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沉浮

钟灵天辅
看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才知道,原来机会每个年代都有,但永远留给那些有远见有眼光有胆识的有志之士。以前总想着要是倒退个十年二十我们介入地产业,介入股票,介入那些前景不可估量的行业,那现在我们怎么也达到中产阶级了,可看这三十年的历史才知道,也许事情并非这么简单,除了有点运气外,依然要付出不比现在创业所要少付出的努力,我们看到马云,史玉柱,唐骏等一大批人才在商场上创造的奇迹,却不曾看见更大一批人才在商场沉浮中沦陷。
       (看书的时候是有点感想就记录下来,把这些片段集合如下。)


       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跟这个伟大的时代紧紧相连,而作为一个商人,除了商人必备的能力,素质,你还要能摸清这个时代的脉搏,有远见的看清它的方向,方能活的长久,而要活得长久才是每个人所要追求的。
       太过自信,甚至有点狂妄的人一般都走不长远,而能至始至终自信到骨子里的人却可被视为另一种魅力,就如唐僧一路向西的信仰一样,成为众人前进的方向标,主心骨,这样的人马云算一个。


  &...
显示全文
看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才知道,原来机会每个年代都有,但永远留给那些有远见有眼光有胆识的有志之士。以前总想着要是倒退个十年二十我们介入地产业,介入股票,介入那些前景不可估量的行业,那现在我们怎么也达到中产阶级了,可看这三十年的历史才知道,也许事情并非这么简单,除了有点运气外,依然要付出不比现在创业所要少付出的努力,我们看到马云,史玉柱,唐骏等一大批人才在商场上创造的奇迹,却不曾看见更大一批人才在商场沉浮中沦陷。
       (看书的时候是有点感想就记录下来,把这些片段集合如下。)


       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跟这个伟大的时代紧紧相连,而作为一个商人,除了商人必备的能力,素质,你还要能摸清这个时代的脉搏,有远见的看清它的方向,方能活的长久,而要活得长久才是每个人所要追求的。
       太过自信,甚至有点狂妄的人一般都走不长远,而能至始至终自信到骨子里的人却可被视为另一种魅力,就如唐僧一路向西的信仰一样,成为众人前进的方向标,主心骨,这样的人马云算一个。


      用一些宏大的目标,计划项目来达到融资目的,而把这一手段用到极致的要数当年用“罐头换飞机”的牟其中了。
      他夸张炫目的发布自己一个又一个让人膛目结舌的观点,吸引大众的目光,比如要在北京或者上海建一个118层高的大厦,要将喜马拉雅山炸出一个口子,将干旱的中国西北地区变成降雨区,等等奇思妙想,又很难达到的计划,说白了就是想空手套白狼,达到融资的目的。
      而一旦被追问项目如何还没有开始,自然的回答是钱不够,资源不足等等千千万万的理由,想想也是自然,这样庞大的项目哪有这么容易完成呢?
       大众希望有一个带头人的存在,希望帮助这样有想法有威望的带头人达成目的,就像大众需要英雄的存在,并希望他们永远英雄下去一样,可一旦一个人这样的手段用的太过频繁,时间久了,再傻的看客也能分辨出他是在吹牛皮,在恶作剧,而对公众失信的下场无疑是把自己推进了深渊。
       把这一手段用到极致的下场自然也不会多好过,在商场上横行猖狂了近七年的牟其中最后被描述成“上骗中央,下骗地方”天理不容的大骗子,并在59岁的年龄以“信用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


      在狂飙突进的多元化浪潮席卷下,企业家们似乎已经失去了认真、寂寞地做好一个产品的耐心。“我认为中国人有点急躁”在中国沿海考察的日本管理学者大前研有一点担忧地说“中国的机会太多,以至于中国的企业家很难专注于某个领域,并在该领域做出卓越的成绩。但专注是赚钱的唯一途径……进入一个行业,专业化,然后全球化,这才是赚钱的唯一途径”
      在改革开放,商海沉浮的三十年里,龙门陡开,江鲫飞跃,太多太多的传奇故事,当一批一批有志之士被创业的浪潮推上事业的巅峰,而面对鲜花掌声各种各样的荣誉而不头脑发热,能够稳住自己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继续走下去或者全身而退的没有几个。

     太多人陷入偶像的陷阱,乃至成疯成魔,从天空中璀璨的繁星中跌落凡间,待光芒褪尽,终被淡忘。期间除了命数的作祟,他们又能否反思自己的问题所在。

       萧山的鲁冠球则是屈指可数的一位。
       他从1969年创办萧山宁围农机厂,从最开始生产各种零部件到只做万向节,从门口挂着七八个厂牌到只剩下一块“萧山万向节长”,当这个觉悟很高的农民企业家决定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一个产品中时,大概早早就明白了专注的重要性。
       而当被成功荣誉包围的时候,他又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读书和学习上,并找大学教授辅导自己,让自己对企业管理,工厂的发展前途保持更清醒的认识。他不是对汽车配件以外的行业没有兴趣,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进入一个行业,只有专注才是赚钱的唯一途径。
       他把当时一个小作坊发展为中国第一个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提供零部件的OEM,一直到今天被誉为企业“常青树”。
       当被评进各种富豪榜时,他的企业涉猎范围依然是汽车零部件,而让他能够当之无愧的走到今天的无疑是专注的力量。

       又想到任何领域不都是如此吗?学医之路,修行之路如果想能有所成,有所悟,讲究的不就是一个专注吗?
       反思自己,总是不能专注的坚持做一件事,每天似乎都挺忙的,什么都干点,练练毛笔字,看看书,写写文字,高兴了涂涂画画,出去走走路(恍惚每天坚持的一万步呢?)很少能连续几个小时做同一件事,而且忘了已经做了几个小时(睡觉就不算了)。就连看电影电视剧似乎也总是缺乏兴趣。
       就连反思这件事都不能专注的去做,我好像常常反思自己,想想自己不专注,如何如何不对,却不对不对的就过去了,接下来也只是继续的不专注。为自己的敏顽不化汗颜。
       还又庆幸自己尚有自知之明,也正在专注的路上努力一试。
       如果说聪明才智运气是一个人能否做成一件事的要素,那么专注就是这件事能否长久深入做下去的根本。


      1994年国际电脑品牌猛烈冲击中国市场,加上人命币边值等等原因,国内品牌遭受重创,作为国内品牌的龙头,联想公司身陷重围,而在如何突围上公司的两大灵魂人物柳传志和倪光南产生重大分歧。这场平地而起的柳倪风波被认为是“市场派”与“技术派”的一次决斗。
       后来柳氏道路的“市场派”胜出,带着联想冲上一个新的成长高峰。但当企业逐渐壮大,与跨国公司在市场上正面竞争的时候,技术落后的现象便非常清晰的显现出来。
      看到这里时我就不明白两派为何非得斗得你死我活?难倒就没有折中的办法让这两派共存吗?不能一边开阔市场,一边研发技术吗?不管是市场派还是技术派不都是一个企业长期走下去的灵魂吗?
      想想如果当时倪氏的“技术派”胜出,或许在还没有研发出足以与跨国公司抵抗的前沿技术之前大概就已经在市场上被击垮,也或许就如卧薪尝胆一般,待到科技研发成功之时,一举翻身也未可知。

      就像一个中医你以为有了精湛的专业技术就能当个好中医吗?非也非也,面对各种各样的患者,还得有适当的江湖意识,市场宣传,如何跟患者沟通,如何让患者了解自己,如何了解患者,这些不光是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还要更好的保护自己。
      特别是自己干的医生,如何规避风险,不在看患者病情是否严重,自己是否救得了,而是患者是否刁钻偏激难缠,是否会成为以后医闹的可能。
       想想胡先生虽然如神仙般的救了成千上万的人,创造了这么多奇迹,如果能有点江湖意识,也不至于在监狱里度了大半辈子。但想来对进入高层次修行的胡先生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吃亏的也只是求医无门的患者还有我们这些想要跟其学习的小人物罢了。
      而有了江湖意识,却只是卖狗皮膏药,赶场子的打一处换一地,在现在信息发达的社会也很难长久的生存下去吧。
      市场派和技术派就像里和面,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原来政权对商业的霸道控制自古有之,政府过度干涉企业的运行,贪占企业的利益,电视剧里的江南织造局,还有陕西织布局最后都因为政府的贪婪导致无法经营。中国改革开放到1998年,因在政府的控股中,无法明了产权而导致衰败的企业又数不胜数,最让人扼腕叹息的就是健力宝了,李经纬的结局是时也,运也,命也,说到底也只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
      还有伊利的郑怀俊,在努力实现产权清晰的时候,最后却落得个侵吞国有资产,实在是有口难辩,欲哭无泪。
      还有中国汽车业的传奇人物仰融,最后也因为产权归属的问题上落得个赴美不归,完败谢幕。
      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而与政府直接对抗的后果,就是企业家的陨落和企业的日渐衰落。唇寒齿亡,对政府来说却也只是失去了进账的工具而已。
      就连鞠躬尽瘁的张瑞敏面对产权不明的海尔前途,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朱镕基总理最英雄的一点大概就是看到了这些,才能面对改革的艰难提出国退民进,让企业产权量化,国家退出掌控。只此一点就可以称他是对于中国经济推进是继邓小平之后的又一巨大贡献者。


      作者似乎把这三十年的经济报浓缩到两本书里,一年一年的读下来,在这样跌宕起伏,神话般的叙述中不尽感慨万千。我们出生在这个辉煌的时代伴随着它的成长,却不一定了解它,我们看着一桩桩事件的发生,却不见得能纵观全局了解它背后的意义,我们看着一个个商家在商海中沉浮,也无权评判他们的过失荣誉。无论说他们是传奇,宠儿,牺牲品,还是被定义的失败者,成功者,他们都如繁星般在这个时代的大星空中争先闪烁,无不可谓先行者,佼佼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激荡三十年(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激荡三十年(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