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段子手 绝世王尔德

侗而

原先对王尔德的印象全来自《快乐王子》、《玫瑰与夜莺》,一直以为他是个和安徒生一样的爱讲儿童文学的白胡子老头,却不曾想却是一个少年成名后期潦倒,为世人所不容的天才写作者。

王尔德匆匆四十六年的一生,盛极而衰,真是前一秒得意,后一秒落魄,实在是令人震惊而感叹。不禁想到一个不算恰当的比喻,像极了前段时间前一天高调复合满世界祝福,第二天实锤不断人设崩塌墙倒众人推的薛姓艺人。

“一个人喜欢语惊四座,还得才思敏捷才行。吹牛,往往沦为低级趣味。夸张而有文采,就是艺术了。王尔德曾说,他一生最长的罗曼史就是自恋。我们听了,只觉得他坦白的真有勇气,天真的可爱,却难以断定,他究竟是自负还是自嘲。”余光中在《喜剧王尔德》的总序中对他如此评价。

1892年到1895年,年仅四十岁的王尔德,四出喜剧先后在伦敦上演,一时之间,伦敦上下都成了他的粉丝。不幸这时,他和贵族少年道格拉斯之间的同性恋情不知收敛,竟然引起绯闻,气的道格拉斯的父亲当众称王尔德为“鸡奸佬”。王尔德盛怒之下,向法院控告侯爵,又恃才傲物不肯请律师,亲自上庭慷慨陈词,却不幸被判同性恋罪,入狱苦役两年。喜剧大师自己的悲剧从此开始,知音与粉丝...

显示全文

原先对王尔德的印象全来自《快乐王子》、《玫瑰与夜莺》,一直以为他是个和安徒生一样的爱讲儿童文学的白胡子老头,却不曾想却是一个少年成名后期潦倒,为世人所不容的天才写作者。

王尔德匆匆四十六年的一生,盛极而衰,真是前一秒得意,后一秒落魄,实在是令人震惊而感叹。不禁想到一个不算恰当的比喻,像极了前段时间前一天高调复合满世界祝福,第二天实锤不断人设崩塌墙倒众人推的薛姓艺人。

“一个人喜欢语惊四座,还得才思敏捷才行。吹牛,往往沦为低级趣味。夸张而有文采,就是艺术了。王尔德曾说,他一生最长的罗曼史就是自恋。我们听了,只觉得他坦白的真有勇气,天真的可爱,却难以断定,他究竟是自负还是自嘲。”余光中在《喜剧王尔德》的总序中对他如此评价。

1892年到1895年,年仅四十岁的王尔德,四出喜剧先后在伦敦上演,一时之间,伦敦上下都成了他的粉丝。不幸这时,他和贵族少年道格拉斯之间的同性恋情不知收敛,竟然引起绯闻,气的道格拉斯的父亲当众称王尔德为“鸡奸佬”。王尔德盛怒之下,向法院控告侯爵,又恃才傲物不肯请律师,亲自上庭慷慨陈词,却不幸被判同性恋罪,入狱苦役两年。喜剧大师自己的悲剧从此开始,知音与粉丝弃他而去,从聚光灯的焦点落入丑闻的地狱,后来不得不隐遁巴黎,抑郁而终。

看完王尔德的个人资料后,本人果然看起来一副gay里gay气的样子(此处表示喜爱),大概从小便喜欢花朵和夕阳的天才,就该是这副怡然自得又不屑于世的样子吧。

我想,天才如王尔德,如果生在现代,尤其是有自媒体的时代,凭他的巧舌如簧,一定会成为一个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段子手,毕竟一个人的机敏和毒舌,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是很多人后天学也学不来的。

有人说,王尔德之所以是段子王王尔德,正是因为他比绝大多数人懂女人,也比绝大多数人懂男人,还更比绝大多数人懂人,真是一语中的。

“逢场做戏和终生不渝之间的区别只是在于逢场做戏稍微长一些。”

“爱,始于自我欺骗,终于欺骗他人。这就是所谓的浪漫。”

“当爱情走到劲头,软弱者哭个不停,有效率的马上去寻找下一个,而聪明的早就预备了下一个。”

“男人结婚是因为疲倦;女人结婚是因为好奇。结果都大失所望。”

“所有女人都变得像自己的母亲,那是女人的悲剧。可是没有一个男人像自己的父亲,那是男人的悲剧。”

“人生是一件蠢事追着另一件蠢事而来,而爱情则是两个蠢东西追来追去。”

“美丽的东西有了过失,要不分青红皂白地原谅它;丑陋的东西有了过失,要不顾天地良心地鄙视它。”

“男人的面孔是他的自传,女人的面容是她的幻想作品。”

“什么是离婚的主要原因?结婚。”

诸如此类的名言,其实在王尔德的作品尤其是戏剧中数不胜数,然而比较讽刺的是,大多的警句并非来自正襟危坐的主人公,而多是出自负面人物之口,如此违反常理的安排,也是很王尔德了。

当然,他也是一个极其自恋的人,有时候会借用的剧中人的形象来表达自我,例如《理想丈夫》中的纨绔子弟高凌,他“有一张有教养而无表情的脸。很聪明,但不愿被人发现。十全十美的纨绔子弟,如果有人认为他浪漫风流,他却会不悦。他游戏人生……喜欢被人误会,以取得有利的地位。”如此一个不被父亲待见的角色,却成为整部剧解开困局的关键人物,算得上真正的男主角。当然他的自恋也是不言而喻的,人道是人贵有自知之明,但是一个人了解自己的长处并懂得炫耀,不也是一种可爱吗?大概“一个人的罗曼史正是从自恋开始的”也未可知呢?

最后用刻在100多年后英国迟到的雕塑上的一句话来表达对这位绝世天才的崇敬:“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这样浅显的道理,谁又不懂,但是谁又能如此随性的说得出呢?用现在“脑残粉”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最好的王尔德,为你打call。”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王尔德喜剧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尔德喜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