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眦入归鸟”新解

南风之薰

《唐诗三百首》里,杜诗首先登场的,便是那首有名的咏东岳泰山的《望岳》。全诗是这样: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一般认为是老杜年轻时所作,而且是举进士不第之后漫游齐赵地散逸心情时的作品,年轻时的盛气、落第之后的忿气以及诗客特有的豪气,再加上面对天下独绝的岱宗的高迈之气,合在了一处,怪不得那独到的笔意和无可羁绊的情致,为历代读杜诗者所折服。而且,这一首在杜集中几乎是起笔之作,这一位诗圣一开笔便是这样的一个高的起点,那老杜整个的这一座诗的高峰,亦让人有仰之弥高、登临也如其所咏之岱宗有“小天下”之感。

这一首《望岳》的起句,历代注家都惊为大胆,“岱宗夫如何”这样的不知从何说起的问句,如落在旁人笔下,便成了废句,而在老杜这里,却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奇崛之笔。那端的全在接下来的这一句接得不同凡响,出人意料地起,又是出人意料地落也。清人仇占鳌有名的杜集注本《杜诗详注》里,引卢世㴶曰:试思他人千万语,有加于“齐鲁青未了”者乎。

...

显示全文

《唐诗三百首》里,杜诗首先登场的,便是那首有名的咏东岳泰山的《望岳》。全诗是这样: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一般认为是老杜年轻时所作,而且是举进士不第之后漫游齐赵地散逸心情时的作品,年轻时的盛气、落第之后的忿气以及诗客特有的豪气,再加上面对天下独绝的岱宗的高迈之气,合在了一处,怪不得那独到的笔意和无可羁绊的情致,为历代读杜诗者所折服。而且,这一首在杜集中几乎是起笔之作,这一位诗圣一开笔便是这样的一个高的起点,那老杜整个的这一座诗的高峰,亦让人有仰之弥高、登临也如其所咏之岱宗有“小天下”之感。

这一首《望岳》的起句,历代注家都惊为大胆,“岱宗夫如何”这样的不知从何说起的问句,如落在旁人笔下,便成了废句,而在老杜这里,却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奇崛之笔。那端的全在接下来的这一句接得不同凡响,出人意料地起,又是出人意料地落也。清人仇占鳌有名的杜集注本《杜诗详注》里,引卢世㴶曰:试思他人千万语,有加于“齐鲁青未了”者乎。

接下来的几句里,有一处小地方,自从小时候初读到现在,总自己琢磨着有一点一己的想法。这便是“决眦入归鸟”当中这决眦究竟是如何一回事。历代注本对于这一句的解释,看上去都解释得很顺当,不大让人觉得有什么疑问。如《杜诗详注》曰:诗用四层写意:首联远望之色,次联近望之势,三联(即这“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一联),细望之景,末联极望之情。上六实叙,下二虚摹。如此说法,显得层次分明,十分爽目。大部分注家都不忘此题为“望岳”,而非“登岳”,所以全以“向岳而望”而解之。有友人特意提醒金人瑞杜诗解可谓才气可人,应有取焉。检之此题下,于“决眦入归鸟”此联下曰:二句写“望”。亦是不忘“切题”。而且下又引他人语曰,望岳,则见岳之生云,层层浮出来,望者胸为之荡。望之既久,则见归鸟。眼力过用,欲闭合不得,若眦为裂者然。眦,眼两眶红肉也。“入字”如何解?日暮而归鸟入望。其飞必疾;望者正凝神不动,与岳相忘,但见有物一直而去,若箭之离弦者然。又,鸟望山投宿,若箭之上垛者然。此总形容“望”之出神处,说“决眦”字、“入”字确极。金圣叹或撰或引的这几段解说,实在十分生动,而且紧扣“望岳”诗题的“望”字题眼。

但是古来这些“顺当”的诗解中,对于“决眦入归鸟”这一句,却总还要说上一句:这是说明眼界的空阔广远。如《杜诗详注》云,“荡胸状襟怀之浩荡,决眦状眼界之空阔”。这总之是在说望远的感受,与仇氏自己上述的“细望之景”的话,好像有点对不上。金人瑞亦是如此,在二句写望之下,接着便道:一句写望之阔,一句写望之远,则十字写望亦遂尽。细细想来,同一解人,在“决眦入归鸟”这同一句下,却又是细望、又是远望,如何会让人生出“合不上“的感觉的呢?也许那原因就在于,这些注家在不知不觉中,那个“立足点”却是移作了两处:守在诗题的“望”字下,那立足点当然是在向岳而望的相对于岱宗而言的远处,那么在这个立足点上,“决眦入归鸟”,细望到归鸟入了岱宗的山林之中,目力如此之细,哪里还有眼界空阔之感?即算是有吧,那么这个“空阔之感”,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岱宗所给予的吧。所以,这些精通诗情的注家,在说出“空阔”等类的解语的时候,其立足点大概已是不自觉地移到了岱宗之上,无论是实写还是虚摹,站在岱宗之上望眼出去而“决眦入归鸟”,以此“状眼界之空阔”,那才是比较通顺一点的。

其实,细细一检,历代注家有意无意,在字里行间对于那个“立足点”问题,意见似乎并不十分一致。《四部丛刊》影宋本《分门集注杜工部诗》,在《望岳》“决眦入归鸟”句下,有引语曰:杜子美望岳以言观览之远摅,决其目力,入飞鸟之群。又曰:盖决眦入归鸟,则人目眦决裂,入鸟之归处,言所望之远也。再曰:王逢原曰,眦,目眦也。归鸟入林,决去其眦,乃能辨之,盖言山高若此。前两处,与仇占鳌及金人瑞差不多,那个立足点有点游移不定。后一处,那立足点似乎是有点明确,是在岱宗的山脚之下,归鸟入林,是入岱宗之林,举头望去,山高如此,需尽目力之极方能看清,这一位解者却是没有说及眼界空阔之类。

不过,在看过历代这些注家的注解之后,本人却还是有一个一己的感觉,觉得无论是从远处向岳而望地来看岱宗上面入林的归鸟,还是从岱宗那里远望出去看那些远处的归鸟,那个决眦的用辞,实在有点太重。放眼看一下归鸟,为什么要眼眶欲裂地这样瞪大了眼睛呢?即便归鸟在极远处,而它的归巢更是远得极微小,根本看不清楚,何必这样瞪大了眼睛,极尽目力地细看呢?而由岱宗的山麓或是山腰远望出去,那是要享用眼界空阔之舒畅,也同样没有什么必要如此这样地决裂目眦地去“狠命地盯视”,莫非老杜年轻时特别地有情趣,在归鸟当中想要辨认出一只特异而熟识的鸟,非要找到才能放心不成?一笑。总之,如果只是一般的登临送目,远望倦鸟归巢,实在是用不到这样“用劲费力”地张大眼睛的。这个小小疑问,自从接触了这一首诗以来,一直似有似无地存在着。

而且,这一个“荡胸生曾(层)云,决眦入归鸟”的第三联,两句的语序上也似乎有点不相入。如果决眦入归鸟照一般解作决䀝见归鸟,那语序则是顺向的。而与之成对而作一联的“荡胸生曾云”一句,如亦作顺向的语序,则是荡胸而生出层云,则在语义上实不可通。这一句的意思只能是生层云而荡胸,那么在语序上则是反向的。这一点,其实明清之际注杜诗最有名的王嗣奭,在他的《杜臆》里,已经以他的细如毫发的语感而感觉到了,这实在已是出于一般的注家之上了,但他提出的理由在我看来总不免稍微有一点牵强。他说,杜句有上因下因之法,荡胸由于曾云之生,上二字因下。决眦而见归鸟入处,下三字因上。上因下者,倒句也。下因上者,顺句也。这一位王君,看出顺句倒句的不协,当然可佩服,但那解释却说服力还是有点不够。

虽然历代对于老杜的这一首《望岳》,都认为格似五律,而句中平仄未谐,盖古诗之对偶者,视之为由古诗脱胎而出、却尚未在律诗上成熟的一个过渡期的作品,但是同一联对偶句的语序,窃以为总还是一致者较为自然,一顺一倒则无论如何总有点强为之说辞,于义难安。

那么,暂且以语序相协为原则,两句当中“荡胸生曾云”由其义而可以肯定其为倒句也,推之于“决眦入归鸟”则也应为倒句,那便是入归鸟而决眦。由此突生奇想:其实,历代注家在立足点游移间之所获所感者,都各有一点道理。或许诗人是向岳而望,却是悬想登岱宗之种种情景;或许诗人实在已是到了岱宗的山麓山腰,虽未登峰造极,却已是感受到“会当凌绝顶”的气慨。如是这样,那么诗人由岱宗而远望,才可说是“状眼界之空阔”,而远处的归鸟却是不知不觉飞近诗人立脚的山麓山腰而归巢,由远及近,猛地一下子扑面而过,让诗人吃惊得眼眶欲裂地瞪大了眼睛。

如此的一个“新解”,则不仅决眦的那一种“言重”的语感有了合乎情理的落脚处,不至于显得夸张无度,而且在联句之间语序的相协上也是消除了疑难,生曾云而荡胸,正对应入归鸟而决䀝,两惬其意。再说,从自然的常识而言,山麓山腰多林木,林木中多鸟巢,倦鸟归林正是当然。这里正是立足山麓山腰,倦鸟固然不必舍近林而求远木,那么我们解诗更是不必如此“舍近求远”,让老杜“决䀝”两字了无安顿处也,一笑。况且,由此则金人瑞所引的那些“鸟望山投宿,若箭之上垛者然”之类生动的话,也不会得落空也,本来说起决眦,往往会想起《子虚赋》里“弓不虚发,中必决眦”这一句,飞鸟扑面,或许也让老杜当时有“中必决眦”的一场虚惊亦未可知,又一笑。得此新解,不敢自信,问了家里小朋友,他的复习诗文中有此篇目。他答了我一句:有这个可能,也算是一种解释吧。有了这个评语,我也算满足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唐诗三百首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诗三百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