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偶寄 闲情偶寄 8.5分

说人情物理 渉荒唐怪异

RiverCrab

艺术创作,如何出新?

李渔在《李笠翁曲话·戒荒唐》中道出两种理念及方法:一种是“说人情物理”,一种是“涉荒唐怪异”。

前者如“画狗马”,后者如“画鬼魅”。“画鬼魅易,画狗马难”。“鬼魅”,谁都没见过,画出来便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极富有新意;而画“狗马”则不然。“狗马为人所习见”,非但极难出新,而且“一笔稍乖”,就会被人“指谪”。所以,“画狗马”要想出新,要想立异,要想画出上乘之作,则需要慧眼、需要功力、需要点艺术家才气。因此,在李渔看来,舍“狗马”而求“鬼魅”,是艺术功力不足的表现,是文人的“藏拙之具”。

李渔为什么要反对“涉荒唐”、鄙薄“画鬼魅”呢?他认为用这种理念和方法创作出来的作品不能传世,没有生命力。“凡说人情物理者,千古相传;凡涉荒唐怪异者,当日即朽”。 只有能够反映自然规律(物理)、揭示生活本质(人情)的作品才可能被当世人所认同,被后代人所传颂。历史上那些被“家传户颂”的文...

显示全文

艺术创作,如何出新?

李渔在《李笠翁曲话·戒荒唐》中道出两种理念及方法:一种是“说人情物理”,一种是“涉荒唐怪异”。

前者如“画狗马”,后者如“画鬼魅”。“画鬼魅易,画狗马难”。“鬼魅”,谁都没见过,画出来便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极富有新意;而画“狗马”则不然。“狗马为人所习见”,非但极难出新,而且“一笔稍乖”,就会被人“指谪”。所以,“画狗马”要想出新,要想立异,要想画出上乘之作,则需要慧眼、需要功力、需要点艺术家才气。因此,在李渔看来,舍“狗马”而求“鬼魅”,是艺术功力不足的表现,是文人的“藏拙之具”。

李渔为什么要反对“涉荒唐”、鄙薄“画鬼魅”呢?他认为用这种理念和方法创作出来的作品不能传世,没有生命力。“凡说人情物理者,千古相传;凡涉荒唐怪异者,当日即朽”。 只有能够反映自然规律(物理)、揭示生活本质(人情)的作品才可能被当世人所认同,被后代人所传颂。历史上那些被“家传户颂”的文化精品,哪一个不是“说人情”“关物理”呢?而那些“荒唐怪异”之作,又何尝不是“当日仅存其名,后世未见其实”呢?。

其实,当时的那些“荒唐派大师”并非不明此理,而多属有意为之。他们的说词是:“家常日用之事,已被前人做尽”;“非好奇也,求为平而不可得也”——用现代某些人的话说:“诗被唐人做绝了,词被宋人做绝了,戏被梅兰芳唱绝了,交响乐被古典乐派、浪漫派大师们写绝了……艺术创作已无路可走了呀”。

对此,李渔的态度是:“不然,世间奇事无多,常事为多;物理易尽,人情难尽”;“尽有前人未作之事,留之以待后人”;“前人已尽之事,尽有摹写未尽之情,描画不全之态”。首先,他认为“常事”(也包括“常法”)是艺术创作的主流;其次,他认为前人并没有把“常事”做尽,也不可能把“常事”做尽。因为,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同时又处于不断地发展变化之中,艺术家——即使是天才,对人生、社会、大自然的认识也是有局限性的——既受其自身知识、阅历和认识水平的局限,又受其时代的局限;所以前人未发现的东西和发现了而认识不到位的东西,可谓“不胜枚举”。艺术家们若能在这些方面“设身处地,伐隐攻微”,寻求有价值的东西,方为“创新”之正道。

�ލ�ym�w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闲情偶寄的更多书评

推荐闲情偶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