛玻璃式投射(笔者瞎创造的词儿)——比现实荒诞,比现实诚恳。可以说普爷笔下的创作,初衷或许并非在于想象,而在于写真实,写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写对一无所觉的“人”的思考。碟形世界中的猫、鼠、人,是对传统世界中各自角色的颠覆。人仿佛是最无灵气的存在,自大而狂妄,被操控而不自知,整部作品看完甚至不知最后...

显示全文

读《碟形世界》的时候正好在看美剧《我是僵尸》。在书封上《新京报书评周刊》有言:“其实我真心喜欢罗琳的小说,但是她和普拉切特实在差得太远。”读书之前,我嗤之以鼻的想这样的称颂是否过誉,读完之后,感觉罗琳的作品和《我是僵尸》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种欧美想象故事的传统产物——总体而言是平凡人突然拥有不平凡身份的打怪升级之路。当然,这样的故事套路经过不同皮囊的包装吸引了我数年,相信也会在未来的很多年里继续吸引着我。普爷的这本《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可以说少数跳脱套路之外的作品了,作为一本稍显“暗黑”的童话,个人觉得还是比较适合14岁以上者食用,年龄越大可能越能体会作品中含沙射影的批判与讽刺成分,也能产生更多的关于人性和社会层级现实的考虑。龟背上的平板,承载着一个碟形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现实社会的毛玻璃式投射(笔者瞎创造的词儿)——比现实荒诞,比现实诚恳。可以说普爷笔下的创作,初衷或许并非在于想象,而在于写真实,写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写对一无所觉的“人”的思考。碟形世界中的猫、鼠、人,是对传统世界中各自角色的颠覆。人仿佛是最无灵气的存在,自大而狂妄,被操控而不自知,整部作品看完甚至不知最后谁是人,谁是鼠。猫,冷静而清醒的认知者,以毒辣的眼光,狠狠的洞悉世界,也无情的剖析自己。曾经在豆瓣上看到一句短评,写着“可爱又讨厌但是因为讨厌才可爱的英国人”,书中充斥英式幽默,仿佛能从一本书看到无限时光的终极遐想。撇开音译语言稍嫌生硬不谈,故事内容值得挖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