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和少年魔笛手

欧阳
2017-10-03 17:20:36
读完《猫和少年魔笛手》,感觉普拉切特是如鲁迅一般的犀利,普拉切特的好友曾经撰文说,“愤怒”是普拉切特创作“碟形世界”的驱动力。他说,这个白胡子老头儿对于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都是愤怒的:对于那些认为“严肃的反面是滑稽”的人们的愤怒,是对于这个世界不公正的愤怒,对于人类短浅和愚蠢的愤怒。很有些“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的讽刺文学的感觉:
  “这是一个老鼠吃老鼠的世界。......向来如此,也将始终如此。”
  “他来自于老鼠,替老鼠着想。”
  “我希望什么地方能有一座小到,一个老鼠可以真正成为老鼠的地方。”
  “人类,呃?还以为他们是造物主呢。不像我们猫,我们知道我们是谁。”
   其实鲁迅也曾经写过风格很魔幻的《故事新编》,文字一样的辛辣、愤怒,充满黑色幽默,并且直指生活本质。并不因为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事,就硬生生给一个欢乐的大结局,因为作者又不想呈现给读者一个完全的绝望的世界,总还要忍不住在文章的最后留一个光明的小尾巴。正如鲁迅在《药》的结尾会给夏瑜的坟头放上一个有些浪漫的花环,普拉切特会给他的老鼠创造一个现实生活中绝不会存在的理想国。




...
显示全文
读完《猫和少年魔笛手》,感觉普拉切特是如鲁迅一般的犀利,普拉切特的好友曾经撰文说,“愤怒”是普拉切特创作“碟形世界”的驱动力。他说,这个白胡子老头儿对于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都是愤怒的:对于那些认为“严肃的反面是滑稽”的人们的愤怒,是对于这个世界不公正的愤怒,对于人类短浅和愚蠢的愤怒。很有些“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的讽刺文学的感觉:
  “这是一个老鼠吃老鼠的世界。......向来如此,也将始终如此。”
  “他来自于老鼠,替老鼠着想。”
  “我希望什么地方能有一座小到,一个老鼠可以真正成为老鼠的地方。”
  “人类,呃?还以为他们是造物主呢。不像我们猫,我们知道我们是谁。”
   其实鲁迅也曾经写过风格很魔幻的《故事新编》,文字一样的辛辣、愤怒,充满黑色幽默,并且直指生活本质。并不因为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事,就硬生生给一个欢乐的大结局,因为作者又不想呈现给读者一个完全的绝望的世界,总还要忍不住在文章的最后留一个光明的小尾巴。正如鲁迅在《药》的结尾会给夏瑜的坟头放上一个有些浪漫的花环,普拉切特会给他的老鼠创造一个现实生活中绝不会存在的理想国。
在这里分享一段最喜欢的毒豆子的话:
“我认为,正是因为我们变聪明了,所以我们才害怕阴影。你意识到了你的存在,以及你之外的一切存在。所以现在让你害怕的不仅仅是你实际看到、听到和闻到的,还有那些你——或多或少——能在脑海中所看见的东西。学会面对外界的阴影会帮助我们战胜内心的阴影,然后你就能控制一切黑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