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炉 古炉 8.2分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庐陵隐士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山神庙着火了,古炉村的最后净土着火了,古炉村人活着的信仰善人自焚了。 性有天理,心有道理,身尽情理。古炉村的理数已经毁了,纵是舍了命去,也救不下被斗争的每个人,甚至救不下风水树白皮松。 一切以虚空,应作如是观。善人的魂走了,像水一样流,像云一样飘,像鸟儿一样天空任逍遥。他的心留给了迫害他的村民,留给了他一直通心见性的村民。 善人是幸运的。营救朋友中于忽现光明,宛如白昼,豁然开朗,别人没有成佛,他成了佛,别人没有参透,他参透了。 善人是孤独的。即使是一个最善良,最有魄力的读书人的良知,试图以一己之力修补社会的伦理道德,启迪村民的智慧,还是无法战胜庞大的愚民群体和浩浩荡荡的政治河流。 善人是可悲的,文化大革命的扭曲思想,早已将属于美丽小村的风华摧残的凋零殆尽,人世沧桑和时运浩荡,将文明压迫的光怪陆离。读书人唯一所有,不过是一只秃笔。挟携混沌,遗世苍凉,心境大抵如斯。 常人的孤独映衬着圣人的贞操,常人的可悲映衬着圣人的磨砺。 我曾经探究过中华英杰垂败之际的言行,文天祥最后留下的是“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而不是上天要亡我赵家天;夏完淳...

显示全文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山神庙着火了,古炉村的最后净土着火了,古炉村人活着的信仰善人自焚了。 性有天理,心有道理,身尽情理。古炉村的理数已经毁了,纵是舍了命去,也救不下被斗争的每个人,甚至救不下风水树白皮松。 一切以虚空,应作如是观。善人的魂走了,像水一样流,像云一样飘,像鸟儿一样天空任逍遥。他的心留给了迫害他的村民,留给了他一直通心见性的村民。 善人是幸运的。营救朋友中于忽现光明,宛如白昼,豁然开朗,别人没有成佛,他成了佛,别人没有参透,他参透了。 善人是孤独的。即使是一个最善良,最有魄力的读书人的良知,试图以一己之力修补社会的伦理道德,启迪村民的智慧,还是无法战胜庞大的愚民群体和浩浩荡荡的政治河流。 善人是可悲的,文化大革命的扭曲思想,早已将属于美丽小村的风华摧残的凋零殆尽,人世沧桑和时运浩荡,将文明压迫的光怪陆离。读书人唯一所有,不过是一只秃笔。挟携混沌,遗世苍凉,心境大抵如斯。 常人的孤独映衬着圣人的贞操,常人的可悲映衬着圣人的磨砺。 我曾经探究过中华英杰垂败之际的言行,文天祥最后留下的是“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而不是上天要亡我赵家天;夏完淳最后呐喊的是“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而不是反清复明之败,乃天亡之,非战之过。 当人生来成为一个民族的灵魂,一个民族的图腾的时候,他的一切都要有意义。生如是,死亦如是。 善人为力所能及的村民说好了病,端正了心性。教导了葫芦媳妇孝顺,宽慰着狗尿苔快快成长,帮助婆婆和村民,留下了他的书,留下了它的心。 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做不到了。古炉村依然会乱,依然那么多人得怪病,相互猜疑陷害,相互杀戮。 善人改变不了世界,改不了古炉村,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是时间走了:焚我残躯,熊熊烈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去恶,唯光明故;喜怒哀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白鹿原》中,朱先生说过:自信生平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古炉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