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独特与平凡

小马君
人类和关系最近的黑猩猩的基因,到底有多少不同?基因上的这些不同使人类发展出了哪些不同于动物的特性?人类的这些与众不同,给我们自己又带来了那些麻烦和困扰?我们的这些特性,在动物界,就真的是独此一份的存在吗?

       《第三种黑猩猩》从人类起源开始,讲述了人类的兴亡史。我们从猿类演化而来,与关系最近的黑猩猩那2%的基因差,让我们走上了不同的演化道路;那2%的差异,带来了令人骄傲的文明:艺术,文化,农业,科技,但同时也带来令人担忧的“劣根”:吸毒,战争和破坏环境。了解人类起源和发展史的意义在于帮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以史为鉴,纠正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拯救我们自己,争取一个更加美好的人类未来。

        作者贾雷德·戴蒙德用风趣幽默平易近人的笔触,带领我们从古走到今,让我们对人类的存亡兴衰进行了新的思考。贾雷德·戴蒙德是一名经历丰富的“跨界”学者,从一个研究研究胆囊的生理学家开始,发展出了以自己兴趣为基础的第二职业——新几内亚的鸟类研究。而今,他获奖无数,身份多重,是优秀的演化生物学家,生理学家,生物地理学家以及...
显示全文
人类和关系最近的黑猩猩的基因,到底有多少不同?基因上的这些不同使人类发展出了哪些不同于动物的特性?人类的这些与众不同,给我们自己又带来了那些麻烦和困扰?我们的这些特性,在动物界,就真的是独此一份的存在吗?

       《第三种黑猩猩》从人类起源开始,讲述了人类的兴亡史。我们从猿类演化而来,与关系最近的黑猩猩那2%的基因差,让我们走上了不同的演化道路;那2%的差异,带来了令人骄傲的文明:艺术,文化,农业,科技,但同时也带来令人担忧的“劣根”:吸毒,战争和破坏环境。了解人类起源和发展史的意义在于帮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以史为鉴,纠正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拯救我们自己,争取一个更加美好的人类未来。

        作者贾雷德·戴蒙德用风趣幽默平易近人的笔触,带领我们从古走到今,让我们对人类的存亡兴衰进行了新的思考。贾雷德·戴蒙德是一名经历丰富的“跨界”学者,从一个研究研究胆囊的生理学家开始,发展出了以自己兴趣为基础的第二职业——新几内亚的鸟类研究。而今,他获奖无数,身份多重,是优秀的演化生物学家,生理学家,生物地理学家以及非小说类作家,同时还精通多国语言。《第三类黑猩猩》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丰富的知识,严谨的科学作风,以及作者对人类对文明对生命的人文关怀。

        人类,黑猩猩和大猩猩的祖先,共同生活在非洲。大约1400万年前,大猩猩祖先分离出来,开始了自己的演化;大约700万年前,人类祖先和黑猩猩分离开来,开始了各自的演化。而决定我们人类之所以为人的三个重要转折点,一个发生在约400万年前——直立行走使我们的身体构架也发生变化,并空出双手得以创造;一个发生在约300万年前,人类祖先分化为不同“人种”继续发展;第三个变化,就是使用石器的习惯。虽然这些在动物界也有雏形,但人类祖先将其发展到了极致。

        在两三百万年前,地球上至少还存在着两三种人类,而约4万年前,在我们现代人类的祖先发生“大跃进”,进一步进化发生之时,其他的人种,也都随着我们祖先的扩张而消失在地球上。国家博物馆讲解员河森堡曾讲述过人类祖先大杀四方,一路斩杀其他人种最终遍布地球的故事。在扩张的过程中,我们的祖先消灭了骨骼更加强壮甚至脑容量跟我们相当的的竞争对手。那么,到底是什么促使人类发生了这次“大跃进”最终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呢?这是一个未解之谜,作者认为,是我们复杂语言的解剖基础导致了今天的结果。

        不禁想到《圣经》中巴别塔的故事,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类说着同一种语言,一起建造能够通往天堂的巴别塔。耶和华看到说着同一种语言的人类无所不能的可能性,于是发挥神力,使人类语言各不相同,使人类语言不通,最终造塔失败,散落各地。虽然宗教故事与科学研究相去甚远,但都认可了语言的力量。由于语言,人类可以更好沟通,做复杂的分工合作;复杂的语言也使得人类的经验可以代代相传,更不用说艺术文字等的表达形式所带来的经验积累了。

        4万多年前的大跃进,使我们走上了真正意义上人类的的发展道路,但是,人类独特的生命循环才使我们成为真正的人。我们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婚外情,择偶逻辑等等都与自然界中的动物有着巨大的差异。为了留下更多的后代是内在动力,而社会环境文化的影响则在外部塑性。诚然进化心理学能够解释许多两性之间的种种,但不能忘了,人类有别于动物,我们所处的环境,也很重要。让我们“称霸”地球的,不是我们的遗传特征或者说是物理特征,而是我们的文化特质。

        很多动物都有着语音通讯系统并有着学习语言的潜力;关在笼子中的猩猩和大象,闲暇之余也会“创作”,而野外的花亭鸟,建筑造诣可以厉害至极;有些品种的蚂蚁和白蚁会“耕种”或者“畜牧”;很多动物也有着于自身无益的“自毁”行为。这些,都是我们人类特征在动物界中的相似先例或者前身。可是,只有人类,将这些发挥到了极致。我们复杂的语言,璀璨的艺术,支持我们得以在全球扩散的农业,甚至是会给自己带来毁灭的吸毒,这些构成了我们人类的文明。语言、艺术和农业,促使我们人类得以在世界扩张和繁荣,但如同吸毒一样,我们还有两个更加疯狂的自毁行为——战争和破坏环境。

        战争,即是一种大规模杀害同类的行为,虽然在动物界也有这样的行为,但人类由于自己的力量,做出了其他物种所达不到的规模。文化差异使得人类更容易有归属感和辨认“异类”的能力,由于利益和领地以及文化等的冲突,我们很容易对“非我族类”下手。澳大利亚的土著,美洲的土著,多少“灭族”惨案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而近处,就有法西斯对世界带来的灾难与伤痛。而无论是对土著的大规模“猎杀”,还是近代战争,为了能够心安理得地去迫害、屠灭另一个民族,战争发起者,都会进行宣传,贬低被害一方的人性。无论是认为其未开化的野蛮人,还是斥其为劣等人种/民族,无一不是为了使得这些同类相残的行为,看起来/听起来没有那么惨忍。而且,随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出现,使得人类自我毁灭变得没那么遥不可及。玛格丽特·米切尔在她的著作《飘》中,数次借着希礼,媚兰和巴特勒船长的口,如此评论着南北战争:

“我们不该跟北方佬打仗。我们被那些政治家和演说家的煽动人心的口号和偏见所蒙蔽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们在这场战争中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这里根本没有什么荣光可言——有的只是苦难和肮脏而以。”
战争过后,总归是满目疮痍。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哈尔滨的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哪怕是日本的原爆纪念馆,都在展示着控诉着战争所带来的伤痛。是啊,谁又渴望战争呢,除了那一小部分为了权或者钱发起战争的人。虽然科技进步网络普及,“地球村”使得这种行为越来越不容易进行,但战争和杀戮实实在在地存在着,每一天。

        破坏环境,则又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很多人都以为,史上曾经存在着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黄金时代”,毛里求斯岛的渡渡鸟,夏威夷岛的鸟类,美洲的大型哺乳动物以及澳洲的多种有袋类动物,可能会有不一样的见解。人类的每一次扩张和第一次进入新大陆/岛屿,都伴随着动物的大量灭绝。而现在,人类依然由于自己的私欲而非生存不断伤害自然。

        不说遥远的,就说有多久没在城市里见过萤火虫了呢?这次国庆回家,妈妈和小姨特别兴奋地带我们去了一个他们才发现的能看到萤火虫的地方。行人稀少,水塘幽静,草木茂盛。没有什么灯光,只除了路边偶尔飞驰而过的车灯。草丛中,忽闪忽闪几十处流动的绿色柔光,那是照进心底的温柔,久违了,童年记忆中的萤火虫。

        随着城市化的推进,水源污染,草木破坏,城市光源污染,适合萤火虫生活的地方,越来越少。而且,由于商家的运营炒作,很多萤火虫被从环境良好的地方抓起运输到所需要的场合地点,可能是为了浪漫可能是为了商业噱头,而这对萤火虫的生态又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生物学家,也是萤火虫保护第一人付新华说过:

“我们在慢慢忘记萤火虫。40%的人无所谓萤火虫的消失,95%的孩子没有见过萤火虫,还有99%的农民认为萤火虫是害虫。我跟他们讲,萤火虫不是害虫,它吃蜗牛的。他们不相信。当萤火虫消失以后,我们人类世界也离崩溃不远。”
        这种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去无节制对环境所取的例子不在少数。地中海文明,中美洲的古典玛雅文明,印度恒河谷中的哈拉帕文明,复活节岛,这些地方的废墟和遗迹不断提醒着我们,无节制破坏环境的最终结局就是自我的毁灭。幸而,人们的环保意识逐渐兴起,环境和生态的重要性也逐渐被重视。各种环保组织的奔走呼喊,各种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虽然,几乎每天都还有物种在灭绝或者出于灭绝边缘,但我们仍然有希望。

         回顾人类几百万年的兴衰史,我们一路从非洲古猿走来,开疆辟壤,努力生活。我们有着很多基因所决定的动物性,但我们也受着社会环境的影响和塑造。我们有着傲人的语言和艺术文明,但同时,我们也有着足以毁灭全世界毁灭自己的两个特性。贾雷德·戴蒙德用《第三种黑猩猩》提醒我们:

“我们要是能从我所述的人类史中学习教训,我们的未来可能会比另外两种黑猩猩光明些,也未可知。”

        所以就让我们好好地了解自己的特点,了解历史,从展望来路的过程中吸取教训,走好今后的路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种黑猩猩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三种黑猩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