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很好吃

火宅赏月的猫
2017-10-02 23:19:51

头一次看书把我看饿了,哈喇子流的老长,汪老果真会吃。《生活是很好玩的》里单单是做一碗面条,就写得妙趣横生。

他不上粮店买切面,自己做。抻条,或是拨鱼儿。他的拨鱼儿真是一绝。小锅里坐上水,用一根削细了的筷子把稀面顺着碗口“赶”进锅里。他拨的鱼儿不断,一碗拨鱼儿是一根,而且粗细如一。我为看他拨鱼儿,宁可误一趟车。

从没吃过拨鱼儿,好奇上网找了一下。 “一碗拨鱼儿是一根”这种技术不常见,多是拿筷子拨成小小一条,像鱼儿一样。面下锅时,在水里游着,真形象。

抻条我倒是会的,只可惜粗细不均,能成条我就很骄傲了。

《生活是很好玩的》怎么个好玩法呢,对生活的兴趣广一点。书中分成三个章

...
显示全文

头一次看书把我看饿了,哈喇子流的老长,汪老果真会吃。《生活是很好玩的》里单单是做一碗面条,就写得妙趣横生。

他不上粮店买切面,自己做。抻条,或是拨鱼儿。他的拨鱼儿真是一绝。小锅里坐上水,用一根削细了的筷子把稀面顺着碗口“赶”进锅里。他拨的鱼儿不断,一碗拨鱼儿是一根,而且粗细如一。我为看他拨鱼儿,宁可误一趟车。

从没吃过拨鱼儿,好奇上网找了一下。 “一碗拨鱼儿是一根”这种技术不常见,多是拿筷子拨成小小一条,像鱼儿一样。面下锅时,在水里游着,真形象。

抻条我倒是会的,只可惜粗细不均,能成条我就很骄傲了。

《生活是很好玩的》怎么个好玩法呢,对生活的兴趣广一点。书中分成三个章节,吃喝遛鸟,赏花摘果,赏景旅游,没有电子产品,甚至物质匮乏,反倒过得极为有趣,喷个农药都能喷出诗意。

汪老一生坎坷,文革时受了不少苦,然而文风豁达,散文中洋溢着恬淡与雍容。富家有富家的过法,春节摆两盆干枝梅,添一点喜庆的颜色。穷家也不逊色,厨房中取物,养一盆青蒜,或者红通通的大水萝卜掏去了芯,用铁丝绕个圈倒吊着,空壳内种上蒜,挂在向阳的窗户,萝卜缨翻卷上来,青绿夹杂,煞是好看。

汪老以个人化的细小琐屑的题材,有滋有味地描述,如话家常。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吃的部分。

一早,就上山,带两个干馒头、一块大腌萝卜。顿顿吃大腌萝卜,这不是个事。已经是秋天了,山上的酸枣熟了,我们摘酸枣吃。草里有蝈蝈,烧蝈蝈吃!蝈蝈得是三尾的,腹大,多子。一会儿就能捉半土筐。点一把火,把蝈蝈往火里一倒,哔哔剥剥,熟了。咬一口大腌萝卜,嚼半个烧蝈蝈,就馒头,香啊。人不管走到哪一步,总得找点乐子,想一点办法,老是愁眉苦脸的,干吗呢!

我问我妈,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你们吃蝈蝈吗。

我妈一撇嘴,我才不吃那玩意,肚子里都是子,脏。最好吃的虫子是蝗虫,个大肉多。把头一掰,肠子就扯出来了。拿小棍一串,放在火上烤,火苗滋滋舔干净了蝗虫翅膀,香酥酥的一块肉。庄稼地里蝗虫多,解馋。

听起来都要流口水,可是现在就算吃个稀奇,哪怕在广东的餐桌上都没有见过蝈蝈蝗虫之类。蜂蛹龙虱倒常有,蜂蛹多是重油爆炒,一咬一口汁,外酥内嫩,有人往嘴里送了满满一勺,吃得嘴角流油,那叫一个香。

龙虱我要闭着眼睛吃,看它黑黑的样子实在不敢下口,油锅里炸过端上来,按理应该嘎嘣脆。塞一个在嘴,唇齿间感受它的节肢,坚硬的壳,像花生皮口感的鞘翅。我好像嚼到卵时,咀嚼间表情已然狰狞,我赶紧一口茶把它冲到肚里。

难怪我妈不吃多子的蝈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是很好玩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是很好玩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