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碎片

juaner卷耳

仅仅是火光这两个字,脱口而出便能感受到它的热烈。我循着火光而来,因为它的热烈,因为人身体中最真挚的部分化身成了明亮的火光。我循着火光而来,落寞到靠着那明晃晃的、忽大忽小的灵魂之光所指引,除此之外,皆是黑暗。 还未翻开书时,我便爱极了这个书名。原因如上。读完第一个故事《动物形状的烟火》后,忽然想到了理查德.耶茨的《十一种孤独》:一群在各自生活中无法融入生活的人,他们是转校生,是退伍军官,是被隔离的病患的家属,是自傲的写作者,是我们生活中的他或她。但是等我将本书读完之后,发现悦然笔下“孤独的人”是十分个性的,他们从未想过融入什么之中,他们想要的就是做到想做的事或者达到某种默认的归属,他们也是我们生活中的他或她。比如《家》中的小菊,《大乔小乔》中的许妍,《浒苔》中一心向死的女生。他们有的想与过去脱离,营造新的生活方式;有的不甘屈居与荒诞制度之下过着毫无权利的生活;有的却心甘走上死亡但却又有着自己对于死亡的执念(死亡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单纯把这本书当成现在浮躁的图书市场中较为“好看”的哀痛沉吟、自我陶醉的心灵鸡汤来看,那我只能说这未免有些愚蠢了。 很有意思的是,几篇小说中多次提到了英国女性...

显示全文

仅仅是火光这两个字,脱口而出便能感受到它的热烈。我循着火光而来,因为它的热烈,因为人身体中最真挚的部分化身成了明亮的火光。我循着火光而来,落寞到靠着那明晃晃的、忽大忽小的灵魂之光所指引,除此之外,皆是黑暗。 还未翻开书时,我便爱极了这个书名。原因如上。读完第一个故事《动物形状的烟火》后,忽然想到了理查德.耶茨的《十一种孤独》:一群在各自生活中无法融入生活的人,他们是转校生,是退伍军官,是被隔离的病患的家属,是自傲的写作者,是我们生活中的他或她。但是等我将本书读完之后,发现悦然笔下“孤独的人”是十分个性的,他们从未想过融入什么之中,他们想要的就是做到想做的事或者达到某种默认的归属,他们也是我们生活中的他或她。比如《家》中的小菊,《大乔小乔》中的许妍,《浒苔》中一心向死的女生。他们有的想与过去脱离,营造新的生活方式;有的不甘屈居与荒诞制度之下过着毫无权利的生活;有的却心甘走上死亡但却又有着自己对于死亡的执念(死亡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单纯把这本书当成现在浮躁的图书市场中较为“好看”的哀痛沉吟、自我陶醉的心灵鸡汤来看,那我只能说这未免有些愚蠢了。 很有意思的是,几篇小说中多次提到了英国女性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悦然的女性主义被她完美的砸开揉碎到了一些篇章中,我想正是因为她处理得当,才让乔其纱、璐璐等女性角色显得鲜活可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身边的某某,甚至让我联想到玛丽.麦卡锡的小说《她们》中的几位女性角色:她们张扬,学识渊博,生活个性,却依旧没能在生活中摸索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唯有扼腕叹息。)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家》那篇,整个故事的构思极其巧妙:清洁工小菊在定期打扫的房子里目睹女主人的出走,与此同时,房子的男主人也在同一天出走。他们从生活中各自出走,没有向彼此打一声招呼。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菊从最开始的认为他们只是出差而已到后来断定了这是两场发生在同一时间的出走事件。她一边惆怅着自己无法获得房子主人所给的报酬,另一边又在兴奋地享受着独占房子的乐趣。她在房子里喂猫、洗澡、读《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她在房子里完成了思想与思想的一次一次碰撞。巧妙地迎合了《一件属于自己的房间》,却又同时反向诠释了“家”这个模糊概念。 有人说,“孤独”是“爱”的反义词。我还蛮叹服悦然将爱与孤独写得那么诗意的,这种诗意好像就在你的手旁脚边,是你不经意的一瞥或是下意识的小动作,是你的自私、贪婪、可爱、明亮……她将这种诗意安放在稳妥行进的生活过程中,浓烈的心理活动即是惊喜。正如书名(亦是《我循着火光而来》一篇中,蒋原对周沫所说的话)一般,热烈与静谧的诡异交织。在安稳的笔触之下,性与爱、死亡与堕落等最触动人心的东西显得极其自然。 几乎每一篇都值得一读再读,如果你喜欢“鬼鬼怪怪的脑洞”,《怪阿姨》和《浒苔》和让你有无限惊喜;如果你对“现实与主义”饶有兴致,《大乔小乔》和《家》可供你欣赏;《沼泽》和《嫁衣》中大概能让你联想到身边的某某女性朋友。 最后,感谢作者带给我的阅读享受。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我循着火光而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循着火光而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