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荒诞

ξ
人类蒙初的岁月,世界的模样仅凭我们的想象,可如今已是上帝不响的年代。碟形世界的荒诞是开门见山的,在荒诞的世界里,什么都不荒诞——或许奇怪。生活在巨大球体世界里的我们,往往惊讶于奇怪,却对荒诞熟视无睹。荒诞的世界,或许可以打破圆球的循环。

有一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故事里。故事的故事,或许真地只是个故事。但我们知道有这么个故事,不是么?

世界没有计划,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我们所知道的故事就这么展开了。有一只猫,人们说他很神奇;有一群鼠,人们觉得他们很诡异。你应该承认,当猫或鼠不是“它”的时候,无论神奇和诡异都无法形容你心中的荒诞——读了再多的童话,马利西亚·格林仍然会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这就是我们。我们自以为自己相信我们相信。然而猫不信,所以他很神奇;可是鼠相信,所以这很诡异。

你一定读过《邦尼先生历险记》。这本书讲述了一个种族的过去或者未来,那是一个值得相信的过去和未来——所以这本书会被这个种族虔诚信奉、世代传承、广泛传播。神圣化的书,如同一把火,就像一道光。你或许拒绝承认和他们看过或者信奉同一本书,毕竟你是我们。可你仍然一定读过《邦尼先生历险记》,当然也许不叫做这个...
显示全文
人类蒙初的岁月,世界的模样仅凭我们的想象,可如今已是上帝不响的年代。碟形世界的荒诞是开门见山的,在荒诞的世界里,什么都不荒诞——或许奇怪。生活在巨大球体世界里的我们,往往惊讶于奇怪,却对荒诞熟视无睹。荒诞的世界,或许可以打破圆球的循环。

有一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故事里。故事的故事,或许真地只是个故事。但我们知道有这么个故事,不是么?

世界没有计划,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我们所知道的故事就这么展开了。有一只猫,人们说他很神奇;有一群鼠,人们觉得他们很诡异。你应该承认,当猫或鼠不是“它”的时候,无论神奇和诡异都无法形容你心中的荒诞——读了再多的童话,马利西亚·格林仍然会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这就是我们。我们自以为自己相信我们相信。然而猫不信,所以他很神奇;可是鼠相信,所以这很诡异。

你一定读过《邦尼先生历险记》。这本书讲述了一个种族的过去或者未来,那是一个值得相信的过去和未来——所以这本书会被这个种族虔诚信奉、世代传承、广泛传播。神圣化的书,如同一把火,就像一道光。你或许拒绝承认和他们看过或者信奉同一本书,毕竟你是我们。可你仍然一定读过《邦尼先生历险记》,当然也许不叫做这个名字。

神奇的猫有名字,然而我们知道名字很重要,又不那么重要。没有猫,一定没有“莫里斯”;没有莫里斯,不一定没有“猫”。猫相信,猫就只是猫——什么是“猫”他都尚且不懂,遑论猫是“什么”。所以我们不神奇,因为我们相信太多。我们相信王子注定会是国王,而孤儿却有无限种可能性。我们把未知当可能,所以把未来当现在,把现在当过去,把过去当未来——我们永远活在过去。

这或许荒诞,但毕竟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我们知道,荒诞世界里没有荒诞。然后你说,我们的世界不是碟形。

是啊,这显而易见:我们的世界,不是碟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