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 孽子 9.0分

将苦难研成金粉

倚弦歌别绪
2017-10-03 22:54:07

那是最深最深的黑暗,荷花池畔,彷徨无助的青春…… 这是一个不被包容的群体的群像,他们有着不被世人认同的性取向,被家人和社会视为耻辱,他们聚集在新公园的荷花池畔,是一群折翼的“青春鸟”。不同于普通的流浪者,他们在追求生存的同时,还有内心最深的隐痛。社会道德,孝道观像一块块大石,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那一个个因此受到家庭社会放逐的人,只能在最深的夜里行走。五月天有一首歌《拥抱》曾这样形容“昨天太近,明天太远,默默聆听那黑夜”“等你清楚看见我的美,月光晒干眼泪”,又是怎样的一种绝望。作者将苦难研成金粉,套用尹玲写在书尾的话 ,“阅读在此已不再是‘消遣’,而是以一种强烈的光照亮我们心底深渊”。 白先勇的《孽子》像一面镜子,只作观照而不发出声音,却使观者不得不作出思考,为什么人们对于那些不同于大众的群体不能更加地包容?柴静在《看见》中写道:“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偏见源于不了解,文化的惯性难以打破,但我们可以在使出语言的

...
显示全文

那是最深最深的黑暗,荷花池畔,彷徨无助的青春…… 这是一个不被包容的群体的群像,他们有着不被世人认同的性取向,被家人和社会视为耻辱,他们聚集在新公园的荷花池畔,是一群折翼的“青春鸟”。不同于普通的流浪者,他们在追求生存的同时,还有内心最深的隐痛。社会道德,孝道观像一块块大石,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那一个个因此受到家庭社会放逐的人,只能在最深的夜里行走。五月天有一首歌《拥抱》曾这样形容“昨天太近,明天太远,默默聆听那黑夜”“等你清楚看见我的美,月光晒干眼泪”,又是怎样的一种绝望。作者将苦难研成金粉,套用尹玲写在书尾的话 ,“阅读在此已不再是‘消遣’,而是以一种强烈的光照亮我们心底深渊”。 白先勇的《孽子》像一面镜子,只作观照而不发出声音,却使观者不得不作出思考,为什么人们对于那些不同于大众的群体不能更加地包容?柴静在《看见》中写道:“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偏见源于不了解,文化的惯性难以打破,但我们可以在使出语言的利剑道德的绳索前稍加了解。爱情不是错误,爱什么样的人也不是错误,爱什么性别为什么就是错误呢?一味地排除只能使自己的思想成为孤岛,尝试着理解才会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希望在未来,每一个人都有拥有爱情的权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孽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