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火光 奔跑的火光 评价人数不足

小说家的功能

把噗

这位小说家不仅没有懂得制作小说的技艺,而且对其本质的理解有偏差。在她的概念里,小说作为构造情节的机器,是在对故事的讲述中投进自己的想法。因而,人物在面临突发事件时表现出的内心冲突虚假难信,只是为了让她看起来好似曾努力把守住道德之界线;而她的抉择也是确然,必须裹挟进现实生活恶的洪流,来满足作者的思想判定。

在《奔跑的火光》中,主人公英芝的遭遇便遵循着这种模式。在恶劣的环境中,她自然是身不由己的。但小说家丝毫不予考虑一个人的内心在极端环境下可能发生的内心冲突,而一意孤行地将她抛入地狱的烈火。一种合理的范式是,人物的形象随着小说的不断发展得到了充足的发展,那么这位小说家则以其目的(想法的终点)反过来推演出故事情节。

让情节的编织和人物的活动摆动在强权下,这是作者衍生的功能,而不是小说家的。小说家的任务从未是直接面向故事情节或人物,而是发明一位叙述者;生产的功能由后者完成。小说家并不是在文本中刻意隐藏他的身份,而是自然而然躲进叙述者挡起的遮帘背后。这是“垂帘听政”,但叙述者保有了最大的自主权。

叙述者乃虚假的实体,唯有一种声音及其价值的存在;小说家的人格便由这位叙述者所发...

显示全文

这位小说家不仅没有懂得制作小说的技艺,而且对其本质的理解有偏差。在她的概念里,小说作为构造情节的机器,是在对故事的讲述中投进自己的想法。因而,人物在面临突发事件时表现出的内心冲突虚假难信,只是为了让她看起来好似曾努力把守住道德之界线;而她的抉择也是确然,必须裹挟进现实生活恶的洪流,来满足作者的思想判定。

在《奔跑的火光》中,主人公英芝的遭遇便遵循着这种模式。在恶劣的环境中,她自然是身不由己的。但小说家丝毫不予考虑一个人的内心在极端环境下可能发生的内心冲突,而一意孤行地将她抛入地狱的烈火。一种合理的范式是,人物的形象随着小说的不断发展得到了充足的发展,那么这位小说家则以其目的(想法的终点)反过来推演出故事情节。

让情节的编织和人物的活动摆动在强权下,这是作者衍生的功能,而不是小说家的。小说家的任务从未是直接面向故事情节或人物,而是发明一位叙述者;生产的功能由后者完成。小说家并不是在文本中刻意隐藏他的身份,而是自然而然躲进叙述者挡起的遮帘背后。这是“垂帘听政”,但叙述者保有了最大的自主权。

叙述者乃虚假的实体,唯有一种声音及其价值的存在;小说家的人格便由这位叙述者所发出的声音反映。叙述者不依赖于现实之物存在,他裹卷着小说家泌出的汁液,并从中凝聚为一种独特的腔调;而创造出小说中一切的便由此声音完成。对于小说家而言,不仅能在所有作品中保持同一的腔调,也能在不同作品中变换腔调。游戏,即价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