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r&Yo

伽晏sealf
2017-10-02 14:35:16
约塞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他的肝痛转为黄疸,好让束手无策的医生护士们发挥一点小小的效用,同病室的邓巴喜爱一切让他感到时间在缓慢流淌的人事,包括上校的靶场和经常对他出言不逊的战友,同时他们还要忍受一个被包裹成木乃伊的士兵和他黑洞般的嘴……总之,这一切荒诞与不合逻辑总是让人产生似曾相识之感,而下意识里你又会挤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诡异表情,于是有人它称为黑色幽默。
    《第二十二条军规》让你实实在在觉得好笑,但是想到每天如同绞肉机一般的战场,你又感到这上扬的嘴角多少带有一丝不道德与不合时宜。愧疚加上百口莫辩的无奈,与生活的日常性产生的“笑中带泪”相比,超出大部分人经验的战争很难生发出一种“生活本应如此”的会心一笑。它是历史教科书上的图片,是博物馆陈列的锈迹斑斑的武器,是幸存者生活中巨大而沉默的留白。士兵们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是“我要活下来”,包扎伤口,掩埋尸体,睡前他们对自己说“我又活下来了”。人固然有选择死亡的权利,而求生乃是一切生物的本能,但又因着是某个父亲的儿子、某个儿子的父亲,抑或某个妻子的丈夫、某个女人的情人,生存显得无比紧迫而必要。
    海勒

...
显示全文
约塞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他的肝痛转为黄疸,好让束手无策的医生护士们发挥一点小小的效用,同病室的邓巴喜爱一切让他感到时间在缓慢流淌的人事,包括上校的靶场和经常对他出言不逊的战友,同时他们还要忍受一个被包裹成木乃伊的士兵和他黑洞般的嘴……总之,这一切荒诞与不合逻辑总是让人产生似曾相识之感,而下意识里你又会挤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诡异表情,于是有人它称为黑色幽默。
    《第二十二条军规》让你实实在在觉得好笑,但是想到每天如同绞肉机一般的战场,你又感到这上扬的嘴角多少带有一丝不道德与不合时宜。愧疚加上百口莫辩的无奈,与生活的日常性产生的“笑中带泪”相比,超出大部分人经验的战争很难生发出一种“生活本应如此”的会心一笑。它是历史教科书上的图片,是博物馆陈列的锈迹斑斑的武器,是幸存者生活中巨大而沉默的留白。士兵们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是“我要活下来”,包扎伤口,掩埋尸体,睡前他们对自己说“我又活下来了”。人固然有选择死亡的权利,而求生乃是一切生物的本能,但又因着是某个父亲的儿子、某个儿子的父亲,抑或某个妻子的丈夫、某个女人的情人,生存显得无比紧迫而必要。
    海勒不仅意在向读者展现一幅令人心生寒意、荒诞无理的战场图景,同时他又心有不甘地帮助约塞连、邓巴、奥尔、牧师、梅杰等人寻找一种面对困境的姿态。问题是不会有答案的,因为问题总是接着问题。完成了五十次飞行任务,又会有五十五次的命令,而且不得不吃着裹了巧克力的棉花,驾驶者印有辛迪加广告的飞机去轰炸自己的营地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村庄。再然后又得为卡思卡特上校的小报头条、德里德尔将军和佩克姆将军的功绩执行第七十次的飞行任务,(假如有幸存活的话),尽管他们一再宣称替他们服务就是为国家荣耀而战,这同时也出自一种约塞连们所无法理解的逻辑,战争成了一个人命运中最大的难题。“有利可图”是一切手段和目的,人人都是米洛商业联盟的一份子,他会永远带着一副老好人式的温和良善的面孔将一切不符合辛迪加利益的人事视为草芥。梅杰少校说,“一个人正视你的眼睛,他如同你一样机敏,但你却只能假装高人一等,除了‘毫无办法’,你无话可说。”
读罢全书,比起“幽默”,《第二十二条军规》更容易引起有关愤怒和荒诞的强烈共鸣。你合起书,然后指着这个世界说“糟透了,就是这样”,而且这也丝毫不会阻碍你成为阿费或米洛之流,或者像约塞连溺死在日复一日的怒气和怀疑中。
    约塞连如此积极地对抗“第二十二条军规”,从一开始他就明白关于飞行任务的许诺是个陷阱,他指望获得平静的医院反而更让他感到绝望,他恐惧的战场又是他唯一的去处,似乎一切道路和选择都无一例外的与他绝缘。于是他决定赤身裸体了,决定谋杀上峰了,他决定公开与一切有悖逻辑和生命的人事为敌,近乎偏执的抵抗、愤怒的生活,一瞬间他决定要将眼前的战友开膛破肚,下一秒迎接他的又是愧疚和惶惶不可终日的孤独。然而,在一切似乎都已无可挽回的结尾,约塞连找到了新的方向,丑陋滑稽的奥尔似乎使他明白如何像个大人那样在密不透风的规则中获得喘息。
    那个“活像一只发育不全、龇牙咧嘴的云雀”、甚至被妓女用拖鞋足足敲打了十几二十分钟的奥尔,看上去总是快乐的,“他心灵猥琐,却身怀无数种宝贵的技术”,他每天敲敲打打,只是为了把行军帐篷收拾的更舒适像样,他总是被击落入水,但却又毫发无伤,“他能够一连几小时聚精会神地做一项无足轻重的工作,既不急躁,也不厌烦,像一棵树桩一样”。不问答案,不求意义,超乎战争,也超越规则,奥尔的世界是广阔的,他从一切琐事中明晰、洞察又极谦卑,他看似漫不经心的飞行总是能将同行者安然无恙的带回,用玩具般淡蓝色的小浆带着众人在海面上“航行”,他看起来快活的要死,其间不忘喝一杯下午茶,钓一两条鱼,他也许比任何人都悲伤,但人们又会指着他说“看,这是一个幸运又快乐的疯子”。
    萨特说,没有无责任的自由。自由的基本是一个人要学会对自己负责,除此之外,无法一劳永逸的指望任何人、团体或者规则、制度能带来自由。奥尔足够心无旁骛,足够卑微、渺小、荒诞,但也足够仁慈,那么专心致志的做一件事情,也许世界上真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改良我们的暖炉,修整我们的田地。不要尖叫,不要焦虑,不要愤怒,尽管有时看起来像个小丑。又好像蒙冤入狱的安迪,在肖申克,有殴打、有鸡奸、有不怀好意的利用威胁,也有获得自由后的悬梁自缢,而安迪只是挖洞挖洞挖洞,一条逃生之路。
    奥尔失踪以后,约塞连准备好了食物,但是奥尔再也没有披着雨衣出现在门口,他坚信他是死了,他无比落寞又悲伤地被奥尔留下的温暖包裹着。最后的最后,也许抵达瑞士海岸的约塞连能够在沙滩遇到许许多多的漂亮女郎和一大群快活散漫的小奥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二十二条军规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