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爱上一座城
2017-10-02 20:30:00
一直觉得毛姆是一个神奇的作家,但是我一直以来还是没有好好了解他。毛姆或许是久负盛名的,至少在那个时代还是受到很多的称赞《月亮与六便士》也是一本很有名的书,但是它和我之前想的玩全不一样。我以为的是一个童话一样的故事,是王子一样孤僻的孩子在一哄而散中抬头仰望的孤寂,有些清冷的感觉。
       可是一遍小说看下来,我还是不懂毛姆真实想要传递的。如果小说真的就是那么肤浅的艺术创作和现实的矛盾就觉得有那么点肤浅,按照译者虽说的文末最后一段“有句《圣经》上的话来到我的嘴边,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知道神职人员认为俗人侵犯他们的领地是有点亵渎上帝的。我的叔叔做过二十七年的教区牧师,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往往会说,魔鬼总是随心所欲地引用经文。他记得从前一个先令就可以买到十三只上等的牡蛎。”译者以为那句没有说出口的经文是“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作者写小说可能真的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在书中很多的地方,作者都批判了当代人对于其文学的不解其实也可以是看作是作者内心的表达。可是作者也不是一自己为原型,作者必然有表达那样的含义在,但是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表达。
...
显示全文
一直觉得毛姆是一个神奇的作家,但是我一直以来还是没有好好了解他。毛姆或许是久负盛名的,至少在那个时代还是受到很多的称赞《月亮与六便士》也是一本很有名的书,但是它和我之前想的玩全不一样。我以为的是一个童话一样的故事,是王子一样孤僻的孩子在一哄而散中抬头仰望的孤寂,有些清冷的感觉。
       可是一遍小说看下来,我还是不懂毛姆真实想要传递的。如果小说真的就是那么肤浅的艺术创作和现实的矛盾就觉得有那么点肤浅,按照译者虽说的文末最后一段“有句《圣经》上的话来到我的嘴边,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知道神职人员认为俗人侵犯他们的领地是有点亵渎上帝的。我的叔叔做过二十七年的教区牧师,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往往会说,魔鬼总是随心所欲地引用经文。他记得从前一个先令就可以买到十三只上等的牡蛎。”译者以为那句没有说出口的经文是“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作者写小说可能真的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在书中很多的地方,作者都批判了当代人对于其文学的不解其实也可以是看作是作者内心的表达。可是作者也不是一自己为原型,作者必然有表达那样的含义在,但是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表达。
         按照译者的理解也有很多的意味在其中,艺术和现实的冲突也有那么点现实的意味。抛却主题之外,在人物上,我们应该怎们样看待斯特里克兰这个人。他的不修边幅难道就是恃才放旷可以解释的吗?为什么追求艺术就是可待人不礼貌,还是说无论今人还是古人,我们都是浊人。艺术者固然可以待人和善,可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不适合他的生存,他想温柔待人,但是发现大家全都不过蝇营狗苟,肮脏不堪。为什么要遮掩自己的内心,假装自己的高洁。自命清高又沉浸于自己的自以为是的高尚之中,就是一切灾难的源头。
           就好像说,那个放弃了高官厚禄的医生,追求的是某个脏乱的船洞里刚够温饱的生活。“难道做自己最想要做的事,生活让你感到舒服的环境里,让你的内心得到安宁是糟践自己吗?难道年收入上万英镑的外科医生、取得如花美眷就算是成功吗?”也似乎没有答案,“我想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你以为你应该对于社会做出什么贡献,应该对自己什么要求”,但是似乎也有答案,“我说的伟大并不是那种官运亨通的政客或者战功赫赫的军人所能得到的,那些人的光环来自于他们的职位,而非自身的本事,等到时过境迁,他们就会变得微不足道”。
             可是作者这样的话让我感觉到害怕。是的,我觉得做一个这样的年入百万的医生不一定开心,可是谁都有谁的不幸啊。还是看人吗?清贫一点也要开心一点的老教授们。如果这样,我可以理解。
            ps:小说的语言总是很有味道,也夹杂了作者的很多的看法。但是其可以接受程度和我们应该怎么阅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