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鸟---记河合隼雄《心理治疗之路》摘记

panda
首先,来一个童话《金鸟》
      从前,一个国王的美丽花园里长着一棵结金苹果的树,每当金苹果结果时,他每天都要去数一遍。有一年,在金苹果成熟的时候,他发现每过一个晚上,金苹果都会少一个,国王非常恼怒,令园丁通宵达旦地在树下看守。园丁先派了他的大儿子去看守。到了午夜十二点钟,这个大儿子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发现又少了一个金苹果。当晚,园丁又派了他的二儿子去看守,可到了半夜,二儿子也睡着了,早晨清点时发现还是少了一个。于是第三个儿子请求去看守,园丁开始不想让他去,担心他去会有危险,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儿子的请求。晚上,这个年青人躺在树下小心看守着。时钟敲过十二下后,他听到空中传来沙沙作响的声音,仔细一看,原来树上飞来一只纯金的鸟儿,正在用嘴猛啄着一个苹果。园丁的儿子马上跳了起来,张弓搭箭向金鸟射去,箭并没有射中,只把金鸟尾巴上的金羽毛射落了一根,金鸟飞走了。第二天早晨,金羽毛被送到了国王面前,国王马上召集群臣进行确认。所有大臣都一致认为,这是一根价值连城的金羽毛,比王国里的所有财富都要值钱。可国王却说:“一根羽毛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要的是整只金鸟。”
  ...
显示全文
首先,来一个童话《金鸟》
      从前,一个国王的美丽花园里长着一棵结金苹果的树,每当金苹果结果时,他每天都要去数一遍。有一年,在金苹果成熟的时候,他发现每过一个晚上,金苹果都会少一个,国王非常恼怒,令园丁通宵达旦地在树下看守。园丁先派了他的大儿子去看守。到了午夜十二点钟,这个大儿子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发现又少了一个金苹果。当晚,园丁又派了他的二儿子去看守,可到了半夜,二儿子也睡着了,早晨清点时发现还是少了一个。于是第三个儿子请求去看守,园丁开始不想让他去,担心他去会有危险,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儿子的请求。晚上,这个年青人躺在树下小心看守着。时钟敲过十二下后,他听到空中传来沙沙作响的声音,仔细一看,原来树上飞来一只纯金的鸟儿,正在用嘴猛啄着一个苹果。园丁的儿子马上跳了起来,张弓搭箭向金鸟射去,箭并没有射中,只把金鸟尾巴上的金羽毛射落了一根,金鸟飞走了。第二天早晨,金羽毛被送到了国王面前,国王马上召集群臣进行确认。所有大臣都一致认为,这是一根价值连城的金羽毛,比王国里的所有财富都要值钱。可国王却说:“一根羽毛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要的是整只金鸟。”
  园丁的大儿子听到后,认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于是他出发找金鸟去了。走了不多远,他来到一片树林前,看见林边坐着一只狐狸,便马上取下弓箭准备射杀它。可那狐狸竟开口说话了:“不要射我,我将给你一个善意的忠告。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你一定是想去找那只金鸟。今天晚上,你将走到一个村庄,你到达那儿时,会看到两个门对着门的小旅店。其中一间非常热闹,看起来也很富丽堂皇,你千万不要进去。对面一间小旅店尽管门庭萧条简陋,但你应该到那里面去过夜。”园丁的大儿子想:“这样一只野兽知道什么事情呢?”因此,他还是张弓搭箭向那只狐狸射去,但却没有射中它,狐狸夹起尾巴跑进了树林。他收起弓箭又继续上路了。晚上,他来到那个村庄,庄子里果然有两个小旅店。其中的一间旅店里面,客人们在唱歌跳舞,尽情享受,而另一间小旅店看起来又脏又破旧。看到这一情景,他说道:“要是我住进这间破旧的房子,而不去那间可爱舒畅的旅店享受,我岂不是一个大傻瓜了。”所以,他毫不犹虑地走进了那间热闹非凡的房子,加入了又吃又喝的客人行列,最后还住了下来,花天酒地地过着堕落生活。什么金鸟呀,家庭呀,早让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儿子一直没有回来,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过了一些时候,园丁只好让二儿子出发去找金鸟。和他哥哥一样,他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首先是看到那只狐狸,狐狸同样给了他忠告;接着他来到两间小旅店门口,看到他的哥哥正站在那间寻欢作乐的旅店窗口叫他进去,他经不住那种诱惑,也走进了那间旅店,最后,也和他哥哥一样把金鸟、家庭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又过了好些时候,园丁的小儿子同样也想出去寻找金鸟,可父亲怎么也不答应,因为他非常喜爱这个儿子,担心他去了会遭不幸而回不了家。可他的小儿子不想待在家里,在他软磨硬泡之下,父亲最终还是同意让他去了。当他来到树林边时,他遇到了那只狐狸,聆听了狐狸对他的忠告。他没有像他那两个哥哥一样用弓箭射它,而是对狐狸表示了谢意。所以那只狐狸说道:“坐在我的尾巴上来吧,这样你能就走得快一点。”他听从它的话坐了上去,狐狸马上跑了起来。跨过树丛,越过乱石,速度之快,连他们的毛发也在风中嗖嗖作响。
  当他们来到那个村庄时,年青人跳了下来。他牢记狐狸的忠告,不加思索地就走进了那间普普通通的简陋旅店,在那里安心地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正要上路,狐狸又来对他说:“一直往前走,你将看到一座城堡。在城堡前,有一大队士兵躺在地上打鼾睡觉,你不要惊动他们,进城堡后一直向前走,你会找到一间房子。房子里有一只木鸟笼,笼子里关的正是那只金鸟,木笼旁边还有一只漂亮的金鸟笼,你千万不要将金鸟从那只普通鸟笼里转到漂亮的鸟笼去!否则你将后悔莫及的。”之后,狐狸又把尾巴伸了出来让年青人坐上去。跨过树丛,越过乱石,他们的毛发又在风中嗖嗖作响。
  来到城堡门前,一切都如狐狸所说那样。这位园丁的儿子于是走进了城堡,找到了那间房子。金鸟就关在悬挂在房子里的那只木鸟笼子里,木鸟笼的下面还放着一只金鸟笼,旁边放的正是丢失的三个金苹果。他想:将如此漂亮的鸟装在这么一只普通的鸟笼里带走真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所以他打开木鸟笼,将金鸟抓出来准备放在金鸟笼里。就在这时,金鸟昂首大叫了一声,所有的士兵都醒了,他们立即把他抓住,把他带到他们的国王面前。第二天早晨,法庭开庭审判了他,一切陈述完毕后,他被判了死刑,不过国王让他找到那匹跑起来如风驰电掣般的金马,要是他办到了,不仅可以免去他的死刑,而且还可以让他带走那只金鸟。
  他再次上路了,一路上唉声叹气,显得非常绝望。这时,他的好朋友狐狸又来了,它说:“看看,你不听我的忠告,才发生了这些事情。不过,如果你按我的吩咐去做的话,我将告诉你怎么去找那匹金马。要找那匹马,你只要一直向前,就会走进一座城堡,那匹金马就站在城堡里的马厩里,马夫正睡在这马厩的旁边打着鼾。你悄悄地把马牵走,将马厩旁那付旧皮制马鞍给马套上,千万不要套上那付金马鞍!”说完,年青人坐在了狐狸的尾巴上。他们跨过树丛,越过乱石,毛发在风中嗖嗖作响。
  一切都如狐狸说的一样,那马夫躺在那儿正鼾睡着,一只手还搭在金马鞍上。当这位园丁的儿子看到金马后,他认为将那付皮制马鞍套在金马上也太委屈马了,心想:“我将给金马配那付好的,这样配起来才相称。”当他拿动那付金马鞍时,马夫醒了,立即大声地叫了起来。听到叫声,卫兵们马上冲进来把他抓住了。第二天早晨,他再次被送上了法庭,审判结果是判处死刑,但如果他能带来一位远方的美丽公主,就可免去死刑,金马也归他所有,他只好同意了。
  怀着沉痛的心情,他又上路了。那只熟悉的狐狸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说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如果你听了我的话,你现在就已经拥有金鸟和金马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一个忠告。一直往前走,到晚上你将到达一座城堡。晚上十二点钟,那位公主要去澡堂,你跳上前去,亲吻她一下,她就会让你带着她离开那里。但要注意,千万不要答应她去向她父母告别!”说完,狐狸伸出尾巴让他坐了上去。跨过树丛,越过乱石,他们的毛发在风中嗖嗖作响。
  当他来到那座城堡时,一切都如狐狸所说的那样。晚上十二点钟,这位年青人等那位姑娘去洗澡时,跳上前去亲吻了她一下,她便马上说愿意跟他走,但却泪水涟涟地恳求他让她去向父亲告别。开始他拒绝了,到后来看到她伤心的样子,还是答应了她。当她来到父亲的房间时,卫兵们醒了,这样他又成了囚犯。
 他被带到了国王面前,国王说:“你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我女儿,除非你能在八天之内,把我窗前那座挡住我视线的山给挖掉。”那座山真大,即使动用全世界的人来挖,恐怕也挖不掉,他干了七天之后,那座山还像没动过似的。正在他绝望之际,狐狸又来了,它说:“你去睡觉吧,我来替你挖。”第二天早晨醒来,那座山不见了,他高兴地来到了国王面前,告诉他那座山已经挖掉了,他得把公主许配给他。
  国王不得不实践他的诺言,让这位年青人和公主离去。路上,狐狸跑来对他说:“我们将拥有所有的三件宝贝:公主,金马,金鸟。”年青人听了说道:“真的吗!这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你怎么办到呢?”
  狐狸说道:“只要你听我的吩咐,就能办到。当你去见那个国王时,他会问你要美丽的公主,你把公主给他,他肯定非常高兴。在骑上他给你的金马后,你伸手向他们告别,最后与公主握手,然后趁这个机会迅速把她拉上马来坐在你后面,再猛踢金马,全速飞驰离去。”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少年骑着马带着公主与狐狸会合了。狐狸又对他说:“当你去金鸟所在的那座城堡时,我和公主就留在城门边,你骑着金马进城去,给那个国王交差。他看到确实是他要的马时,就会让你带走金鸟。但你必须坐在马上不动,就说你想看看那只鸟,以便证实是不是那只真正的金鸟。当你将金鸟提到手上时,立即飞驰离开。”
  一切都如狐狸吩咐的那样,他带着金鸟出了城堡,和公主会合后,他们策马来到了一片大树林,这时,狐狸对他说:“请杀死我吧,砍下我的头和脚。”但年青人拒绝了,他认为这是忘恩负义之举。狐狸又说:“你不杀我就算了,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将给你一个忠告:有两件事你要当心,千万不要从绞刑架上赎回任何人,千万不要坐在河岸边。”说完,狐狸就离去了。年青人想:“好吧!要做到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和公主骑着马往回家的路上走。当他们来到两个哥哥居留的村庄时,听到了一片吵闹声和喧哗声,他向一个人打听发生了什么事,那人说:“有两个人要被绞死了。”来到近前一看,那两个人竟是他的哥哥,他俩现在已经沦为强盗了。他马上问:“难道就没有办法能救他们了吗?”那人说:“没有办法,除非有人肯为这两个恶棍拿出他全部的钱,才能买得他们的自由。”听到这句话,他不假思索地拿出了所要的赎金,将两个哥哥救了下来,然后与两个哥哥一起走上了回家的路。
  当他们来到第一次遇到狐狸的树林时,那里很凉爽,两个哥哥高兴地说:“我们到河边去坐坐,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喝几口水吧!”他马上说:“好吧!”完全忘了狐狸的忠告,来到河边坐了下来,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两个哥哥心怀鬼胎,悄悄地走到他后面,猛地把他推下了河岸,然后带着公主、金马和金鸟回家去了。他们见到国王后,进言说:“所有这些都是由我们辛勤拼搏争来的。”这一来,大家高兴极了。但那匹马却不进食了,鸟也不肯唱歌了,公主整天整天地哭泣。
  年青的小儿子落到河床上,幸运的是河床几乎是干的,可是他的骨头几乎都给摔断了,在河床上躺了很久才站起来。河沿非常陡峭,他没能找到上岸的路。狐狸再一次出现了,它责备他不听它的忠告,否则就不会有这场祸患。最后狐狸又说:“我不能让你留在这儿,我就再从危难中救你一次吧。来!抓住我的尾巴,牢牢地抓紧。”接着,将他拉上了河岸。上岸之后,狐狸对他说:“你的哥哥还在提防着你,只要你一露面,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就会杀了你。”他只好将自己打扮成一个穷人模样,悄悄地来到国王的院子里。他刚一进门,马儿开始进食了,鸟儿也开始唱歌了,公主也不再哭泣。当他见到国王后,将他哥哥的所有欺诈劣迹都告诉了他,国王马上派人将他们抓了起来,并惩办了他们。公主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后来国王去世了,他便成了这个王国的继承人。
  很久以后,有一天,他到那片树林去散步,又遇见了那只狐狸。狐狸声泪俱下地恳求他把它杀死,切下它的头和脚,最后他不得不这样做了。刚做完,狐狸马上变成了一个人,这人竟是公主失踪了多年的哥哥。

《金鸟》选自格林童话。而我是在《心理治疗之路》这本书中,发现的这则童话。《金鸟》的故事很曲折,因为其内容短小且一直在反转,戏剧性很强。把故事的一些点放大或者转移到别的人物上,应该会创作出一个非常独特的作品。
何合隼雄的《心理治疗之路》是暑假的时候,我在大隐书局买的。当时是一个周末,我下课之后,并不着急着回家,于是到书店闲坐一会。这次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位作者,在网上一查,本书的评分也很高。于是,就买下了。坐在靠近陕西南路的窗边,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我坐在高处,喝着一杯茶,慢慢的品味起这本书。
治疗者的存在是最重要的事情,治愈的过程自然发生时,从外表上看去,好像治疗者什么也没有做,但实际上,这才是极端劳心费力的事情。
心理治疗时要尽可能地在耗费心血的一方下赌注。有些人误解了这一点,把为了当事人东奔西跑当作热心肠。当然,我们有时能力不足,不得不在自己的能力极限范围内忙乱些并没有深意的事情。但要搞清楚,原因在于自己的能力有限,而不是因为自己心肠特别好。

我们按照这样通常的意识来认识现实,已经无法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现实”本身。唯一能够肯定的是:我们和周围的人有着共同的认识。

如果人们在思考时比重偏向于自己的内心,认知外界时就会套用内心产生的意向。

听人说“梦”,不能忘记这是一种“现实”。同样,听人说“现实”,则不能忘记这是一种“意象”。

治疗者需要放弃用因果思考来把握当事人的问题,要对当事人敞开心怀。这样,当事人才能开始发挥自己的“治愈”能力,开始自主地思考问题,并有可能找出适合自己的相应的因果关系。

很多人都很热衷于找“坏蛋”,甚至嫁祸于人。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都怪某某某不好!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无论这种想法好还是不好,面对一个被逼到不得不偷东西的孩子,当下我们能做些什么?

要想改变现状,总得有人来注入强力的能量。


论及生命,比起“科学”,“故事”更有价值。

大人们一般都比较喜欢“教导”。如果“教导”可以让人变好的话,那么我觉得最好就是先从“教导”自己开始。可人们总是把自己的事搁一边不谈,喜欢去“教导”孩子。对着孩子指手画脚,实在荒谬之至。

只要有阳光、土壤,植物靠着自己的力量就能成长。这时候,人为地去拽一拽芽子、把花苞扯扯开,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这里,相当于土壤和太阳的,应该是教师和父母等孩子周围人们的温暖的、耐心等待的心。这看上去在走弯路,其实是一条最近的捷径。我们在现实中,看到了太多的孩子,被“热心教育的”人把成长的“芽”给摘掉,把欲放的“花苞”给揉碎。

自由,只允许在这个框架内发挥。人类,在接受自由的恩惠时,必须要受到某种限制。没有框架限制的自由,只能让人陷入深度的不安,无意识地自己制造束缚自己的框架,反而得不到有意义的结果。

这倒不是说我们判断什么事情都要以社会世俗的“基本道理”为准则,而是,在了解了基本道理之后,才有可能产生出每个人独自的判断。不能说因为你是心理治疗师,你就必须按社会约定俗成的价值观生活,但有必要了解社会约定俗成的基本道理、基本价值观。

不管是以教导为起点,还是以咨询为起点,能够不陷于教条主义,在任何情况下都以学生为中心不断地思考的人,都会取得长足的进步。

人要变化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旧的东西破坏掉,新的体系要建立起来,这种破坏力时常会殃及近邻。

这里所说的宗教绝对不特指某一个宗教团体,而是指更一般的应该称其为“宗教性”的东西。

心理治疗不过是治疗者哉帮助每一个当事人找出适合自己的“神话的智慧”、创造出自己的仪式。

我们一直在寻求自己给自己贴的标签与他人给自己贴的标签取得一致的幸福瞬间,我们高举着自认为自己固有特征的旗帜在生活。

这么说来,心理治疗师一直处于一种没有“教义”做后盾却需要投入全身心的困难状态,简直就像一直被吊在空中。不抓任何一根稻草做依靠,永远吊在半空中,心理治疗师不可缺少的就是这样强韧的精神力。正是在心理治疗师这样忍耐的过程中,当事人渐渐地找到自己解决问题的道路。

不管怎么说,心理治疗对当事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有的时候想找找别的出路是可以理解的。

心理治疗原则上是以个人为中心在考虑问题。但是任何个人都不可能孤零零地活着,他必须生活在与家庭、社会和文化的关系当中。因此,离开了社会和文化是无法谈论个人的。

作为个人,总会受到自己生活环境的强烈影响。如果是日本人,用日语来思考,并且用日语来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样,其思考和感情也必然无法逾越日语本身的特质、规范。这一点对任何文化来说都是成立的。

在一个人的内部就存在一个世界。

毫无疑问,作为人,自己的欲望、实现目标不得不在周围的状态中找到一个可以妥协的点,但这个过程也必不可少的会有“战斗”存在。

荣格认为,人在自己的前半生完成了自我的确立以后,在后半生会开始认识自己。

奇怪的是,反倒是东方人比较容易接受荣格所强调的“自性”这个概念。确实,东方人像西方人一样地确立近代的自我比较困难,荣格提倡的自性的概念也起到了一种救赎的作用。

治疗师说明一些“解释”、给一些“忠告”,当事人会毫无批判地服从。并没有很好地跟自己的思想、生活态度结合起来思考,现在只是单纯的听话而已,问题会在以后发生。

表面上看着熟练地运用着西方的逻辑思维,看上去已经建立起一个很像样的“西方的自我”,其实有可能正因为本人实在太弱,不过被西方的自我“绑架”了而已。这一点切不可忘记。

心理治疗技法的核心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技术”的特征就是,只要遵守操作手册,绝对可以得到你预想的结果。没有比这更方便的事情了。现代人过于习惯这种模式,自然地就想把“操作”一个什么东西来达到预想目的的“技术”应用到人身上去。

说起“技术”,它总是在切断了其他人和自己的关系,把别人当作一个操作的对象时才起效用。说白了,就是一种人和物的关系。

谈论技术的时候,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只要按照操作手册来做,实施操作的人本身并不成为问题,虽说改变操作顺序或者偷工减料是会出大问题的。技术的魅力就在于只要遵守事先定好的规矩,按照指示就能确实地得到期望的结果。

群集(constellate):治疗者对无意识持一种开放的态度,由浮现在患者无意识中的某些慢慢能够成型的东西来进行治疗。

实际上,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首先在自己比较擅长的领域里站稳脚跟,然后再慢慢扩展,可能是一个比较明智的做法。搞清楚自己的长处,不要勉强自己去挑战一些不太可能的事情,这样行事比较好一些吧。

接受当事人治疗,对治疗者来说是一件需要下决心的重大事情。应该预先想到,跟当事人共同走以后这段路,需要耗费相当的能量。但现实中却没有多少当事人能认识到这一点。很多人就是认为自己什么也不用做,治疗者应该给他治病的。即使仔细说明当事人自己也需要付出努力,也没多少人马上能理解。光靠治疗者自己还是令人担心的,所以,有必要让当事人也适当地下决心。这时候,一定程度地明确规则也是必要的。比如说:不守时的话是不会见你的;再怎么痛苦,你也应该如何如何;请你不要如何如何,等等,适当地赋予当事人一些课题。如果可以看到当事人表现出一些积极的姿态,我们也就能下决心了。

我们要探索能够进入对方肺腑的表现内容。

就算不是初次梦,有些梦一生都难忘记,有些梦重复多次。把这些梦当作当事人的人生叙事来看,都有很多可以领悟的内容。当事人对这些梦的讲述可以成为我们做鉴别时的参考。

没有一个清晰的航海图,可靠的只有自己的信念:只能按照这个方向走,否则不能得救。这时候,哪怕能有一点点帮助看清楚方向的头绪,都要很好地利用。

“洞察”真是个很有魅力的词。当事人对自己,对自己所处的状况,突然某一天发现了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因此,对前方有了新的展望,状况得到改善。得到这样的洞察,在心理治疗中是非常重要的,治疗者也必须帮助当事人做到这一点。

大江健三郎关于作家和读者的关系的一些话:“创造小说的行为和读小说的行为不应该是授予者和接受者的关系。这两种行为作为人类的行为来说应该是朝着同一个方向的。写的人和读的人不应该显示出一种以小说为中心而相对的构造。”

比起一拍大腿:“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现实中更多的是:一步一步走下去,继续坚持一步一步走下去,事态一点一点地在变化,后一种感受要强烈得多。

直截了当地说,在心理治疗的底层的暗流中,一直存在着“死和再生”。如果把这种无意识作为行为表现出来的话,那就是自杀。

人越是年轻,越是通过行为在学习,或者通过失败在学习。

如果说人的成长是一个没有终点的过程,那么跟人的成长有着密切关系的心理治疗有了终点的话,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正因为关系变得很深,反倒没有必要总是见面了。

没有接受过心理治疗训练的人,过家家一样做些像心理治疗的事情,赤膊上阵“坦率、真诚”地去见当事人,最终会被当事人的无意识行为表现逼得不得不放弃,这种例子实在太多了。

在心理治疗的训练中,我们必须注意不能让督导制度走向这样的邪道 。应该注意到,把一种产生于西方的东西引入日本时,不加思考地盲目吸收,不可能有好的结果。但无意识中它完全日本化,也会让我们迷失方向。我们既不能说应该日本化,也不能说日本化就绝对不可。首先我们要明确:为什么要引入西方文明?到底应该如何引入西方文明?

日本人的反省,反省完了就结束了这一点真让人头痛。说一句“对不起”,好像就对得起所有人了。

人,在看到一种可能性时,就会相信还有新的可能性。抱着信念,就有勇气前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理治疗之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理治疗之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