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四世同堂 9.3分

国难下的人性

南之芣苡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北平有个毫不起眼的小胡同,它形如葫芦,人称“小羊圈”。日本人的到来,几乎使“小羊圈”里所有的住户经受了家破人亡般的遭遇。在北平沦陷后的畸形世态下,中国人,同根不同心。战火硝烟里,中国人的人性一览无遗。 一,以祁老太爷为代表的“懦弱的忍者”。 祁老太爷什么都不怕,只怕庆不了八十大寿。已到四世同堂的耄耋之年,战争对他而言,早已司空见惯。即使炮弹在空中飞,兵在街上乱跑,他也只不过关上大门,再用装满石头的破缸顶上,一家老小借助早预备好的三个月的粮食和咸菜消灾避难。他是一个遵纪守法本本分分的普通小老百姓。他也不知道战争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不懂什么北平沦陷不沦陷的,也不是很关心什么国土的丢失。他只知道那些说着一腔怪话的日本鬼子的到来,给他的生活造成了不便——孙儿媳妇没法上街买菜了,他没法背着他的小重孙去街上闲逛买糖人了,甚至于后来家里差点揭不开锅了。他甚至对小孙子不辞而别偷偷去参军的事大发雷霆。国家对他而言,是一个庞大却又虚渺的概念。他不懂什么爱国。他只求一家人吃饱穿暖,至于谁统治都无所谓。 小羊圈里像祁老太爷这样的,还有马寡妇,一个和...

显示全文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北平有个毫不起眼的小胡同,它形如葫芦,人称“小羊圈”。日本人的到来,几乎使“小羊圈”里所有的住户经受了家破人亡般的遭遇。在北平沦陷后的畸形世态下,中国人,同根不同心。战火硝烟里,中国人的人性一览无遗。 一,以祁老太爷为代表的“懦弱的忍者”。 祁老太爷什么都不怕,只怕庆不了八十大寿。已到四世同堂的耄耋之年,战争对他而言,早已司空见惯。即使炮弹在空中飞,兵在街上乱跑,他也只不过关上大门,再用装满石头的破缸顶上,一家老小借助早预备好的三个月的粮食和咸菜消灾避难。他是一个遵纪守法本本分分的普通小老百姓。他也不知道战争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不懂什么北平沦陷不沦陷的,也不是很关心什么国土的丢失。他只知道那些说着一腔怪话的日本鬼子的到来,给他的生活造成了不便——孙儿媳妇没法上街买菜了,他没法背着他的小重孙去街上闲逛买糖人了,甚至于后来家里差点揭不开锅了。他甚至对小孙子不辞而别偷偷去参军的事大发雷霆。国家对他而言,是一个庞大却又虚渺的概念。他不懂什么爱国。他只求一家人吃饱穿暖,至于谁统治都无所谓。 小羊圈里像祁老太爷这样的,还有马寡妇,一个和孙子程长顺相依为命的老太太,她才不管什么抗日,她坚决反对孙子去参军,只希望早点抱上个胖孙子。 他们是当时大部分中国人民的缩影。战况紧急,国难空前,中国人民确实很惊慌,而让他们慌乱的却不是丧权辱国,而是战争带给他们的不便,带给他们的流离失所、亲人的生离死别。战争在他们心里意味着饥饿、杀戮与死亡,所以他们厌恶战争,憎恨日本人。但完全上升不到爱国的层面。因为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那个小家,关心的只是自己屋檐下的几个亲人。在他们心里,国家太大了,他们可管不了;上亿的中华同胞,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只要自己一家子安然度日,谁掌控这个国家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不是罪大恶极的坏人,只不过是具有小生产阶级的狭隘眼光的小老百姓,自始至终遵循着中华民族古老的美德——忍。而这种“忍”,让他们一开始就不懂得什么是反抗,也没想过反抗,只知道日本人明晃晃的刺刀会戳穿胸膛,让他们有去无回。这种“忍”,是国难下的袖手旁观,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是一种懦弱的妥协,将国民劣根性彰显得淋漓尽致。这是当时大多数中国人的写照,把家事和国事分得如此之清,他们心里有“家”,然而不见得有“国”。 二,以钱默吟,祁瑞全为代表的“觉醒的反抗者”。 钱默吟是全书里的核心爱国人物。日本人迫害了他全家后,这个昔日温和儒雅只懂吟诗作画的文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极具爱国情怀的地下党员,一心策划抵抗日本鬼子。祁瑞全作为一名热血洋溢的青年,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逃出北平参加抗战。这样的觉醒人物也不少,比如,冠招弟,虽然生长在一个汉奸走狗家庭,却是出淤泥而不染,背着父母逃离家庭献身革命。 祁瑞宣,李四爷等一些胡同里的其他人,他们心里是有“国”的,只不过他们心里也有“家”。只不过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们在乎国家危亡的同时,也放不下手里的责任,不可能丢下一家老下不顾一切地投身革命。虽然无法做到钱默吟、祁瑞全那样,但他们始终保持清醒,力所能及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在人人自危又人人唯自保的年代,他们都是注入危在旦夕的中国的一股新鲜血液,是风雨里飘摇的中华民族的希望,正是他们发起勇敢的反抗,死命地将血淋淋的中国从虎口里拉出来,才有了我们解放而自由的今日。当时的中国,如果多一点这样的觉醒者,历史的进程是否又有所改变呢? 三,以冠晓荷一家为代表的“恬不知耻的卖国者”。 冠晓荷一家,除大女儿冠招弟以外,在小羊圈以汉奸闻名。冠晓荷生性懦弱无能,而偏又贪财爱利。在得知日本鬼子进入北平后的第一时间,他既没想过存粮储菜关门避难,也没想过奋起反抗。他反而无比兴奋,觉得属于他冠家的时代就要来临了,他激动地和妻子谋划着如何巴结结交日本人。与之沆瀣一气的还有走狗蓝东阳、祁家二少爷夫妇。他们无比地崇拜日本人,认为日本人的到来会让他们咸鱼翻身,不惜趴在地上跪舔着日本人,恨不得把日本人当天王老子一样供奉起来。靠着卖国求个一官半职后,他们就不再把中国同胞放在眼里了,甚至联合日本人欺压迫害自己的邻居们。然而,最终他们还是没有逃出日本人的魔爪,死于非命。 在战争年代,如果说那些懦弱的国民让人揪心,这些卖国求荣的汉奸更让人发指。在乱世里,他们唯一想到的是通过帮助敌人压榨自己的同胞趁机捞点油水,中饱私囊,苟且偷生。羞耻感、荣辱观,爱国情早已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他们的存在,如蛀虫一般,帮敌人大口大口地啃噬着中华民族;如杂乱交错的水草,死死地拖住中国的后腿。没有觉醒,只有沉沦。 日本侵华期间,北平胡同“小羊圈”里几户人家经历了不同的荣辱沉沦,悲惨遭遇。我不禁想到,如果仅仅一个小的不起眼的胡同就是如此,那整个北平呢?整个中国呢?侵略者的铁蹄蹂躏着中华大地时,上亿的中国同胞生活在水生火热里。但与此同时,战乱又是最好的人性检测器,有的冷漠,有的觉醒,有的沉沦。巴尔扎克曾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如今回头再看当年历史,但愿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能够有新的觉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四世同堂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世同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