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见

不觉已春深
或许畅销书不等同于名著(名著自然也不一定畅销),这也是本书不能完全严格按照小说的标准来读——因为小说的中心任务是刻画人物形象,描写人物细节,从而去塑造人物。从真正意义上讲,小说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人物塑造的成功与否。小说的中心任务绝不是去“讲故事”。就本书来看,人物的刻画略显苍白,细节的处理未臻细腻,人物的塑造不够立体丰满。再结合以书中历史事件的展开来看,悬念的设置、情节的铺垫与发展、节奏的掌控都可称得上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就这两点来看,确实符合畅销书的特点,至于名著小说的标准似乎还未达到。
正如马克思原理中的观点论述: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普遍性见之于特殊性,也就是普遍性通过特殊性展现与表达。何为普遍性,即‘共性’是也;特殊性,即是‘个性’。本书中的诸多角色,大都坚强、乐观、善良、勇敢,倘若将一些例如国籍等‘表’因素除去后再看,形象是一样的或者说雷同的,作者抓住了那个年代那些人的‘共性’,并没有突出人物的‘个性’。他们面对相似的抑或是不同的命运,却有着相同的心境,如此是否有悖于人性?他们有的卷入战争,参军、负伤、经历失败;有的虽未直接卷入,却也交织在一起,热恋、失恋、分离、相守……...
显示全文
或许畅销书不等同于名著(名著自然也不一定畅销),这也是本书不能完全严格按照小说的标准来读——因为小说的中心任务是刻画人物形象,描写人物细节,从而去塑造人物。从真正意义上讲,小说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人物塑造的成功与否。小说的中心任务绝不是去“讲故事”。就本书来看,人物的刻画略显苍白,细节的处理未臻细腻,人物的塑造不够立体丰满。再结合以书中历史事件的展开来看,悬念的设置、情节的铺垫与发展、节奏的掌控都可称得上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就这两点来看,确实符合畅销书的特点,至于名著小说的标准似乎还未达到。
正如马克思原理中的观点论述: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普遍性见之于特殊性,也就是普遍性通过特殊性展现与表达。何为普遍性,即‘共性’是也;特殊性,即是‘个性’。本书中的诸多角色,大都坚强、乐观、善良、勇敢,倘若将一些例如国籍等‘表’因素除去后再看,形象是一样的或者说雷同的,作者抓住了那个年代那些人的‘共性’,并没有突出人物的‘个性’。他们面对相似的抑或是不同的命运,却有着相同的心境,如此是否有悖于人性?他们有的卷入战争,参军、负伤、经历失败;有的虽未直接卷入,却也交织在一起,热恋、失恋、分离、相守……虽说饱尝人间疾苦的老年贝多芬,最终却奏响了《欢乐颂》,然而那也正是体现了人性的转变,那是由痛苦挣扎到战胜命运的历程。然而譬如一个从未体验过母爱的人,无法强制其去歌颂母爱。现实的人在面对磨难与不幸时,怎能从不失落、恐惧、彷徨?书中人物的塑造在这一点时略失真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巨人的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人的陨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