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掮客 思想的掮客 评价人数不足

知识与权力的结合

江流

总体感觉有些杂乱,全书中对智库发展壮大的信息给得太碎片化。作者用大量篇幅讲述了以下智库从威尔逊时期到里根时期的发展:

伍德罗·威尔逊(任期:1913-1921)

内阁成员中唯一一位拥有学位证书的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兼前任校长大卫·F·休斯顿。专业知识在筛选内阁成员中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首次提供了检验专家能力的全国性测试。多个华盛顿战时紧急部门(从训练营活动委员会到中央统计局)需要招募大量人员,这吸引了数千名只要“一美元年薪”的企业高管、律师、社会工作者和教授走出他们通常的活动领域,投入到备战之中。

韦斯利·C·米切尔于一战期间进入政府工作,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他相信,即使社会学家们没能全部理解经济或者社会行为背后的因果联系,他们还是能从衡量变化、高度敏锐地观察事件入手,从而理解这些联系。即使缜密的观察和报告不能够提供直接的解决方案,它们还是可以提高政府官员的决策质量。为了找到将经济数据转变成政策的方法,他成立了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

赫伯特·克拉克·胡佛(任期1929-1933)

胡佛经常召集专家参加委员会和会议,致力于建立...


显示全文

总体感觉有些杂乱,全书中对智库发展壮大的信息给得太碎片化。作者用大量篇幅讲述了以下智库从威尔逊时期到里根时期的发展:

伍德罗·威尔逊(任期:1913-1921)

内阁成员中唯一一位拥有学位证书的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兼前任校长大卫·F·休斯顿。专业知识在筛选内阁成员中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首次提供了检验专家能力的全国性测试。多个华盛顿战时紧急部门(从训练营活动委员会到中央统计局)需要招募大量人员,这吸引了数千名只要“一美元年薪”的企业高管、律师、社会工作者和教授走出他们通常的活动领域,投入到备战之中。

韦斯利·C·米切尔于一战期间进入政府工作,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他相信,即使社会学家们没能全部理解经济或者社会行为背后的因果联系,他们还是能从衡量变化、高度敏锐地观察事件入手,从而理解这些联系。即使缜密的观察和报告不能够提供直接的解决方案,它们还是可以提高政府官员的决策质量。为了找到将经济数据转变成政策的方法,他成立了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

赫伯特·克拉克·胡佛(任期1929-1933)

胡佛经常召集专家参加委员会和会议,致力于建立一个扎根于社会科学知识的合作联合体。

1933年2月,社会趋势研究委员会就经济大萧条发布了1500页报告,但其中收集的数据既没有提供明确的解救措施,也没有就以上体系是否应该修补乃至重建这一问题提供讨论框架。这份报告的了无用处暴露出知识与其在政策上的应用之间仍然存在鸿沟,并且随着经济问题恶化,这一鸿沟还会扩大。

富兰克林·罗斯福(任期:1933-1945)

罗斯福的思想反复无常,想法前后矛盾,却又坚守“尝试一切”的信条。他饶有兴致地挑弄顾问之间的关系,以引起观念对立和争论,借机筛查各方想法并构建政策理念,同时他又手握真正关键的决策权。

新政让一些专家开始担任政治咨询职务,还有更多专家开始担任政府项目的规划者和管理者等职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体现出现代战争恐怖且具有毁灭性的力量,却复苏了公众对科学发展前景的信心。各个领域的社会科学家纷纷涌向新建立的政府机构,达到1.5万人以上。历史学家、地理学家、语言学家、人类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国务院、战时情报局、战时生产委员会、战略情报局、海军人事局、武装部队信息和教育司等许多其他战时委员会和机构各尽其能。

哈里·S·杜鲁门(任期:1945-1953)

创立了一个永久性的总统咨询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在行政部门内将建议制度化,不仅为拥有学术专长的人创造了正式的顾问职位,而且为拥有不同专长的政府顾问以及在政府之外工作的一大批专家提供机会。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兰德公司(RAND)便是合同制研究机构的首个应用者。

约翰·肯尼迪(任期:1961-1663)

在重要的职位上,任命的学者数量比之前的任何一位总统都要多,分遣于政府内的各个次级职位中,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起到了重大作用。

公职人员在处理公共政策问题时强调技能和才智;开明的总统在重要的职位上安设了专家和偏向学术的通用型人才;美国社会就国家目标达成一致,技术手段因而成为了实现国家目标的核心手段;分析技术和源于社会科学的深见似乎使政治决策变得更为合理;政府机构愿意提供研究资金;国家在这一时刻持续繁荣发展,为基金会募集了大笔基金,也给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带来了大量资助。

林顿•约翰逊(任期:1963-1969)

政府对自身项目进行更为严格的审查,所有机构都采用“计划—项目—预算”这一技术系统。有成千上万的人投身评估政府新项目的事业中,他们收集的数据作为工具帮助政府重新思考自己可以完成哪些项目。这些数据催生了幻灭感,加深了公众对政府举措的怀疑,而且这种怀疑蔓延到了社会科学本身。

罗纳德•里根(任期:1981-1989)

胡佛研究所为一批保守派学者提供了“栖身之所”。胡佛研究所和其他一些机构为新一代保守派学者的学术工作创造了条件,并让他们获得了相比常规大学教师更多的事业成就。W•格伦•坎贝尔和威廉•J•巴鲁迪创造了与自由派权势集团(美国的主要基金会、常春藤盟校、纽约出版社、研究机构、报纸和广播媒体构成,致力于维护自由派观念和政策的至高无上性)相抗衡的替代机构,为保守派政策精英们追求事业成功提供了平台。当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参加总统竞选时,成百上千的专家在其身后为他出谋划策。

最令罗纳德·里根的反对者感到困惑的就是他那无视事实的态度,尤其是他几乎很少为不实的言论(都有案可查)付出政治代价。里根在演讲中出的洋相和错误令记者及其民主党对手瞠目结舌,对此记者都如实地进行了报道。而民主党中的反里根人士却没有因为连篇累牍地指摘而获得政治上的加分。


知识和权力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结合才能使得公民更有效、更全面得参与政治生活呢?从本书的讲述中,专家团的意见常常晦涩难懂且容易误导公民。“复杂的智库网络、社会科学的研究生项目、慈善基金会、民间组织、政府研究机构和政治咨询安排”好似并没有提供有建设性的意见,不过,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P.S. 本书的译者足足有13位,期待多么流畅译文的心思最好早点打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思想的掮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