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决定论以及人类史作为一门科学的未来

铁尼达克

究竟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今日世界的格局。如果历史可以重演,是否可以验证所有的“巧合”仅仅只是巧合。又是什么在冥冥中决定了历史的走向,从过去到现在以至未来。在新近的许多通俗解说里,地理决定论越来越受到西方观察家的关注。贾雷德·戴蒙德在其成名著《枪炮、病菌与钢铁》中提出了一种观点,即旧大陆对新大陆的各种优势终将归结于欧亚大陆东西走向的轴线,及其距离人类的起源地非洲较其他大陆更近的优势。

在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里作者同样坚持了类似的观点,并将范围进一步缩小,认为是欧洲尤其是西欧所特有的锯齿状海岸线,地中海气候的滋润,以及距离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不远不近的距离——这种距离不至远到如中国一样难以被影响,又不至于近到如小亚细亚一样被后起的伊斯兰文明突厥人吞没——使得西欧在15世纪以后或得了对世界上其他地区在经济科技军事文化上的全面优势。

我们的问题是,如何验证地理决定论在人类史上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是否可以以此衡量人类在未来诸世纪中的走向。

作为欧亚大陆东海岸和西海岸的两个独具特色的文明:中国和西欧以15世纪为分界,分别统领世界进步的最前沿。在10世纪以前,中东包括7世纪以后的哈里发...

显示全文

究竟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今日世界的格局。如果历史可以重演,是否可以验证所有的“巧合”仅仅只是巧合。又是什么在冥冥中决定了历史的走向,从过去到现在以至未来。在新近的许多通俗解说里,地理决定论越来越受到西方观察家的关注。贾雷德·戴蒙德在其成名著《枪炮、病菌与钢铁》中提出了一种观点,即旧大陆对新大陆的各种优势终将归结于欧亚大陆东西走向的轴线,及其距离人类的起源地非洲较其他大陆更近的优势。

在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里作者同样坚持了类似的观点,并将范围进一步缩小,认为是欧洲尤其是西欧所特有的锯齿状海岸线,地中海气候的滋润,以及距离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不远不近的距离——这种距离不至远到如中国一样难以被影响,又不至于近到如小亚细亚一样被后起的伊斯兰文明突厥人吞没——使得西欧在15世纪以后或得了对世界上其他地区在经济科技军事文化上的全面优势。

我们的问题是,如何验证地理决定论在人类史上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是否可以以此衡量人类在未来诸世纪中的走向。

作为欧亚大陆东海岸和西海岸的两个独具特色的文明:中国和西欧以15世纪为分界,分别统领世界进步的最前沿。在10世纪以前,中东包括7世纪以后的哈里发国家依然能为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而在此之后,囊括红海和波斯湾在内的广大帝国就只能起到商业中转和文化传递的作用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是目前仍不能得到确定答案的问题。我们认识到:公元10世纪至15世纪的印度洋贸易量比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总和还要多。那种认为商业促成西欧发展的观点并不能被善于贸易的中东穆斯林突厥人证实。而在科学文化上,连西欧学者也不得不承认,《古兰经》对科学的限制比《圣经》要宽松的多。而崇信伊斯兰教的国家也从未出现类似西欧宗教裁判所的机构。甚至在早期,加入穆斯林被视为一种特权,统治者并不希望所有臣民都成为穆斯林,因为那意味着赋税的减少。然而,为什么日心说最早在意大利而不是在安卡拉被提出。对蒸汽机的发明在格拉斯哥而不是在巴格达完善。

这种对比应该使我们意识到在中东阿拉伯世界和西欧基督教世界之间有着更为本质的差异存在。推而广之,美洲诸文明和澳洲土著在各方面的全面落后不仅仅应该归结到地理因素上。

另一种观点认为人口成为催生科技爆炸的因素也无法被中国和西欧的对比证实。中国在黄河和长江流域所哺育的人口从来也不比多瑙河流域的人口少。然而,虽然拥有四大发明,但是在影响方面却始终无法与西欧相提并论。

另一个可资参考的实例是火枪的使用。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一百年后的1543年,葡萄牙人就把火枪传入了日本,日本很快成为世界上火枪技术最先进的国家,然而在对中国和朝鲜的侵略战争中,火枪并未取得革命性的优势,反而是在普鲁士王朝战争时期,火枪成为了战场的主要武器。不论是对技术的分析还是对军事思想的研究上,都无从否认火枪在欧亚大陆东西海岸产生了不同的影响。这种有效的武器在西欧摧毁了骑士阶级,在东亚却被武士阶级所消灭。对比产生的差异必须得到更充分的理由来解释。

雅克·卢梭在他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里认为,随着人类社会程度的不断发展,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不断加大。然而斯塔夫里阿诺斯也承认,早期罗马帝国时期的奴隶制成为了阻碍生产力进一步提高的阻力。无论人类史研究者采用何种方法分析过去历史的走向,都必须承认普遍适用和可重现的结果才能成为真正的科学结论。虽然作为生理学教授的贾雷德·戴蒙德对人类史学作为一门科学的未来表示乐观。然而如果对这一领域的历史稍加挖掘就可发现,除了关于人类早期的演化生物学有了可资取信的成果,在社会阶段发生的一切仍然不能得到很好的解释或有了可被重现和对比的结论。我仍希望这种欠缺只是作为目前相关社会科学领域缺乏有效的分析工具的一种体现。作为一个力求保证冷静的旁观者,在科学上的唯一建言就是力求使人类史的每一个已取得的成果都足以坚固到可以被历史和将来发生的事情所检验——换言之,人类史应取得的成果不应只是基于历史的分析,而应获得能普遍适用和验证的真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