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 夜深沉 7.7分

一丛恨满丁香结 ——读完《夜深沉》

阿布拉克萨斯

张恨水先生 原名张远心 一位我个人十分喜爱的民国著名的章回小说家 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作家 被后世称为 民国第一流行小说作家 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位鸳鸯蝴蝶的奇才 也一直认为张恨水之后世上再无张恨水

我曾读过他的《金粉世家》 《啼笑因缘》 都是感触颇多 然而我读的最多的 最喜欢的 还是《夜深沉》

其实 相比较于有才华有气质 高贵美丽大方的冷清秋 我更喜欢杨月容

那个不为金钱权利所动如百合花般清冷美好的冷清秋 真的是人如其名 却也太过飘渺 也太过不食人间烟火 相比之下 那个年轻又有些漂亮 单纯善良唱戏好听又有点小聪明爱出点小风头的杨月容才更像是尘世间走出去的生活在现实社会中活生生的人嘛

若是把冷清秋比作是百合花 那杨月容就像一株丁香 同样外表美丽内心高贵纯洁 但却更加贴近凡尘 历经世间许多悲伤故事 心中装满了情仇爱恨 点点哀怨悲怅沉浸其中

我个人很欣赏月容 也觉得她没有做错什么 芳心被金钱和权利打动是很正常的 在那个时代 《夜深沉》里的那个世界 金钱和权利是可以做成很多事的 在现在社会也是一样

她只是想摆脱命运的枷锁 让自己生活的更好罢了

如果宋信生真的如当初月容看...

显示全文

张恨水先生 原名张远心 一位我个人十分喜爱的民国著名的章回小说家 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作家 被后世称为 民国第一流行小说作家 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位鸳鸯蝴蝶的奇才 也一直认为张恨水之后世上再无张恨水

我曾读过他的《金粉世家》 《啼笑因缘》 都是感触颇多 然而我读的最多的 最喜欢的 还是《夜深沉》

其实 相比较于有才华有气质 高贵美丽大方的冷清秋 我更喜欢杨月容

那个不为金钱权利所动如百合花般清冷美好的冷清秋 真的是人如其名 却也太过飘渺 也太过不食人间烟火 相比之下 那个年轻又有些漂亮 单纯善良唱戏好听又有点小聪明爱出点小风头的杨月容才更像是尘世间走出去的生活在现实社会中活生生的人嘛

若是把冷清秋比作是百合花 那杨月容就像一株丁香 同样外表美丽内心高贵纯洁 但却更加贴近凡尘 历经世间许多悲伤故事 心中装满了情仇爱恨 点点哀怨悲怅沉浸其中

我个人很欣赏月容 也觉得她没有做错什么 芳心被金钱和权利打动是很正常的 在那个时代 《夜深沉》里的那个世界 金钱和权利是可以做成很多事的 在现在社会也是一样

她只是想摆脱命运的枷锁 让自己生活的更好罢了

如果宋信生真的如当初月容看到的那样 待她好又讲信用 下雨天贴心的帮她备好车子准备雨伞 真心地仰慕着她 放低姿态的请她吃饭喝茶 还是个贵少爷 有钱有权 为了她可以唱的红出风头 花钱捧场 还叫上一大堆朋友日日包席起势 若是有一个人这样待我 我想我也是会动心的吧

可错就错在月容太过单纯 太容易轻信别人 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就是真实的 就是全部 连他的父母亲戚都没见过 家中到底是做什么的也不清楚 甚至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妻子 有没有女朋友 或者是连有没有什么订过亲的青梅竹马 准未婚妻之类的都不知道 就这样跟着他跑了 她这是有多急切要脱离苦海啊

若说清秋太过飘渺梦幻整天诗词歌赋脱离现实 那月容就是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呆的太久 变得太过于现实 太害怕现实

以至于只要碰上了稻草绳就死命的抓着 寄托了心中仅存的也是全部的希望与梦想 却不想那并不是救她而是要勒死她的草绳

其实我很喜欢杨月容这个名字 如月亮般清冷美好 而容也是作者的一个美好愿望吧 有姣好的容貌又可以在这个世道从容的活着

我很喜欢那个跟着杨五爷学戏时的杨月容 每天学戏练嗓 一天天的努力与进步着 戏份一日日往后挪 一点点的有名气有声望 靠着日积月累的努力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充实 就像杜拉拉一样励志

可惜往时不是今日 今天歌唱的大艺术家歌唱家在那时只能被人称之为戏子 处于社会的最底层

即便月容再爱唱戏也明白现实的残酷 自己不可能唱一辈子的戏 一旦有机会就要牢牢抓住 赶紧摆脱这个目前可以养活自己的身份

这样想来她那样急切的和宋信生在一起也是情有可原了吧 只是心里还是会为月容感到心酸和不值

我的专业就是音乐 弹琴声乐是我们的专业课 和月容算是同行 然而身在综合类大学 其他系的同学却从未看低或是歧视过我们 有的同学甚至还很羡慕 我也一直以我的专业为荣 庆幸自己可以坚持下来学了这十多年 出去实习兼职要代课商演 大家也都对我们很尊敬

所以如果月容要是生在当代 那样一个大戏曲家艺术家 还会那样着急着摆脱自己的身份 和宋信生在一起么?

虽然后来对于月容的迷失与堕落 很多人都说是因为她自身的意志不够坚定 过了几朝暴富挥金的生活就沉迷其中了 可我想说 当你在饥寒交迫 连生存下去都成问题的时候 选择活下去又有什么错 沉迷安乐又如何 女孩子嘛 物质条件可以了想要对自己好一点有什么错

她没读过什么书 没有什么高洁傲岸的情操品质 也没有什么高尚的气节精神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想要努力活下去活的更好一些的女孩罢了

生命是宝贵的独一无二的 特别是对于它的拥有者而言更甚 我们一定要去好好珍惜 所以月容又做错了什么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那些钱财不动然后自己被活活饿死吗?

一个没钱没权没背景又处处被有钱有权者设计的弱女子 无论怎样堕落沉沦只要是为了活下去 为了好好善待自己 我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还是同情与怜悯她的遭遇 同情她处处受限 被人玩弄于股长掌之间的人生

正如同恨水先生在书中所说的 “那是一个无奈的年代 军阀 富商肆意妄为 鱼肉百姓 占有一切 摧残他人的幸福”

这是那个社会的悲哀 包括二和与月容之间一连串的误会和那一个个让他们连环深陷的阴谋 也是那个悲哀的社会所造成的

而二和 那个恨水先生笔下刻画的专情仗义的男子 他老实善良 路见不平救弱女子于苦海 他孝敬母亲踏实可靠 即便被人利用也宽厚待人

可他只是一个家道中落的车夫 对于有才有貌又想摆脱自己一直经历的栖无定所衣食短缺渴望美好生活的杨月容来说 她想要的 他给不起

若是二和还是那个有着万贯家财的上将军的孙子 没有家道中落 又有着这些个品质 那月容早就死心塌地的和他在一起了吧 若是月容一心只有 二和 那还有后面宋信生什么事啊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段话“等价的交换 才有等价的友谊” 相信这段话同样适用于《夜深沉》时期的爱情

那个时期的婚姻与爱情都是建立在两个人 两个家族之间的共同利益上的 门当户对也不是不无道理 毕竟这样做更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也只有这样有共同利益相连接的婚姻才能有些保障 能持续的更长久一些吧

正如书中所说“太过梦幻的爱情终究会破灭 太过实际的爱情又不能称之为爱情” 我想在月容抛弃二和同宋信生一起去南京的时候 就注定了这个故事 这段爱情将会是一场悲剧

因为没有哪段爱情 会容得下抛弃 背叛 与怀疑 月容不是不爱丁二和 也不是爱惨了宋信生 她只是看清了残酷的现实 选择了现实

如同韩寒所说的 在爱情里 现实才是最大的第三者

月容终究只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傻气女人罢了

记得书中恨水先生曾引用过孔老夫子的一段话“唯上智与下智不移”就是说真正聪明的人 是不会受诱惑的 太愚蠢的人 是不懂得诱惑的 而那些有点小聪明的人 是明知道诱惑来了 也对自己不利 却偏心思一动 一念之差 钻入了那诱惑之网 从此万劫不复.

所以对于诱惑 还是那么大智 要么大愚的好

记得《夜深沉》末章的最后一个场景 是一个充满了积雪与寒雾的冷寂夜晚 二和怀捧着一把尖刀独自一人在路上寂寂行走 满是悲凉落寞

即便隔着书卷纸张 我都能深切的感受到二和心中深深的无力感

这场景如此的悲寂无奈 心酸心痛 难过的都让我不想铭记 不愿回想起来

其实在我的心中 我记忆中的那个《夜深沉》中永远都有两个场景 让我难以忘怀 想起来忍不住欢喜

一个是月容在台上意气风发的唱着 台下叫好声一片 月容精神抖擞 笑若桃花 面露得意 出尽风头 我很喜欢这样这样的月容

我想作为一个艺术表演者 在舞台上出尽风头完美的展现自己 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艺术的美最大程度的展现出来 是一件多么美好与幸福的事情

还有一个场景 就是那个夏日的傍晚 大杂院里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树荫下或坐或躺 纳凉闲聊 晚风拂晓 带来阵阵清凉 藤蔓处瓜叶子被吹的瑟瑟作响 远方传来了月容清丽美妙的歌声

这让我想起了恨水先生在篇头所说“人生的聚合 大半是偶然的 不过在这偶然之中 往往可以变为必然”

是啊 不知前世多少次的回眸寻觅才能促成今生的相遇 能够相遇彼此本就是一件很美妙的缘分 我们应当好好珍惜

在人生的漫漫长旅中 有人相伴过能同行一段时间就是缘分

即便月容最后没有能和二和在一起 但是曾与一个关心珍惜 倾慕爱恋自己的人相伴过 同行过 也总是好的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夜深沉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深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