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公案 张公案 9.1分

那年春天的黄鼠狼

lucky
那年春天的黄鼠狼
    我以为故事是这样婶儿的:
    金礼发本想娶表小姐璃娘,但因家里是做过戏班的,娶了小姐湘婉(金李氏)继承了戏班。
    璃娘打小养在深闺中,门风严谨。自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偶尔过来姑母这边走动之外,几乎从未见过外人。
    金礼发是表姐夫,能接触到璃娘。因为是熟人,勾引璃娘的时候蒙了脸,用了香。
    璃娘死得蹊跷,衣衫齐整,面容安详,死在床上,好像睡着了一样。
    验看了璃娘小姐的尸体,发现她已有数月的身孕。
    金李氏疑心是其丈夫经手的,号称璃娘是被精怪吸走了魂魄,秘密办了后事,连尸首也是烧成了灰,再下了葬。
    把璃娘的事情写成戏本,让张屏改编后发现了真相,印证了金李氏当初的猜想,夫妻之间争执不下,金李氏戳了金礼发一刀,推下了茅房。
    (当然,这样想的话会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比如为什么写成戏本,金礼发没有阻止还找张屏改编,为什么要偷张屏的刀嫁祸给他)
 &nb...
显示全文
那年春天的黄鼠狼
    我以为故事是这样婶儿的:
    金礼发本想娶表小姐璃娘,但因家里是做过戏班的,娶了小姐湘婉(金李氏)继承了戏班。
    璃娘打小养在深闺中,门风严谨。自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偶尔过来姑母这边走动之外,几乎从未见过外人。
    金礼发是表姐夫,能接触到璃娘。因为是熟人,勾引璃娘的时候蒙了脸,用了香。
    璃娘死得蹊跷,衣衫齐整,面容安详,死在床上,好像睡着了一样。
    验看了璃娘小姐的尸体,发现她已有数月的身孕。
    金李氏疑心是其丈夫经手的,号称璃娘是被精怪吸走了魂魄,秘密办了后事,连尸首也是烧成了灰,再下了葬。
    把璃娘的事情写成戏本,让张屏改编后发现了真相,印证了金李氏当初的猜想,夫妻之间争执不下,金李氏戳了金礼发一刀,推下了茅房。
    (当然,这样想的话会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比如为什么写成戏本,金礼发没有阻止还找张屏改编,为什么要偷张屏的刀嫁祸给他)
    
    王砚以为故事是这样婶儿的:
    李七有意将金礼发被刺的事情,与当年璃娘离奇死亡牵扯在一起,试图将嫌疑推向金李氏。则李七很有可疑。能接触到璃娘的,除了表姐夫,下人也一样可以。从金礼发被刺的案发的时间地点,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也比较高。
    李七蒙脸用香勾引了璃娘,发现其怀孕之后怕被发现,于是弄死了璃娘。
    璃娘的事情被写成戏本,让张屏改编后发现了自己留下的破绽,被金礼发发现,于是偷了张屏的刀,刺了金礼发。并将嫌疑引向金李氏。
    (不过,既然已经偷了张屏的刀,把嫌疑放张屏身上就好了,如果他真是杀害璃娘的凶手的话,在没有没对璃娘之死起疑的是不会主动提起。)
    
    结果故事是这样婶儿的:
    郎中罗领是金礼发同乡,经常上门给他们看病,见到了前来探亲的璃娘,对璃娘心生好感,但对自己的身份样貌自卑不敢上门求娶。
    蒙面用香假扮黄大仙诱骗璃娘,直至有孕,本想令璃娘假死,偷出尸体后救活双宿双栖。结果因璃娘曾跟表姐金李氏提过黄大仙,璃娘假死后尸体被焚,假死变真死。
    罗领以为烧死璃娘是金李氏的母亲的主意,借看病为由药死了金李氏的母亲和弟弟。
    张屏改的戏本,居然猜透了他当年所作所为的真相,他也才得知金李氏才是让璃娘被焚的主因。又因金礼发看到戏本大怒,觉得金礼发也是做贼心虚,都留不得。
    于是买通李七,伪造书信把璃娘的事情往金礼发身上引……
    
    『“学生只是觉得,世上会用药的人不多。”
    要是谁随便去药店里配一副迷药,或者买蹊跷的药材,定然会被留意。
    而璃娘一案,关键就是药,她被药迷奸,又被药所害。
    王砚的手微微顿住:“原来如此,是,这世上蒙着脸作案,又懂迷香的,大概就是两种人。”
    一种是惯于行走江湖的采花贼,但与璃娘交好数月,不像采花贼的作风。
    还有一种,就是郎中。
    郎中能深入内宅,看到璃娘容貌,他身上有药材的味道,所以要用浓香掩饰。
    这件案子像一张蒙了灰的蜘蛛网,张屏不过是恰巧看到了真正关键的那根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故事很短,几重反转,虽然凶手是之前没有出现过的人,让看客失去了几分参与其中的乐趣,不过故事圆的很好。毕竟不是本格推理,作为悬疑为主的公案类小说,也十分有趣。

    简单的画了下案件任务关系图,不知道上传上来会不会糊。
    平时比较少在豆瓣写书评,其实是把微博上发过的内容合并了一下。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张公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