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行的游客和丑的极致

黄小米
虽然三岛的这本游记集结并非全部关于他的美国行,不过显然纽约是他的心头好。在自由行不多见的年代,他出国旅游几乎都由于文学或出版事宜,去纽约甚至怀抱着《近代能乐集》能在美国上演的期待,最后几经折腾,《能乐集》在一个外外百老汇的场子上演,反正他也蛮开心的,过程中受到出版商和剧场制作人的礼遇,不仅看遍了百老汇的音乐剧,下城简陋的小剧场,还趁便畅游了巴西,墨西哥,美国境内也去了新墨西哥,波多黎各,还专程去新奥尔良考察巫毒教仪式,在洛杉矶还受到了christopher isherwood款待,同游了好莱坞片场。说到和西方作家的交流,他在英国时和爱尔兰女作家Edna O'Brien一同出席一个活动,讨论了英国书迷的古怪。
三岛对美国的音乐剧感觉一般,不过还是本着就事论事的态度把剧情和表演都详尽写来。值得一提的倒是他对纽约市立芭蕾舞团的一见倾心。
三岛游纽约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是市立芭蕾舞团的两位奠基编舞争相出新作品的时代,也即是美国证明自己“有芭蕾”的年代。他看了巴兰钦刚出街的《阿波罗》,花了很多笔墨写jerome robbins的新作《牢笼》带给他的震撼,两支舞用的都是斯坦尼斯拉夫的音乐,前者以男舞者为中心,后者描写雌虫生产之后吞噬雄虫...
显示全文
虽然三岛的这本游记集结并非全部关于他的美国行,不过显然纽约是他的心头好。在自由行不多见的年代,他出国旅游几乎都由于文学或出版事宜,去纽约甚至怀抱着《近代能乐集》能在美国上演的期待,最后几经折腾,《能乐集》在一个外外百老汇的场子上演,反正他也蛮开心的,过程中受到出版商和剧场制作人的礼遇,不仅看遍了百老汇的音乐剧,下城简陋的小剧场,还趁便畅游了巴西,墨西哥,美国境内也去了新墨西哥,波多黎各,还专程去新奥尔良考察巫毒教仪式,在洛杉矶还受到了christopher isherwood款待,同游了好莱坞片场。说到和西方作家的交流,他在英国时和爱尔兰女作家Edna O'Brien一同出席一个活动,讨论了英国书迷的古怪。
三岛对美国的音乐剧感觉一般,不过还是本着就事论事的态度把剧情和表演都详尽写来。值得一提的倒是他对纽约市立芭蕾舞团的一见倾心。
三岛游纽约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是市立芭蕾舞团的两位奠基编舞争相出新作品的时代,也即是美国证明自己“有芭蕾”的年代。他看了巴兰钦刚出街的《阿波罗》,花了很多笔墨写jerome robbins的新作《牢笼》带给他的震撼,两支舞用的都是斯坦尼斯拉夫的音乐,前者以男舞者为中心,后者描写雌虫生产之后吞噬雄虫。无怪乎都是三岛那杯茶。他在文末分析了古典芭蕾和现代芭蕾的区别,讲得相当中肯,几乎可以说概括了纽约市立芭蕾舞团的诞生意义。
三岛其他写纽约的文章都非常有趣,他对剧场界人士、下城穷人、上城富人、左派思潮策动下的研究生、变装皇后、出版界诸公的观察拿到今天来看都让人会心一笑。
他当年因为钱花得差不多了,不得不委屈地坐了地铁,委屈地住进了没有room service的西村旅馆。毕竟他之前可是去汉普顿参加名人家宴,绝不会踏入中诚以下一步的。而他对纽约食物的印象,尽是各种牛排,倒不是非常想念日本食物,想的只有河豚而已。
三岛的海外之旅都耗时很久,旅途中也没有忘记健身。他说《纽约时报》周末版那么重,可以拿来举,这个笑话大概在美国朋友当中反响不错。在伦敦的时候他也常上健身房。
在一篇文章中三岛说旅行中见识了多种多样的美,有点疲倦,所以转而发现丑的极致,他也去过印度,非常喜欢,因为人畜都在马路上走着躺着,非常热闹。
他心目中丑的极致是香港的虎豹别墅。这间由虎标万金油创始人开的公园已于2004年关闭,印象中从未出现在任何电影电视里,怀旧题材的港剧也没有说年轻人会去虎豹别墅约会的。大概目标游客是外国人。三岛的描摹相当细致,让我想起小时候去一些公园里看到的地狱造景和蚌壳精什么的,于是去搜了一下旧照片,三岛对这些静止的动态相当震惊,我却觉得如果现在还有这样的公园就好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說家的旅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說家的旅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