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或忘记了月亮——评《月亮忘记了》

仓廪一间

让我想想,最早我是从报纸的文艺副刊上看见到几米的插画的,一个女孩站在男孩的背上摘果子,几米漫画里,人物的脸上有着孩子般的腮红,或者说,他们就是孩子,无论是《向左走向右走》里的恋人,《幸运儿》里的总裁,《微笑的鱼》的男人。他所有的绘本皆以这一抹童真的绯红为主色,蔓延出来的是一种柔和偏粉、低纯度高明度的色彩营造,大片大片的色块是另外一种“彩色留白”,发人遐想,再配以他或唯美或稚趣的隽语,相得益彰。

几米的这本《月亮忘记了》创作于1999年。故事十分简单。月亮跌落人间,还患了失忆症,偶然间它被一个小男孩捡到,就此和一个小男孩生活在一起,直到月亮重新恢复记忆,学会飞翔,回到天上。月亮跌落时,黑夜漆沉,星际迷航,对人类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可是换一个角度,失去了记忆的月亮,它只是一个男孩亲爱的玩伴,这边,是各路科学家对着夜空抓耳挠腮,是能源公司和灯具商人大掘商机,是全人类的巨大恐慌,而那边,在世界一个不被打扰的角落,...

显示全文

让我想想,最早我是从报纸的文艺副刊上看见到几米的插画的,一个女孩站在男孩的背上摘果子,几米漫画里,人物的脸上有着孩子般的腮红,或者说,他们就是孩子,无论是《向左走向右走》里的恋人,《幸运儿》里的总裁,《微笑的鱼》的男人。他所有的绘本皆以这一抹童真的绯红为主色,蔓延出来的是一种柔和偏粉、低纯度高明度的色彩营造,大片大片的色块是另外一种“彩色留白”,发人遐想,再配以他或唯美或稚趣的隽语,相得益彰。

几米的这本《月亮忘记了》创作于1999年。故事十分简单。月亮跌落人间,还患了失忆症,偶然间它被一个小男孩捡到,就此和一个小男孩生活在一起,直到月亮重新恢复记忆,学会飞翔,回到天上。月亮跌落时,黑夜漆沉,星际迷航,对人类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可是换一个角度,失去了记忆的月亮,它只是一个男孩亲爱的玩伴,这边,是各路科学家对着夜空抓耳挠腮,是能源公司和灯具商人大掘商机,是全人类的巨大恐慌,而那边,在世界一个不被打扰的角落,是男孩和月亮的无忧无虑的相伴时光。两条并行不悖的叙事线处处对比,构成张力,却又被轻轻化解:原来代替真月亮的月亮灯已经批量生产,挂满了城市每一处,不独如此,孩子们几乎人手一只假月亮陪伴,月亮气球、月亮毛绒玩具、月亮灯——整个城市仿佛正在举办着盛大的派对,仿佛在集体性地庆祝着月亮的消失,虽然很奇怪的,但是人们似乎不再为月亮焦虑了:月亮是可以被生产出来的。月亮已经失去了其天文学上的意义,仅仅成为了一个类似与圣诞老人一样的商业吉祥物。

月亮不再稀奇。也因此,男孩的真月亮一直无人关心。应该说,此刻的人类空前地关心月亮。但是讽刺地是,他们却无法发现眼前的真月亮——被淹没在批量生产的高仿真假月亮的真月亮。这本绘本的题目其实应该叫:《忘记了月亮》。自人类进入航天时代,月亮就渐渐失去了其几千年来对人类的神秘性——一同失去的,还有月亮带给人类的文化意义。诚如海子的一句诗:“月亮是一座旧矿山”——是的,曾经的月亮,载满了乡愁、爱情、梦想、真理这些意象矿藏,使它在夜空中分外皎洁迷人,如今,月亮是一座废矿了,想想在城市光污染的夜晚,还有多少人想起抬头看月这么古典时代的动作呢?当航天飞机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一切因为远而美的东西都大大折旧了。而当互联网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一切因为慢而美的东西也加入了商品换季的行列。

也许,只有在孩子身上,月亮的引力还能继续有效,但是,它在孩子眼中,已经不是从前童话中“月亮仙子”“月亮婆婆”这等亲切可感的大人形象,在几米的笔下,月亮只是一个玩伴,甚至只是一个心智没有完全成熟的同龄人而已——一个完全无害无立场无性格的棉花糖月亮——几米以他敏锐的都市感受,描绘着一个治愈系的小故事,这个故事甚至也是无害无立场的。

其实所有成功的治愈系故事,只有一类主题:萌物的寂寞。

萌物的寂寞从来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种情绪。几米很善于营造这种寂寞的感觉,他曾出过一个绘本《又寂寞又美好》,在他的调色盘中,“寂寞”甚至了消解了与外部世界的对抗,形成封闭的花园,独坐花园感受暗香,几米关心的是:用一支画笔,一个人的心能被他雕琢得有多璀璨?读者在代入感中很快得到了寂寞的舒解:寂寞,又美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忘记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忘记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