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 8.5分

瓦尔登湖畔的梭罗从未孤独

疯狂的拖拉机
梭罗在瓦尔登湖的时候,被人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你一个人在那里寂寞吗”,甚至是现在,《瓦尔登湖》问世一百多年后,那些泛读或只了解作品大概的人也总以“孤独”“独身一人”等词语来形容他,尽管这的确是他常处的状态,但隐隐的暗示似乎总让人觉得他仿佛生活在月球一样的地方,这些语句所侧重的意义曾让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以为梭罗是生活在秦岭山区那样的原始森林,过着电影《荒岛余生》里的艰苦生活。

       然而,后来,当我真正自己去阅读《瓦尔登湖》,才发现梭罗从未感到寂寞。不是吗?他有灵魂交游,常与朴实的邻人和猎户愉快地交谈,还有和诗人朋友共处交流的时光;他与自然为伴,观察禽兽的生活,醉心于四季变化的景观,体验着直面自然的生活;他与书籍相拥,在劳作的间隙,在安静的夜晚,沉醉于那些伟大的文字与深刻的思想。

       梭罗并非排斥群居的生活,他的小屋离小镇也不过两英里(只是在年久日深的谣传下才变得离尘世愈加遥远),他不时去镇上走动,虽然总有人要问他离群索居的感想,但他仍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不甚理解的答案,而他自己则更像一个灵魂的观察者...
显示全文
梭罗在瓦尔登湖的时候,被人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你一个人在那里寂寞吗”,甚至是现在,《瓦尔登湖》问世一百多年后,那些泛读或只了解作品大概的人也总以“孤独”“独身一人”等词语来形容他,尽管这的确是他常处的状态,但隐隐的暗示似乎总让人觉得他仿佛生活在月球一样的地方,这些语句所侧重的意义曾让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以为梭罗是生活在秦岭山区那样的原始森林,过着电影《荒岛余生》里的艰苦生活。

       然而,后来,当我真正自己去阅读《瓦尔登湖》,才发现梭罗从未感到寂寞。不是吗?他有灵魂交游,常与朴实的邻人和猎户愉快地交谈,还有和诗人朋友共处交流的时光;他与自然为伴,观察禽兽的生活,醉心于四季变化的景观,体验着直面自然的生活;他与书籍相拥,在劳作的间隙,在安静的夜晚,沉醉于那些伟大的文字与深刻的思想。

       梭罗并非排斥群居的生活,他的小屋离小镇也不过两英里(只是在年久日深的谣传下才变得离尘世愈加遥远),他不时去镇上走动,虽然总有人要问他离群索居的感想,但他仍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不甚理解的答案,而他自己则更像一个灵魂的观察者,游走于尘世之间,轻易将事物的本质看穿。他轻视那些追名逐利、只做不想的人,而乐于同放浪形骸的灵魂交往,他不吝笔墨在《瓦尔登湖》中记录下一个淳朴的伐木工的点滴——他挥动的斧头,他爽朗的笑声,体味其潇洒,也不忘客观地加以评判和思考。而对于灵魂相近者,他更享受共度的时光,一起垂钓,灯下长谈,纵使这样的日子不多,但相互的理解足以驱逐寒冷与黑暗。


       除了感触于灵魂,他也喜欢面对自然,应该说,他的本性是热爱自然。许多人总将他的独居理解为厌倦社会,却从不由正面去想其实不过是他深爱自然,似乎要给所有的与众不同找出消极的答案。所以,梭罗严重的绝妙美景在他们眼中不过稀松平常,或者偶有所感,下一刻却“掉头便走”。于是,他们只看见野味在奔走飞窜,而梭罗看见了土拨鼠的可爱和禽鸟的欢乐;他们只看见遍地的木材,而梭罗则看见树上的嫩芽和林间的色彩;他们只看见满湖的冰块,而梭罗却俯身冰上观察湖底的沙纹和有趣的冰下气泡——心之所向便是目之所见。

       而那些经典与智慧无疑是梭罗真爱的伙伴。我们在《瓦尔登湖》中可见阅读对他影响:他为自己阅读古典诗篇的壮美而激动,遥想千年,开放胸怀,与作者热烈地“交谈”, 穿越时空,领略智慧,深叹时人对这些不朽作品的误读与忽略。他又时常以圣人的训诫和哲学来省察自己,将东西方的智者请为座上宾,听其言,观其行,时刻保持清醒,对自己的道德和智力做深刻的考量。所以他身处陋室箪食瓢饮,却依然乐于其中,甘之如饴,相信“德不孤,必有邻”,真正是有“何陋之有”的胸怀。


       那湖边的梭罗其实从未孤单,只是在外人眼里似乎独处黑暗,而他们却不懂他自有其热爱与伙伴,借用两位佚名天文学家的碑文便是:“酷爱星辰,岂惧夜幕!”这便是瓦尔登湖畔梭罗的真实写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瓦尔登湖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