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神经症的性格障碍者——隐性-攻击者

小窗窗窗
2017-10-03 08:59:26
“斗争本无所谓错误或者有害,是为人的本能。但人若不能约束和掌控自己的本能,人性中的恶便由此产生。”乔治•K•西蒙如是说。
  由此,西蒙教授引入了神经症患者和性格障碍者这两个概念,这是让从前对心理学涉猎不深的我所感到惊讶的。神经症,如书中所言,是具有care别人能力的人,具有责任感,同理心;而性格障碍者,他们没有“同理心”这个概念,其一切行为都是受到原始欲望的驱使,他们如何想,就如何去做。我的惊讶之处在于,西蒙教授的观点在于,人,在内心深处并非都是善良的(可能最初的时候是),即“每个人并非都是神经质的”还有许多性格障碍者,衡量他们的行为并不能单纯的从大多数人具有的神经症的方面考虑,而这也就是大多数人难以分辨隐性-攻击者的原因,因为大多数隐性-攻击者都是性格障碍者,“他们的攻击并没有原因。他们只是想赢。”
  不仅如此,随着阅读的深入,我渐渐看出,这书中满篇都写着“虚伪”二字。隐性-攻击者虽然都是性格障碍者——冷漠自私,良心缺失,但他们清楚地明白,神经症应该是什么样子,并且知道,只有做出神经症的样子,把毫无良心的自己隐藏在或优雅迷人或蔼可亲或楚楚可怜的面具之下,神不知鬼不

...
显示全文
“斗争本无所谓错误或者有害,是为人的本能。但人若不能约束和掌控自己的本能,人性中的恶便由此产生。”乔治•K•西蒙如是说。
  由此,西蒙教授引入了神经症患者和性格障碍者这两个概念,这是让从前对心理学涉猎不深的我所感到惊讶的。神经症,如书中所言,是具有care别人能力的人,具有责任感,同理心;而性格障碍者,他们没有“同理心”这个概念,其一切行为都是受到原始欲望的驱使,他们如何想,就如何去做。我的惊讶之处在于,西蒙教授的观点在于,人,在内心深处并非都是善良的(可能最初的时候是),即“每个人并非都是神经质的”还有许多性格障碍者,衡量他们的行为并不能单纯的从大多数人具有的神经症的方面考虑,而这也就是大多数人难以分辨隐性-攻击者的原因,因为大多数隐性-攻击者都是性格障碍者,“他们的攻击并没有原因。他们只是想赢。”
  不仅如此,随着阅读的深入,我渐渐看出,这书中满篇都写着“虚伪”二字。隐性-攻击者虽然都是性格障碍者——冷漠自私,良心缺失,但他们清楚地明白,神经症应该是什么样子,并且知道,只有做出神经症的样子,把毫无良心的自己隐藏在或优雅迷人或蔼可亲或楚楚可怜的面具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利用受害者的弱点,他们才有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无论这个目的是什么,都关乎“赢”或者,只是想“赢”。即,隐性-攻击并不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隐性-攻击者清楚地明白自己的目的,该如何去做,这是最让人感到惊悚的。
  对于隐性-攻击者想赢的目的,我觉得自己是有所体会的。或言,在阅读了这本书之后,我回想起曾经接触过的让人感到浑身不舒服的几个人来,觉得他们,可能具有隐性-攻击的倾向。D总是想向对方输入自己的价值观无论对方是否接受,无论ta的价值观是否真的正确,ta总是不断地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而对方是错误的。“你错了”“不是这样的”“我说的才是正确的”“我只是想帮助你接受这个观点”是ta的口头禅,在被人指出明显错误之后死不承认“不,是你错了”“是这样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与ta相处时我会感到很不舒服。现在看来,ta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斗争,同时具有一定的自恋倾向(正是西蒙所提到的攻击者都会具有一定程度的自恋倾向)、否认(不承认自己错了)、厌恶输渴望赢。
  而隐性-攻击型的人格是如何养成的呢,书中给出的解答“在孩童时期习得”,即他们只懂攻击,不知控制,并且从不盲目攻击,而是理智出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让受害者浑然不觉。书中写道“当控制型孩子不断按下父母愧疚感的触发按钮时,他们很容易忘记发生了什么,操控者通常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而如果孩子最初的隐性-攻击行为未能被及时发现与纠正,不仅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必然走向畸形,孩子的人格发育也将受到影响——他在隐性-攻击行为中尝到了甜头,自然会寻求更多的隐性-攻击行为来满足自身需求,即“赢”。警惕与纠正孩子表现出来的隐性-攻击行为,是十分必要的。
  西蒙教授说“判断一个人是否在攻击你,关注他的行为,而不是意图。”即使把攻击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如果行为本身就已经越界,那么毋庸置疑,ta是一个隐性-攻击者。
  “这是一个满是操控者的世界。”书的开头如是说。而大多数神经症患者如我们,既然不能避免与性格障碍患者的接触,能做的就只有明智识破他们,避免遭受控制,或者,在被控制之后能够努力脱身。仅此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披着羊皮的狼的更多书评

推荐披着羊皮的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