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而不得是为无能为力

来苏水

这篇文章在众多穿越文中可以说是算得上一股清流了。当年是通过别人的推荐才看的。的确非常压抑。后来忘的也差不多了,机缘巧合,得以重温。如今回头再看有点毁呀,也许还不如让它做着印象中的白月光…… 艾悯就像是这篇黑暗的文章中唯一那一抹明亮色彩,也难怪皇帝会喜欢。男主视角确实是一大亮点,但确实也是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他的无助,无能,自私,阴暗的一面都展现出来了,让人又恨又怜。明明知道抓不住,却还是用手段去抓取。也许他也就只是个没有成熟的小孩子,面对父亲去世,自己要继承大统,却又有母后的严加干涉,所以才会如此迷恋那年掌心的温度。疏远伯方,怀疑母后…也许可以说是有点扭曲了…抑或大抵正如文中常出现的那一词"无能为力"一般,他也不能做什么,即使是看到史书中的自己是"眼神空洞目光呆滞"【这……】,也好似已经放弃了挣扎,他也觉得,他是在一步步走向那个他。

"很小的时候,我曾经有过理想,但因为成了皇帝,我现在连基本的星图都已经淡忘。我也曾经以为找个人和我一起依靠,我的人生就能圆满,可是我终于未能得到我所爱。我有过抱负,但是现在已经惨淡收场了,也因此知道了以后要如...

显示全文

这篇文章在众多穿越文中可以说是算得上一股清流了。当年是通过别人的推荐才看的。的确非常压抑。后来忘的也差不多了,机缘巧合,得以重温。如今回头再看有点毁呀,也许还不如让它做着印象中的白月光…… 艾悯就像是这篇黑暗的文章中唯一那一抹明亮色彩,也难怪皇帝会喜欢。男主视角确实是一大亮点,但确实也是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他的无助,无能,自私,阴暗的一面都展现出来了,让人又恨又怜。明明知道抓不住,却还是用手段去抓取。也许他也就只是个没有成熟的小孩子,面对父亲去世,自己要继承大统,却又有母后的严加干涉,所以才会如此迷恋那年掌心的温度。疏远伯方,怀疑母后…也许可以说是有点扭曲了…抑或大抵正如文中常出现的那一词"无能为力"一般,他也不能做什么,即使是看到史书中的自己是"眼神空洞目光呆滞"【这……】,也好似已经放弃了挣扎,他也觉得,他是在一步步走向那个他。

"很小的时候,我曾经有过理想,但因为成了皇帝,我现在连基本的星图都已经淡忘。我也曾经以为找个人和我一起依靠,我的人生就能圆满,可是我终于未能得到我所爱。我有过抱负,但是现在已经惨淡收场了,也因此知道了以后要如何做个好皇帝。

从当年的无知孩童,到现在知道如何运用手腕,如何漠视理想,如何对人生妥协。这一场蜕变,不是不疼痛。"

借他之口说出皇帝的无能为力。 女主的出现的确也只是一个巧合,她懂得。懂得皇帝的孤独,懂得一个小孩的无助,对于她初初遇到的那个小弟弟,她是有怜惜的吧。她亦懂得赵从湛的身不由己,而她选择了赵从湛,也许因为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反观赵从湛,虽然为人拘谨甚至有些胆怯,遇到太后皇上这样的惶恐卑微,焉知不是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她想要的江南水乡生活,养花匠生活,大抵也唯有这一人可以给。然而他们被阻拦了。他最后的赴死,大抵也是一次勇敢面对皇家的斗争,不愿被摆布,不愿命运随便被左右。 如果从女主的视角来看,那皇帝的确是个强取豪夺不择手段的人啊,这样的人,对她的确有爱,但这爱未必是她所求。这份爱过于拘束,过于沉重,过于虚妄。喜欢上才有鬼。 后文过于沉重,唯一的亮色都被抹去后,还剩什么呢?只有黑暗。皇帝本人似乎是在自虐,热脸贴冷屁股,贴着贴着快热了却又因为当年的小秘密冷了。以及神烦拿孩子说事的,不过大概也是太恨了。都不想和那人有什么关系了。

结尾却是很打动我的。有种"不似少年时"的时光沧桑之感。

皇后拿一管玉笛给我看,说:“今日内局重新将流失宫外的御物点检,从宗室中呈回了这个,据说是先帝赐给十几年前去世的麓州侯世子赵从湛的,如今依例收归大内了,我倒是很喜欢,就拿过来了,这玉笛音色真好。”

我看她手里握着的那管紫玉笛,慢慢说:“当年从湛的笛子,吹得极好。”

如果没有那一曲醉花阴,没有我在外面空望的恐惧,如果没有樊楼那纵身一跃,他,她,还有我,一定会很不一样。至少,有两个人幸福,虽然不是我。

但又能怎么样呢?即使能到过去,一切重来,也恐怕我们还是会一样。何况我们都再来不及重新活一次。

皇后问:“据说皇上当年也喜欢笛子?”我把玉笛接过来,慢慢抚摩良久,不知为何,举笛吹了那曲醉花阴。当年隔着花窗听的这一曲笛,现在自我口中幽咽。

半世年华,如今都成一生回忆。

仅此,胡乱三言两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宫中记:北落师门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