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的只是爱情本身

思念是一种饼
2017-10-02 22:42:33

“您认为我们这样来来回回的究竟走到什么时候?”她问。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以来的日日夜夜,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直都准备好了答案。“一生一世”他说。讽刺的是,正是霍乱,为这份不为世俗所容的爱情提供了最好的避难所,挂着霍乱旗帜的轮船在河面上无止境地游荡,直到死亡的一天。让我想起了《倾城之恋》里,也正是香港的沦陷成全了范柳原和白流苏的爱情。

小公园的扁桃树下拿着诗集偷偷看她的少年,故意走过却假装视而不见的的少女,私下互通的无数封情感炽热的书信….费尔米娜和阿里萨年少时期的爱情浪漫又美好。但这种被阻止的爱情在五十三年中变得很奇怪,这么长时间里等待的到底还是不是爱情?费尔米娜似乎猛然间发觉自己爱上的不是阿里萨本人,而是一个不存在的想象,就像一句话说的:我们爱上的不是这个人,而是爱情本身。于是她最终选择了一个她不爱也不爱她的合适的人结婚,仅仅因为她快满二十一岁了。“她一点儿也没考虑那个追求者的英俊的外貌,他的祖传的财富,他少年得志的声誉,以及他实际美德中的任何一点,而是因为担心错过机会。她眼看就要满二十一岁了。二十一岁是向命运屈服的秘密界限,这一点使她慌了手脚。” “实际上,

...
显示全文

“您认为我们这样来来回回的究竟走到什么时候?”她问。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以来的日日夜夜,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直都准备好了答案。“一生一世”他说。讽刺的是,正是霍乱,为这份不为世俗所容的爱情提供了最好的避难所,挂着霍乱旗帜的轮船在河面上无止境地游荡,直到死亡的一天。让我想起了《倾城之恋》里,也正是香港的沦陷成全了范柳原和白流苏的爱情。

小公园的扁桃树下拿着诗集偷偷看她的少年,故意走过却假装视而不见的的少女,私下互通的无数封情感炽热的书信….费尔米娜和阿里萨年少时期的爱情浪漫又美好。但这种被阻止的爱情在五十三年中变得很奇怪,这么长时间里等待的到底还是不是爱情?费尔米娜似乎猛然间发觉自己爱上的不是阿里萨本人,而是一个不存在的想象,就像一句话说的:我们爱上的不是这个人,而是爱情本身。于是她最终选择了一个她不爱也不爱她的合适的人结婚,仅仅因为她快满二十一岁了。“她一点儿也没考虑那个追求者的英俊的外貌,他的祖传的财富,他少年得志的声誉,以及他实际美德中的任何一点,而是因为担心错过机会。她眼看就要满二十一岁了。二十一岁是向命运屈服的秘密界限,这一点使她慌了手脚。” “实际上,他对医生和对阿里萨同样不大喜欢,而且对医生更缺乏了解,医生的信没有他信里那种火热的感情,也没有像他那样做过那么多令人心醉的表白。的确,乌尔诺比医生的追求,从来不是以爱情的语言来表达的。奇怪的是,作为一个天主教徒,他只向她奉献尘世间的东西:保障、和谐、幸福。这些数字一旦相加,也许近乎是爱情吧。”这样的婚姻发生了很多不悦但费尔米娜依然觉得是幸福的,甚至觉得让她重新选择的话她依然会选择他,似乎在丈夫死后阿里萨出现之前,她几乎是将少年时期的爱情忘得一干二净了。而阿里萨又是怎么坚守这份爱情的呢?虽然终身不娶,却在53年中用25个本子记录了622个与他有着“较长恋情”的女人,寡妇、人妻、小女孩她都睡过,至于那无数次的短暂艳遇“甚至都不值得他怜悯地提上一笔。”他的“心房比婊子旅店里的房间更多”,却坚持将最大的空间留给费尔米娜,他做到了所谓的“不忠诚,却不背信弃义”的奇怪悖论。在他心里面,费尔米娜也仅仅是一个想象中的幻影,一种支撑他努力出人头地的精神支柱。七十多岁的费尔米娜在重新接受他之前,还依旧认为他是一个邪恶的幽灵,他不再公园里那个无依无靠、沉默寡言的小伙子少年,而是陈腐衰老却无比真实的糟老头。岁月早就在两人的身上留下了痕迹,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那么被一直坚守的那段高尚而美好的狂热爱情应该也不是原本的面目了吧。但是人还是那个人,身上还存留着记忆中的感觉、味道、记忆。

费尔米纳的女儿面对两人年老后的爱情说:“我们这种年纪谈爱情已属可笑,到他们这种年纪还谈爱情,简直是卑鄙。”所以现实中有多少人一辈子都在将就,而没有追寻内心,只因为一切都已经太晚又何必再去哗众取丑。“当年就因为我同这个可怜的男人的关系,人们糟践了我的生活,破坏了我的幸福,因为我们太年轻了,而现在,人们又想把这幕剧重演,因为我们太老了。”于是她作出了去旅行的决定,因为自己决定要去,并不是对风景有兴趣。依旧高傲自尊的费尔米纳最终的的选择是有勇气的,当然,半个世纪的等待带来的感动功不可没。

整本书中间那段将讲阿里萨寻花问柳的经历确实感觉不太愉悦,但是结局还算是有点点感动。

有几句话说的挺有意思的:“这倒不是他不愿意向她打开珍藏这个秘密的匣子,而是直到那个时刻他才察觉,打开匣子的钥匙被丢掉了。” “说到底,爱情是一种本能,要么第一次就会,要么一辈子也不会。” “在他们水乳交融的那个时候,阿里萨扪心自问过:哪种状态可能是所谓爱情,到底是在那张巨大的床上呢,还是在礼拜日的宁静的下午?萨拉·诺丽埃佳以一个浅显的理由使他心安理得:不穿衣服所做的事情都是爱情。她说: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以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