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消亡,生活如何继续

我没有名字

首先,我没看过其他西部小说,所以也没法去比较。作为第一本西部小说,整个第二部分四个人的跋涉,征服,山谷屠杀,以及极限生存,还是很有画面感的,就像每一帧电影胶片,人物的心理和表情,周围的场景布设都一应俱全,读下去非常畅快,如果认真读,真的有4D电影效果。

看完第二部分,主体人物荒原归来,以为已经基本尘埃落定,但仍强迫自己看完剩余不多的第三部分,有始有终确实有所回报,这部分让整个小说超脱了草莽英雄征服荒野的俗套情节,让我不能在淋漓酣畅地读完后,扔掉它去吃个带劲的火锅。为什么?我没有完全想好,但我确实有意让自己忽略了一些疑问。

为什么冒着巨大风险,经验丰富的老猎人米勒执意要猎杀完整个野牛群,哪怕只剩不到5%的数量也不能放过,而成年安德鲁斯也能深刻理解到他的执着?米勒不是商人,安德鲁斯更不是。在安德鲁斯视角下的米勒,是男孩安德鲁斯学习的对象,他时常与自然融合在一起,有时候又凸显出来,他了解这片土地,而他又对这片土地的生灵毫无怜悯,他要猎杀完所有的野牛,哪怕他并不完全为了挣钱,因为这几百张牛皮价值已经无足轻重。作者的学生说,这里是人性残暴的一面, 这样说来,米勒融入自然只是为了征服自...

显示全文

首先,我没看过其他西部小说,所以也没法去比较。作为第一本西部小说,整个第二部分四个人的跋涉,征服,山谷屠杀,以及极限生存,还是很有画面感的,就像每一帧电影胶片,人物的心理和表情,周围的场景布设都一应俱全,读下去非常畅快,如果认真读,真的有4D电影效果。

看完第二部分,主体人物荒原归来,以为已经基本尘埃落定,但仍强迫自己看完剩余不多的第三部分,有始有终确实有所回报,这部分让整个小说超脱了草莽英雄征服荒野的俗套情节,让我不能在淋漓酣畅地读完后,扔掉它去吃个带劲的火锅。为什么?我没有完全想好,但我确实有意让自己忽略了一些疑问。

为什么冒着巨大风险,经验丰富的老猎人米勒执意要猎杀完整个野牛群,哪怕只剩不到5%的数量也不能放过,而成年安德鲁斯也能深刻理解到他的执着?米勒不是商人,安德鲁斯更不是。在安德鲁斯视角下的米勒,是男孩安德鲁斯学习的对象,他时常与自然融合在一起,有时候又凸显出来,他了解这片土地,而他又对这片土地的生灵毫无怜悯,他要猎杀完所有的野牛,哪怕他并不完全为了挣钱,因为这几百张牛皮价值已经无足轻重。作者的学生说,这里是人性残暴的一面, 这样说来,米勒融入自然只是为了征服自然。而回到屠夫十字镇,当米勒发现牛皮市场巨变,牛皮一文不值了,他陷入崩溃。米勒是自信的骄傲的,他希望高高地站在价值链顶端,但是价值链崩塌了,他也陷入癫狂,烧掉了商人的所有牛皮,绝尘而去。米勒并不贪婪,我理解的贪婪是一个人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竭尽所能地获取,这不是米勒,他是猎人不是商人。但牛皮的价值是支撑他自我价值认知的基础,否则就像他说的,他累死累活地在荒野猎杀野牛,是为了什么。

而对安德鲁斯为什么坚持来到旷野,并在这里完成自己的成长?他从一个稚嫩的学生,受爱默生的"超验主义"影响,最终在经历跋涉,生存极限,学习猎杀和剥皮,目睹施耐德溺亡后,仍然选择回到旷野。在第二部分前半部分,安德鲁斯更像人肉摄像机,记录下米勒如何带领他们找到野牛栖息的山谷,记录下花草树木,记录下旅途艰险,原以为是为了便于让我们这些宅人读者更容易带入,而当安德鲁斯看过一切后,再选择回到旷野,我瞬间明白,这真的是一场成年礼。哪怕最初让我了解到这本书的亚马逊,豆瓣和书尾部的各种评论都无一例外地开篇名义,直到读完最后一个字,我才意识到这场追寻的意义。他不只是人肉摄像机,他的感受超越了一个猎人,他追寻的不是这个身份,所以他看到的和猎人不一样,这只是他融入自然融入上帝造物的一种方式。当他回到屠夫十字镇,发现自己变得坚硬起来,脱离了以前的白嫩柔软,觉得这样的躯壳其实一直藏在他身体下面,仿佛找到自己的真实存在。他回到旷野,野牛皮不重要,野牛肉也不重要,女人不重要,只是心上的一颗痣,他要的是褪去一切,融入自然。当然我并不理解这背后的哲学,也不理解超验主义,所以这样的结局,恕我太俗,并不喜欢。

说来挺有意思,威廉的两部小说,斯通纳是一个土地出身的年轻人在学院追寻自己的理想,而屠夫十字镇是出身学院的年轻人向土地追寻自我。相比起来,我更喜欢斯通纳,一个平凡而微不足道的人物,在误解中,在不幸的感情中,寻找着自己的存在,坚持着,这样的追寻我更容易理解,也更有共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屠夫十字镇的更多书评

推荐屠夫十字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