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面杀手 无面杀手 7.0分

主题分析(泄底)

ypapanti

这本三年前出版的小说写的是难民危机。现在都在反对政治正确,这本书也反对,但他很正确。对待难民,唯一正确的立场就是接纳。正确就要付代价,根本就没有可以不付代价的正确的事。

我们中国人围观欧洲难民问题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小说不负责解决问题,小说提出问题,按照这种定义,来看这本小说提出的问题。

小说故事是这样的(按真相而不是讲故事的顺序):两个东欧(捷克,白人)“难民”,在本国根本就是刑事犯,逃到瑞典,自称吉普赛人,杀人越货。他们在银行“偶然”碰到受害人,一个老年瑞典农民,从地上捡起一张提款单,发现他刚取走一大笔现金,提款单上有地址。于是他们尾随到农夫家,残忍杀害老夫妻,把丈夫剁烂了,在老太太脖子上套了个绳套,老太后来到医院抢救,不治,临终遗言说是“外国人”。凶犯在马房草垛子里找到装钱的公事包,挪开稻草的时候顺便相当于是喂了马,因此那马夜里很平静。这就留下两个疑点:马为什么没叫,特殊手法的绳套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拿侦探小说开玩笑。这两个疑点福尔摩斯来了肯定抓住不放,由此展开侦破推理最终真相大白。——小说里的福尔摩斯是主人公沃兰德的同事瑞德伯格,他代表“理性”,“逻辑”,瑞德...

显示全文

这本三年前出版的小说写的是难民危机。现在都在反对政治正确,这本书也反对,但他很正确。对待难民,唯一正确的立场就是接纳。正确就要付代价,根本就没有可以不付代价的正确的事。

我们中国人围观欧洲难民问题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小说不负责解决问题,小说提出问题,按照这种定义,来看这本小说提出的问题。

小说故事是这样的(按真相而不是讲故事的顺序):两个东欧(捷克,白人)“难民”,在本国根本就是刑事犯,逃到瑞典,自称吉普赛人,杀人越货。他们在银行“偶然”碰到受害人,一个老年瑞典农民,从地上捡起一张提款单,发现他刚取走一大笔现金,提款单上有地址。于是他们尾随到农夫家,残忍杀害老夫妻,把丈夫剁烂了,在老太太脖子上套了个绳套,老太后来到医院抢救,不治,临终遗言说是“外国人”。凶犯在马房草垛子里找到装钱的公事包,挪开稻草的时候顺便相当于是喂了马,因此那马夜里很平静。这就留下两个疑点:马为什么没叫,特殊手法的绳套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拿侦探小说开玩笑。这两个疑点福尔摩斯来了肯定抓住不放,由此展开侦破推理最终真相大白。——小说里的福尔摩斯是主人公沃兰德的同事瑞德伯格,他代表“理性”,“逻辑”,瑞德伯格得了癌症,结尾作者写道:“沃兰德绝望地想,我从未意识到瑞德伯格真的快死了。”(不知道原文这两人的名字有什么含义)——警察要是这么干,这案子永远破不了。——我们到底靠什么破案?(毫无疑问这不是推理小说)现场这两个疑点,一个是凶手莫名其妙的举动造成的(喂马),另一个(绳套),可以说鬼使神差。侦探不可能找出这样的行为背后的逻辑动机,因为不存在动机。——“临终遗言”经媒体曝光后,立刻引发另一桩凶案,当地3k党极右分子,一个退役警察,伙同另一个“吃苹果的人”,去难民营射杀一名无辜黑人难民。原先案件破不了,沃兰德被要求优先调查新的案件,由于政治影响,怕引发更大骚乱。原先案件除临终遗言外看上去仍像是刑事案件,报复性射杀难民就不是谋财害命那么简单了。——沃兰德运气很好,——小说两次破案,靠的都是运气和“灵感”,而不是逻辑推理,在无理性的凶杀面前,福尔摩斯没用。——沃兰德凭直觉判断那个前警察有问题,布置监视他,那个叫伯格曼的凶手半夜从家里溜出来去找他的同伙,沃兰德跟上去发现同伙在家里吃苹果,于是第二个案子就破了。回到第一件凶案,调查了很多人,发现被害人有秘密,他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老实巴交,不忠不义冷漠,但仍然破不了案。沃兰德自己的家庭生活一塌糊涂,心力憔悴,而且他酗酒,软弱,孤独。

小说的真正主题,由此产生:

"这项调查工作逐渐变成了他个人的失败”(P274)

我前段时间写了一个剧本(卖不出去),“白银案”作为一小块,“白银案”里面引起我想一想的问题是,办案老警察的处境,这是每个人的困境,——也是,比如“难民危机”这样的社会问题的困境,一切看起来毫无办法。对“个人”来说,某件事令我们耿耿于怀,很可能到死都解决不了。如果这案子,已经拖了一年多,专案组解散,同事都忙别的去了,沃兰德最终破不了,他该怎么办?“白银案”里的老警察,追了二十年破不了案,快退休了,“成了他个人的失败”。斯蒂芬金最近的电视剧,《梅赛德斯先生》,也是这样一个老警察。——福尔摩斯也有很多没破了的案子,破不了案的福尔摩斯,他是谁?——困境就在于,没有结局。没有结局的故事才是真实的故事(摩西不到迦南地),这是真实故事的定义,而故事的结局,从永远来讲,只能是一个“信心”的结局。

面对“难民危机”,正确的立场每个人都知道,面对我们的皿煮出路,正确的立场每个人都知道,但我们就个人而言的确很可能看不到最终问题的解决。

小说里的“好人坏人”非常明确,那两个凶手,他们是恶人,他们不是“难民”。难民危机恰恰是这些不是难民的难民造成的。他们做了一个手法古怪的绳套,套在欧洲脖子上。

写一个故事,我常问别人:你到底想说什么?国产影视剧你每天都会看到那些不知所云的故事,作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说什么,因为他压根儿没什么要说。

一本通俗小说,能在几乎所有细节上形成隐喻,可见水平。从通俗小说来说,作者的写作动机是严肃的,对侦探小说(专业领域),社会问题和人的处境,都有明确立场(而且这个立场跟我还比较一致)。小说说到底了写人,侦探小说就是写侦探,从侦探这个人看我们自身的处境。

总要抓住结局不放,在困境中熬着,也许灵感和启发就出现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面杀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面杀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