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利古拉 卡利古拉 9.1分

卡利古拉与局外人

风霜小熊

加缪自己在《西西弗神话》谈过哲学与创作关系问题,他的结论和古往今来的那些作家一致,创作最好的部分就是话留三分的部分。一旦作家自以为掌握并宣称某种真理时,创作就走向低级了。

但他的荒诞哲学在《卡利古拉》里呈现出一种主动、积极扩张的态势,就像他的反抗哲学在《鼠疫》里一样。因为人不能永生,因为得不到月亮,因为无法得到永恒,身为皇帝的卡利古拉感觉人生了然无趣,既然没有那么一种充满激情的绝对,那么人世的一切慰藉与幸福都是妥协,彼岸的希望也是欺骗,卡里古拉不仅本人无法容忍,也不能容忍他的王国中存在这种自欺欺人。这是一种非此即彼的逻辑,推到极致处,就是自杀和杀人的合法性,而这种逻辑是大多数暴行的来源。听起来挺熟悉,一股尼采的味道。在《卡利古拉》加缪的这种荒诞逻辑也像轰隆隆的拖拉机碾压过字句,文本,截然把自身立在读者面前。

局外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加缪的哲学在其中体现为被动的,荒诞人默尔索抗拒他人意义的渗透,而在这本书里,荒诞人卡里古拉要把他的荒诞推论推及到他人。默尔索的沉默远比卡利古拉的宏篇大论、装神弄鬼要有力。这说明所谓荒诞哲学可能只能是个人的,被动的。或者在其受到损害时,才能透射出...

显示全文

加缪自己在《西西弗神话》谈过哲学与创作关系问题,他的结论和古往今来的那些作家一致,创作最好的部分就是话留三分的部分。一旦作家自以为掌握并宣称某种真理时,创作就走向低级了。

但他的荒诞哲学在《卡利古拉》里呈现出一种主动、积极扩张的态势,就像他的反抗哲学在《鼠疫》里一样。因为人不能永生,因为得不到月亮,因为无法得到永恒,身为皇帝的卡利古拉感觉人生了然无趣,既然没有那么一种充满激情的绝对,那么人世的一切慰藉与幸福都是妥协,彼岸的希望也是欺骗,卡里古拉不仅本人无法容忍,也不能容忍他的王国中存在这种自欺欺人。这是一种非此即彼的逻辑,推到极致处,就是自杀和杀人的合法性,而这种逻辑是大多数暴行的来源。听起来挺熟悉,一股尼采的味道。在《卡利古拉》加缪的这种荒诞逻辑也像轰隆隆的拖拉机碾压过字句,文本,截然把自身立在读者面前。

局外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加缪的哲学在其中体现为被动的,荒诞人默尔索抗拒他人意义的渗透,而在这本书里,荒诞人卡里古拉要把他的荒诞推论推及到他人。默尔索的沉默远比卡利古拉的宏篇大论、装神弄鬼要有力。这说明所谓荒诞哲学可能只能是个人的,被动的。或者在其受到损害时,才能透射出力量。或者说,荒诞只是人生途中的一个中点,在这个针尖般的点上,我们只有翘起一只脚,战战兢兢地单腿站立着,而无空间邀请别人相与。加缪当然知道这不是终点。

加缪的小说都是理念小说。局外人比别本成功是因为这种理念被包裹得更好,种种矛盾的司法细节如同理念在自身周遭吐出的丝,于是理念的面目被包裹,退回深处,而外部一层层环绕的丝是小说最优美而复杂的部分。预审法官、陪审团,国家指定辩护律师,这些完全符合小说创造时的当时法。和卡夫卡这个法学博士相比,记者出身的加缪在触及司法程序时反倒显得更加有依有据。

由于默尔索在和别人的较量中始终处于守势,始终被动,他几乎没有机会也不想让别人明白他的看法,他疲于应对各种压力的进攻,于是荒诞在文本的压力中缓慢渗出了,就像石油因岩石的压力而渗出。回到《卡里古拉》,当文本和人物都呈现一种进攻的态势,只是向读者暴露了一种逻辑推向极端的哲学的幼稚,毕竟,加缪在写下这部剧时也只有二十五岁。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利古拉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利古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