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图景

落雨
对日本史的兴趣是从看江南的《龙族Ⅲ·黑月之潮》开始的,对《龙族》的兴趣越来越淡,对日本历史文化的兴趣却越来越浓,之前借过一本叫什么物语的书,介绍日本文化里的八岐大蛇、晴明、式神及各种鬼怪,那时候只知道日本人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和中国人不太一样,比如对于中国人来说长舌鬼、饿死鬼、吊死鬼、淹死鬼就是冤魂所化谋人性命的恶魔,日本人确认为妖魔鬼怪也有可理解可同情之处,可惜那本小书只像一本知识手册,只能看到一个个孤立的形象,全然看不到它们的发展轨迹,更看不到全景风貌,最终也没有坚持读完,意兴阑珊的还给了图书馆。不过对于日本神秘的文化,迥异于中国的思维,却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前在知乎上看别人晒读书笔记,看到一个回答,说是读《德川家康》,读完十三部书,同时记了十三本笔记,脑子里就抹不掉这个印象了,心心念念想一睹为快,看看这只写一个人的十三本书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因此两周前在图书馆闲逛看到《德川家康》时,毫不犹豫地就借下了第一部。可惜九月事情繁杂,一直没时间读,拖到了十一放假,赶上发烧着凉,也没什么精力心浮气躁了,正好窝在寝室里,沉下心阅读,权当...
显示全文
对日本史的兴趣是从看江南的《龙族Ⅲ·黑月之潮》开始的,对《龙族》的兴趣越来越淡,对日本历史文化的兴趣却越来越浓,之前借过一本叫什么物语的书,介绍日本文化里的八岐大蛇、晴明、式神及各种鬼怪,那时候只知道日本人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和中国人不太一样,比如对于中国人来说长舌鬼、饿死鬼、吊死鬼、淹死鬼就是冤魂所化谋人性命的恶魔,日本人确认为妖魔鬼怪也有可理解可同情之处,可惜那本小书只像一本知识手册,只能看到一个个孤立的形象,全然看不到它们的发展轨迹,更看不到全景风貌,最终也没有坚持读完,意兴阑珊的还给了图书馆。不过对于日本神秘的文化,迥异于中国的思维,却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前在知乎上看别人晒读书笔记,看到一个回答,说是读《德川家康》,读完十三部书,同时记了十三本笔记,脑子里就抹不掉这个印象了,心心念念想一睹为快,看看这只写一个人的十三本书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因此两周前在图书馆闲逛看到《德川家康》时,毫不犹豫地就借下了第一部。可惜九月事情繁杂,一直没时间读,拖到了十一放假,赶上发烧着凉,也没什么精力心浮气躁了,正好窝在寝室里,沉下心阅读,权当做消遣。


 在读《德川家康》之前,我对日本所谓的战国时代一无所知,读完第一部后则好像建立起了个大致轮廓。尽管网传作者山冈庄八是德川家康的脑残粉,但不得不说,其叙事能力远超常人,遣词用句明明平淡无奇,却偏偏能牵着人随书中人物命运起起伏伏,不一定同笑,不一定同哭,却一定同惊讶、同遗憾、同赞叹,而这还是翻译成汉语的版本,有朝一日定要拜读日文原版,想必又是另一番震撼。

     柏杨在给《德川家康》的推荐序中说:“要了解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唯一的方法是阅读他们家喻户晓的文学作品——而不是阅读学院派的经典著作……《德川家康》给我们的不仅是一部爱不释手的超级长篇小说,而是一部传出来的信息:日本式权力游戏教科书;在非权力场合,则是日本式商业游戏教科书。” 的确,即便只阅读了一部,《德川家康》也在某种程度上解答了我对日本的疑惑。
     
    第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是“人与人”,其实主要是武士阶层了。日本武士之间存在着上下级的关系,却不存在绝对的臣服,家臣拥护家主主要是为了寻求庇护,一个强势的家主可以在乱世之中给人安全感,但软弱、犹豫不决的家主,即使血统上占据正位,也不会受到家臣一心一意的辅佐,家臣背叛旧主的情况时有发生,“忠诚”这个词在日本武士之中好像只是用来标榜和自我标榜的,似乎,日本武士更多的是一时之气的逞强斗勇,但极少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大义,当然中国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很少就是了。只是认识到日本武士存在这样的一种性格特性,似乎就能理解日本夹在大国争夺中所作出的选择了。
     
     第二,“战国时代”:日本的战国时代和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不尽相同,日本的“国”更倾向于城市、城邦以及城市周围的一些田地农村,一个城市的城主就是诸侯,实力强劲、人众马肥又有野心的城主就是可以号令几个城主的大诸侯了,但城市的倒向也向第一个问题所阐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大部分也是墙头草,看谁厉害就倒向谁,没有绝对的忠诚。(从其他资料了解到,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长的盟约一直没有打破过,由此也可以看到德川家康的独特品质了。)“国与国”之间的争斗规模很小,和中国时代动不动就“坑杀四十万”的规模完全没有办法比,大约几千人就能称得上是一场战役了,领地与领地之间相隔极近,走一天就能抵达另一个国家,因此各种消息、留言飞传很快,一个武士早上在田间地头发生的械斗事件,下午就能传遍全城,成为酒菜饭桌上的新闻。正因为人少地狭,战国时代又纷乱不休,人穷命贱,因此日本人对于生命的仪式感极强,切腹自杀对于一个不得不死的日本武士来说是一种体面的方式,因果循环,也正因为这种极强的生命仪式感,日本武士愿意牺牲。
     
     第三,女人的地位:太平盛世里,女人尚且没有什么地位,更不要说是在人事纠葛纷繁的乱世,这一点在哪个国家都不会改变。日本武士的妻女在乱世之中大都只是政治工具,女人在不同的城市国家之间嫁娶,作为父兄和夫家博弈的筹码,这在日本的战国时代已经是武士阶层达成共识的事情,甚至被休弃的妻子回到娘家,还可以代表城市国家另觅夫婿以结同盟。而联姻代表的并不是互信与联盟,相反,将女儿嫁给敌人以使敌人安心的情况在日本的战国时代更为常见,而每当夫家和娘家发生战争,这些夹在中间的政治女人便会痛苦万分,因为于夫家而言,她是敌人的代表,但实际上,娘家人已经不在乎她的安危。相比而言,中国历史上虽然也有和亲的事情,但毕竟是少数,且利用女人换取和平一向为人所不耻,而国家与国家之间只有在达到相当亲密的程度时才会互通婚姻,如“秦晋之好”。
     
      第四,德川家康开创幕府:曾经看到一则资料,说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都有超越时代的目光,在他们的带领下日本也许会和欧美并驾齐驱,但德川家康开幕,又把日本拉回了300年的封建社会。第一部中有个细节,失去父亲、失去了自己的城市、成为无家之主的德川家康,被迫来到大诸侯今川义元领地做人质,遇到心怀统一日本、开创和平生活理想的雪斋禅师教他读书,读的是什么呢?是《论语》,且是其中的一段子贡和孔子的对话,探讨军队、粮食和大义之间的关系,雪斋禅师对这一段的讲解令德川家康印象深刻。身世飘零、时时处处身不由己的德川家康从心底里渴望和平、渴望统一,而他幼年所受的又是这样一种教育,因此对于德川家康来说,选择开幕守土三百年几乎是必然的选择。与之相比,在第一部中就展露风采的织田信长更像是个随心所欲的变态,虽然确实很厉害。
   
                                                                                 



    以下是吐槽:
   1.日本人好像对美男子情有独钟,只要出现个帅哥,必然是唇红齿白,身段妖娆,写的gay里gay气,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民族审美。
   2.柏杨给《德川家康》做的推荐序才是真正的推荐啊,写明了被推荐书的价值点,相比而言其他的推荐序要么是在卖惨,要么是在卖名声,搞得我都想把之前写过其他书的文章删掉了,但是就像谁没爱过人渣,谁又没粉错过作者呢?
   3.有想法写一篇中日战国对比文,不过想想好像对自己国家的战国史也并不了解,还是算了吧,美梦之所以成为美梦,正在于它完不成。
   4.双节愉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德川家康(第一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川家康(第一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