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红丝 赛红丝 评价人数不足

两诗做就牵红线,金堂玉马才相迎

纵浮休

梗概:

某县秀才宋古玉文采风流,娶当地皮监生女皮氏为妻,宋古玉少年文采风流,颇以名士自居,不甚看得上自家妻弟皮象。某日宋古玉会同七八文友游春赋诗,行到妻弟家外,入内求笔墨作诗,皮象以为众书生前来蹭吃喝,着家人推脱外出未归,后见宋古玉坐等不走,只好假说酒醉未醒,不便相见,宋古玉大怒,斥责皮氏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皮象内中听到谩骂,大是不忿,适逢恶吏屠大在内与之饮酒,听闻此事,贪图皮象家资,献一恶计,撺掇皮象出银三百两,屠大居中寻觅三名盗贼死囚诬告宋古玉为盗首,县通判刚愎自用,缉拿宋生,文弱书生吃刑不过屈打成招,原意判决,然诸生不平,辩论公堂,通判未能定罪,暂行收押。宋古玉家中清贫,只有妻皮氏,子女宋采宋箩三人,为给宋生送饭,典当家资终难为继,子宋采无奈行往郎舅皮象处借贷,然皮象唯欲除宋生而后快,当街打骂外甥,亲情决断乃至于斯。后遇屠大,言及此事,屠大再献恶计,令皮象再出三百两,其以一百两疏通禁子,欲狱中谋害宋书生,恰新任蔺知府上任,梦见冤狱,连夜提审,正遇禁子行凶败露,当庭拿下,禁子供出屠大,屠大供出皮象,真相大白,宋生无罪释放。

宋古玉归家,见门庭凋敝,四壁...

显示全文

梗概:

某县秀才宋古玉文采风流,娶当地皮监生女皮氏为妻,宋古玉少年文采风流,颇以名士自居,不甚看得上自家妻弟皮象。某日宋古玉会同七八文友游春赋诗,行到妻弟家外,入内求笔墨作诗,皮象以为众书生前来蹭吃喝,着家人推脱外出未归,后见宋古玉坐等不走,只好假说酒醉未醒,不便相见,宋古玉大怒,斥责皮氏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皮象内中听到谩骂,大是不忿,适逢恶吏屠大在内与之饮酒,听闻此事,贪图皮象家资,献一恶计,撺掇皮象出银三百两,屠大居中寻觅三名盗贼死囚诬告宋古玉为盗首,县通判刚愎自用,缉拿宋生,文弱书生吃刑不过屈打成招,原意判决,然诸生不平,辩论公堂,通判未能定罪,暂行收押。宋古玉家中清贫,只有妻皮氏,子女宋采宋箩三人,为给宋生送饭,典当家资终难为继,子宋采无奈行往郎舅皮象处借贷,然皮象唯欲除宋生而后快,当街打骂外甥,亲情决断乃至于斯。后遇屠大,言及此事,屠大再献恶计,令皮象再出三百两,其以一百两疏通禁子,欲狱中谋害宋书生,恰新任蔺知府上任,梦见冤狱,连夜提审,正遇禁子行凶败露,当庭拿下,禁子供出屠大,屠大供出皮象,真相大白,宋生无罪释放。

宋古玉归家,见门庭凋敝,四壁徒然,想起前不久姐夫汝南知府贺秉正邀其前往汝南为好友裴给事子裴松为馆事,当时婉拒,此时便变卖家资,携妻儿投奔姐夫。且说贺知府朝中好友裴给事因得罪权宦罢黜在家,育有子女裴松裴枝,裴给事因病早逝托付贺知府代为管教,贺知府欲延请妻弟宋古玉前来教导,然宋书生一开始婉拒,此便为上文所述故事。宋生延请不得,贺知府寻觅胡学道荐名师,胡学道贪财找了庸士常书生,宋采自小聪颖熟读四书五经,常书生所学不精经义不明,常请当地书生白孝先代为吟诗作对,终有一日为贺知府写寿文一事抄写他人之作事迹败露,羞惭辞去。此时恰逢宋书生奔投贺知府处,不胜欢喜,补了常书生馆学之位,宋书生饱学经义诗词俱佳,正是名师,兼之宋采与裴松年龄相仿,遂一起求学于宋古玉,宋裴贺三家俱乐意。

宋氏子女清秀儒雅,裴氏子女谦谦有礼,贺知府挂念旧友托付之情,又见两家子女实是般配,遂欲牵得红线,又不知双方心意,于是开了个家长会,出题《咏红线》,两对子女诗寄情愫,曲含衷肠,父母又有意,终结尾秦晋之好,当下一线红绳,四首诗句,约为婚事,他日金堂玉马,前来迎亲。

是年及逢科举,宋古玉携子回乡赶考,乡试高中,遂举家迁回,约定婚事照旧,此时裴家远亲投靠裴夫人,亲戚家女儿嫁了邻县知县。此时之前被辞馆师常先生记怨旧时被辱之事,行挑拨离间之事,伙同白孝先写诗讥讽裴女嫁县令,贴诗于宋家门上,而后见宋书生赴京高中,遂假冒宋书生写悔婚信寄到裴家,于是两家互生嫌隙,裴松宋采听得此时信以为真欲相互悔婚,宋箩裴芝皆觉事有蹊跷,让各自兄长安心读书科举,到时事情自然水落石出,宋采裴松各自不忿发奋读书,最终同年高中,此中几年贺知府几经升迁,同年正调回京城,遂联络两家问婚姻之事,两家各执一词,贺知府着手调查,查实中间有人作梗,两家误会即解,重归于好,才子佳人结为秦晋,常、白书生,难逃刑罚。

小说是典型的明清才子佳人类型小说:

观全文,具体年代模糊,通篇也无任何历史事件作为节点,所以发生在明清任何时候皆可;

观人物,具体性格模糊,只是突出书生才子纵情诗文,视金货为俗物,市井民吏,凶顽不化,佳人深居闺阁,聪慧识人,如此这些类型化的人格;

观情节,看似多为市井之事,且宋书生骂妻弟,屠大献恶计,咏红线明志,两家人受谗言这些剧情看似合情合理,但起承转合关键点上依然是传奇小说的特点,如蔺知府梦到冤案,如贺知府升迁少监,如裴芝宋箩皆劝兄长安心读书无想其他,还如常书生何以得之两家人的具体状况,这些事情的起承转合之处多悖常理;

所以,就算故事情节再市井,这依然是传奇小说,浪漫小说,才子佳人的类型小说。

赛红线有趣之处在于,其传达出了这样几个当时人喜欢的,也是当时做书者相信的几个原则:

1、君子不言利,小人才言利。君子不言利,终因道获救,小人言利,终因利反目。宋书生入狱,众学子陈情,蔺知府断案,两门三翰林就是明证,小人之处,屠大贪财,皮象嗔怒,禁子手软,常书生怨恨,白孝先反目都是明证,写君子处无一处有财货,写小人处,无一处无金银。

2、才子佳人,事多磨难,终成眷属。此处亦有才子佳人的金钱观,诗书相和即可做下婚约,然玉堂金马方的亲迎,须知,诗书相和考教子女品性,金堂玉马却是他日成就,古人以科举出身求官为正道,求官则自有金银,所以才子佳人不言金银,实际上要的是中举做官,而这其中又把读圣贤书——中科举——做官——迎娶佳人四者的正义性联系在了一起,四者便是孔仲尼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孔仲尼处四者的一惯性在于士大夫的自我要求,而千年以来,这四者逐渐变成了外在的一致性,才子佳人小说也不免如此,所以类型小说的故事性在此,而内在却是松散的。

最后再论此书小小十六回的感受,文笔相对同时代是好的,故事也畅通,不少叙述地方落入作者书生的窠臼,太过文雅,不免诘屈,每章文首的词极好,市井烟火味浓,文中诗词次之,稍不应实景,但红线诗做的极好,诗分男女,足见作者功底,宋采裴松做,则多咏叹,裴芝宋箩两女做,则多色彩,鲜艳可人,男女视角之不同,足见一般。小说单以写作水平而论,克列明清小说之中上品。

便摘第五回《常先生明扯阔背地求人》章首《一剪梅》于君观之:

道山学海本高深

但负文名

未识文心

今虽绛帐俨然临

未免牛裾而马襟

叩之木铎悄无音

他如我觅

我便他寻

移花接得木成林

假假真真总是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赛红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