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鸟 荆棘鸟 8.8分

用生命成全最后的歌唱

折柳一枝
2017-10-03 20:47:29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这就是荆棘鸟的传说。”

开篇还是用这段经典的话比较好。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地看完了这部世纪巨著,看得挺累。又思考了两周关于读后感的事情。终于决定要动手写了,再不写就一点也写不出了。

这大概是比较早的一本女权意识觉醒的书。从卢克和梅吉的那条线上批判了男权的独断专行和压制女性的行径,宣扬了女性的反抗。但作者笔下最具有女权主义精神的朱丝婷也被优秀的雷纳吸引。看来麦卡洛不是那种盲目的女权癌。这点自愧不如啊,自己真的也该客观地认识一下男生了。不过……文科的男生质量未免也太差了。

大概说说书中几位女性人物,也就是“荆棘鸟”吧。

菲奥







...
显示全文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这就是荆棘鸟的传说。”

开篇还是用这段经典的话比较好。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地看完了这部世纪巨著,看得挺累。又思考了两周关于读后感的事情。终于决定要动手写了,再不写就一点也写不出了。

这大概是比较早的一本女权意识觉醒的书。从卢克和梅吉的那条线上批判了男权的独断专行和压制女性的行径,宣扬了女性的反抗。但作者笔下最具有女权主义精神的朱丝婷也被优秀的雷纳吸引。看来麦卡洛不是那种盲目的女权癌。这点自愧不如啊,自己真的也该客观地认识一下男生了。不过……文科的男生质量未免也太差了。

大概说说书中几位女性人物,也就是“荆棘鸟”吧。

菲奥娜,如果她是一只荆棘鸟的话,帕吉汉就是她最长的一根尖刺。富家女孩儿和英俊的政治家,听起来是多么完美的一对。可惜帕吉汉是一个有妇之夫。菲为了保全他的荣誉再加上父亲的驱逐,菲下嫁给贫穷的牧工帕迪,背井离乡。她欣喜地发现自己已经怀有了帕吉汉的孩子。日后弗兰克成为她最大的慰藉,在所有的孩子里她最喜欢的就是弗兰克。其余孩子出生的原因纯粹是责任。嫁给帕迪后的菲变得沉默和面无表情,她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但是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人情味。让菲痛苦的是弗兰克和帕迪之间水火不容,恋母情结强到病态的弗兰克将帕迪对菲的一切视为一种侵犯。弗兰克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毅然地离开了家。性格暴躁的他最终毁在了自己的性格上,因为一次打架,他开始了漫漫的铁窗生涯。弗兰克走了后菲变得更加沉默。帕迪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他自始至终都带着崇敬与自卑深爱着菲。帕迪在一次雷暴中被雷劈死在大树下,临死前他依旧深情地呼唤着菲的名字。直到帕迪去世了,菲才意识到帕迪对她的好,“我爱他,可是我却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了,我太不幸了……”菲是幸运的,在她失去了挚爱后,她还能遇到同样爱她的帕迪。不过她的女儿就没那么幸运了。

梅吉是这部书的第一女主角,她和拉尔夫神父跨越50年的爱情是全书的主线。书以梅吉的四岁生日开篇。梅吉的家里并不富裕,而且孩子众多,她是唯一的女孩子。在她九岁的时候好运从天而降,父亲帕迪的姐姐提出让帕迪继承自己的遗产。梅吉一家踏上了去澳大利亚的旅程。到达德罗海达以后,梅吉第一次看到拉尔夫神父,她暗自惊叹于他的美貌和气度,殊不知拉尔夫也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梅吉身上。这时,梅吉9岁,拉尔夫28岁。梅吉一天天长大,和拉尔夫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拉尔夫于梅吉即使可以依赖的兄长也是可以倾诉一切的朋友。(写到这儿突然想起鑫,我们刚好也差了19岁。所以呢?!又能如何,呵呵……)梅吉和拉尔夫间略有暧昧的关系被她的姑妈玛丽看在眼里,玛丽暗恋拉尔夫已久,不禁怀恨在心。她在自己的遗嘱上做了文章,她做了两份遗嘱,一份是将自己的财产全部留给帕迪一家,另一份是将遗产交由拉尔夫支配,但帕迪一家仍可以在庄园里生活,不过变成了给拉尔夫打工,由他发放工资。拉尔夫陷入了纠结当中,如果自己拥有了这份遗产,就能获得晋升的机会,但很有可能失去帕迪一家的好感和信任,也就可能和梅吉再无瓜葛。最终野心战胜了情感,他公布了他手中的遗嘱,离开了德罗海达,离开了梅吉。

一场雷暴几乎摧毁了梅吉一家的生活,帕迪和斯图在雷暴中相继死去。拉尔夫特地回来埋葬了死者。他和梅吉在墓地中会面,发生了他们的初吻,但是拉尔夫说他永远不会和她结婚,因为他无法放弃主教的位置。梅吉心灰意冷。此时英俊的牧工卢克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卢克和拉尔夫十分相像,面对这种错乱的感情,她自认为爱上了卢克于是匆匆地嫁给了他。婚后的梅吉并不幸福,卢克是个守财奴还是个直男癌,不仅没有给梅吉丝毫温暖反而对她愈加冷淡。梅吉生下朱丝婷后状态很差,她终于决定离开卢克回到德罗海达。不过这之前她去了一个小岛度假,拉尔夫赶去陪她。在这里他们度过了短暂却甜蜜的夫妻生活。但是拉尔夫永远不能放弃主教的位置,梦终归还是要醒的,俩人再一次无奈分手。

梅吉惊喜地发现自己怀了拉尔夫的骨肉。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戴恩,他简直是拉尔夫的翻版。戴恩于梅吉的意义就如同弗兰克于菲。弗兰克出狱了,回到了菲的身边;戴恩却先是决定献身教会,而后又在希腊度假时为了救落水的女子而溺亡。梅吉的命运和母亲何其相似,却又比母亲悲惨得多。

“在上帝那儿偷来的东西最终是要还回去的。”梅吉只能认命地接受了戴恩的死亡。拉尔夫回来参加戴恩的葬礼,原本就悲痛欲绝的他得知了戴恩身世的秘密,年迈的老人又突然遭受如此的打击,他死在了梅吉的怀里,也算是给了这长达50年的感情一个完美的结局,死得其所吧。

其实一直觉得拉尔夫有点渣。人性和神性,爱情和教会,一辈子都在他身体里打架。他深爱着梅吉,只要她需要他,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只要她提出要求,无论多么困难他都会办到。但每当在他需要在感情上做抉择时,他的大义却总是让他辜负梅吉。不能爱她却在一直给她隐约的希望。直接导致了梅吉,戴恩,他们一家人的悲剧。梅吉是他最长的荆棘,他同样是梅吉的荆棘,两人彼此伤害又要尽力拥抱,最终落得两人都血淋淋的下场。

朱丝婷是一只十分特殊的荆棘鸟。她没有像母亲和外婆一样为爱情苦苦追寻,最初她甚至不懂何为爱情,也对男人不屑一顾。“根本不可能!哭天抹泪,像叫花子似的度过我的一生吗?向某个连我一半都不如,却自以为是的男人低眉俯首吗?”我的爱情观简直和她一样。感觉我和朱丝婷的性格中有很多重合的部分,气质都是偏冷傲的那种。但朱丝婷不是一个禁欲主义者,她对情欲的看法及其开放,她认为情欲和感情无需挂钩。对待上床这件事她也完全没有扭扭捏捏的态度,而是把它当成一种必要的阶段。“要是我连男女之间的事都不知道,我怎么盼望成为一个好演员呢?”

对朱丝婷来说,她的那根荆棘是她的弟弟。或许是恋父情节的一种变种,或许是对于母亲宠爱的反叛,她对戴恩产生一种几乎病态的占有欲和责任感。戴恩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性,别的男人与他相比都黯然失色。戴恩的死对朱丝婷是一个重击,但同时也将她冷傲的外壳打碎,唤醒了她本真的一面。她终于从戴恩给她的幻想和阴影中走了出来,接受了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德国的内阁大臣,雷恩。

随着看的书越来越多,面越来越宽,我已经不会特意给自己归类到哪类人中去。关于这些方面想的也越来越少。有些时候顺其自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暂时还没遇到三观很合适的人,心绪又比较乱。还是静等一个非ta不可的人出现比较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荆棘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荆棘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