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凉不过英雄迟暮

云归处

猫和少年魔笛手,普拉切特却浓墨重彩地刻画了一群突变的小老鼠,因吃了巫师学院的垃圾而产生意识的突变一族。 性格各异,特点突出的几只小老鼠,或者我更乐意称他们为有思想的新生物。 能力优异,身躯矫健,领导能力出众的黑皮;几近失明,看似缩小却头脑清楚睿智极了的堪称百科的毒豆子;踢踏舞跳的潇洒自由的沙丁鱼,以及老顽固一般的保守派领导火腿。 火腿是普拉切特笔下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只老鼠。 意外产生意识的突变一族,开始思考“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到哪去”的终极命题,他们开始拥有道德感,老鼠时期引以为豪的在食物上拉屎拉尿引人尖叫竟开始变得有那么不好意思。他们开始主动学习,创造文字,思考那些看不见的虚无的东西,试图创造自己理想的王国。 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一场变革悄然而至。与人类历史相似,变革必将接受考验与阻挠。新时代的变革者走在浪潮前头,迷茫着挣扎在旧有观念与新生世界中。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又四处逃窜。毒豆子和桃子是新世界的拥护者,试图带领突变一族摆脱老鼠的阴暗面,火腿则无疑是顽固的旧权威的代表,在不可阻挡的变革浪潮前被推着前行,藏在新旧交替的阴影里,对抗着恐惧着未知的新生世界的到来。 火腿是过...

显示全文

猫和少年魔笛手,普拉切特却浓墨重彩地刻画了一群突变的小老鼠,因吃了巫师学院的垃圾而产生意识的突变一族。 性格各异,特点突出的几只小老鼠,或者我更乐意称他们为有思想的新生物。 能力优异,身躯矫健,领导能力出众的黑皮;几近失明,看似缩小却头脑清楚睿智极了的堪称百科的毒豆子;踢踏舞跳的潇洒自由的沙丁鱼,以及老顽固一般的保守派领导火腿。 火腿是普拉切特笔下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只老鼠。 意外产生意识的突变一族,开始思考“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到哪去”的终极命题,他们开始拥有道德感,老鼠时期引以为豪的在食物上拉屎拉尿引人尖叫竟开始变得有那么不好意思。他们开始主动学习,创造文字,思考那些看不见的虚无的东西,试图创造自己理想的王国。 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一场变革悄然而至。与人类历史相似,变革必将接受考验与阻挠。新时代的变革者走在浪潮前头,迷茫着挣扎在旧有观念与新生世界中。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又四处逃窜。毒豆子和桃子是新世界的拥护者,试图带领突变一族摆脱老鼠的阴暗面,火腿则无疑是顽固的旧权威的代表,在不可阻挡的变革浪潮前被推着前行,藏在新旧交替的阴影里,对抗着恐惧着未知的新生世界的到来。 火腿是过气的头领,旧时代的英雄,虽然已经觉醒,对世界的认知和理解却还停留在过往,保持生存即可的状态。他对迅速改变的世界无法完全接受,固执而保守。面对能力出众的黑皮和开始具有独立思维的族人,暴躁而易怒,试图掩盖老去的事实和伤病的身体,以维护自己作为头领的骄傲和权威。 在被捕鼠人安排到斗场的战斗中,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火腿击败了一只又一只老鼠,赢得了族人的尊敬。 英雄即是英雄,即使迟暮。 《楚辞·离骚》:“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但比美人容色凋零更悲凉的是英雄迟暮。年老耄晚暮,功不成事不遂,与旧时代的光辉渐行渐远。 清纳兰词:“谁复留君住,叹人生几番离合,便成迟暮。” 清陈康祺语“时艰蒿目,迟莫自伤,中夜占星,泪如铅堕。” 旧时代的英雄与领导火腿,藏在光亮照不到的阴影里,感受着病痛和衰老如丝一般慢慢缠绕身上,他禁不住发抖。 “这时候,这个倔强的老人真正地感到迟暮的悲哀了。” 普拉切特不是在书写一个童话,他在写一个寓言,一个故事。 故事的开篇即是英雄迟暮。年老而志衰的英雄跟不上急剧变化的时代。他迷茫着,挣扎着,将最后一点光辉洒在通往新世界的道路上。 可怜可笑,却又可悲可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