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集中营到红色政权

K-D-637
如果让我列一个书单,今年的年度好书里一定会包括伊凡·克里玛的《我的疯狂世纪》。克里玛和昆德拉及哈维尔并成为捷克斯洛伐克文学的三驾马车,可在中国的名声却远不如后二位响亮。或许是从未离开过本土写作的缘故,克里玛可能更关注的是捷克本民族的故事,以及其中所反映的民族希望与伤痛。这大概使得其作品被忽略了。但一旦看了他的文字,尤其是这本自传性质的回忆录之后,人们大概会深深喜欢上这个民族性极强的作家。他身上有典型的知识分子气质。不服从于现政权,反抗,并给人以独立、自由之启迪。

       作为一个经历了二战,在共产党国家里成长起来的犹太人,其多重身份注定使克里玛的一生成为传奇。作为犹太人,小克里玛亲历了从自由受限到佩戴犹太臂章,再到在不同集中营之间来回迁徙的少年时代。他眼见朋友们、亲戚们一个个在纳粹的集中营中死去。要么疾病缠身病死,要么难逃被屠杀的命运。或许是因为克里玛爸爸可以帮助纳粹维护集中营中的电力供应,克里玛奇迹般的从集中营中生还。满心希望准备投入新国家建设的他,想不到二战后的祖国竟成了另一番模样。

       捷克被...
显示全文
如果让我列一个书单,今年的年度好书里一定会包括伊凡·克里玛的《我的疯狂世纪》。克里玛和昆德拉及哈维尔并成为捷克斯洛伐克文学的三驾马车,可在中国的名声却远不如后二位响亮。或许是从未离开过本土写作的缘故,克里玛可能更关注的是捷克本民族的故事,以及其中所反映的民族希望与伤痛。这大概使得其作品被忽略了。但一旦看了他的文字,尤其是这本自传性质的回忆录之后,人们大概会深深喜欢上这个民族性极强的作家。他身上有典型的知识分子气质。不服从于现政权,反抗,并给人以独立、自由之启迪。

       作为一个经历了二战,在共产党国家里成长起来的犹太人,其多重身份注定使克里玛的一生成为传奇。作为犹太人,小克里玛亲历了从自由受限到佩戴犹太臂章,再到在不同集中营之间来回迁徙的少年时代。他眼见朋友们、亲戚们一个个在纳粹的集中营中死去。要么疾病缠身病死,要么难逃被屠杀的命运。或许是因为克里玛爸爸可以帮助纳粹维护集中营中的电力供应,克里玛奇迹般的从集中营中生还。满心希望准备投入新国家建设的他,想不到二战后的祖国竟成了另一番模样。

       捷克被苏联控制,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工厂被收归国有,工人阶级也可以造反夺权。人们以救世主的心态看着斯大林和他背后的国家。凡是反对最高领袖的言论都被禁止。秘密警察重新回来了,只不过从属于纳粹变成了属于红色政权。威权政治重新被建立。随之而来的是政权更迭中可怜的牺牲品。政府前官员不停被抓,被杀,克里玛的妈妈甚至感慨,看不出新政权和旧国家的区别。

       等到克里玛长大,已经成为中共党员的他却开始反思在党的宣传和纪律掩盖下的真实生活到底如何。他去做纪实文学,发现青年志愿者的生活和此前的宣传完全两样。他去帮工,却发现人们只是在耗费自己的青春,工人领导阶级们都在混日子。他回到学校,却不愿再过被指定的生活。他研究起批评极权政府的文学家,即便他的作品已经在捷克消失。他成为了一个作家群体中的一员,开始反抗性写作。而这群作家则在全国作家会议上做出了完全与中央意见相悖的讨论。

       克里玛的故事于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尤其是对于曾在极权下生活过的人而言。共产党国家的经历如此类似,同样的历史只是在不同的国家上演而已。这令人惊讶。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都经历大抵一致的路线。高压、集权、限制言论、服从苏联。秘密警察聚集,人人自危。而为什么即便大体一致,欧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内却大都有着一群反抗的独立力量。不与现有政权同流合污,甚至敢于表达和中央不一致的观点。即其总是有一个敢于发声的群体,而政权似乎也有底线,并不会对其赶尽杀绝。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疯狂世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疯狂世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